【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41】假做皇帝真戲耍(上)

8

文/陳復
史家很難三言兩語說透明武宗朱厚照(1491~1521)這個人。或許,正因他是個不折不扣的「人」,渾身上下展現出中國皇帝史上絕無僅有的個性化色調,無法徹底符合傳統史家筆下慣性認知的「昏君」,使得有關於朱厚照的評價,至今蓋棺卻依然沒有結論。
我只能說,且容我不拿「明武宗」這個廟號來稱呼朱厚照(或許這樣還能讓這混世魔王喘口大氣),作為一個人,朱厚照頗無奈自己生於帝王家,又因係父親朱祐樘唯一的兒子(弟弟朱厚煒童年即夭折),使得天資聰穎善於學習更極富想像的朱厚照,需要承擔他完全不感興趣的政事。
但,正因坐上皇帝的寶座,更讓他有機會玩盡天下有趣事(或者說是荒唐事),人生馳騁於各種光怪陸離的想像,讓受過文明教養的文武百官無不搖頭,更給明朝幾個宗室乘機作亂圖謀大位的顛倒夢想,這混王既曾經「驅逐韃虜」,直擣黃龍,開創出明成祖以降不再有過勝績的北征偉業,更闖出無法收拾的爛攤子,讓陽明來收拾局面與重整河山,讓他完成自己的聖王旅程。
當混王遇見聖王,沒有混王就不會有聖王,陽明深藏在無語的心底,究竟該感謝這位混王,還是該咒罵呢?
朱厚照即位,改元正德,這是明孝宗留下朝中老臣的共同心願,說真格這年號完全名不符實,如講「歪魔」還比較屬實,但這有什麼辦法呢?打自剛即位沒幾天,朱厚照就做出一件讓文武百官瞠目結舌的事情:他在皇宮正殿那莊嚴無比的奉天殿上,放一隻吠犬,再拿一隻彌猴坐在牠背上,看著猴騎犬背,然後偷偷點燃爆竹,聲響剎那,彌猴驚嚇得跳起來,吠犬則立刻落跑,他則樂不可支,笑得大聲擊掌喊樂;揭開朱厚照如何在皇帝寶座上擔綱演出混世魔王的序幕。
文武大臣面面相覷,對新皇帝這種頑童行徑有種莫名且無言的怪異表情,這並不是什麼罪狀,沒有任何規定皇帝不准在奉天殿放爆竹,因為從來不可能會有皇帝幹這檔怪事。而且,這位新皇帝愈來愈離譜,常溜出紫禁城外逛大街,看見市集有什麼好吃的東西伸手就拿來吃,更隨意騎馬或划船,絲毫不顧自身安全。
即使在今天,這都會因維護國家元首安全失當,讓政府維安部門首長丟烏紗帽下台的大事,他老兄則是玩世不恭的笑臉裝萌,一副毫不在意的態度。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