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體壇 勿退回只打瓊斯盃年代

13

最近「瓊斯盃」籃球賽在台灣剛剛落幕,觀看比賽的球迷不如二、三十年前,但是我們如果沒有處理好「東奧正名公投連署」的問題,搞砸了和國際奧會的關係,台灣可能回到只能關門打瓊斯盃的年代。
台灣體壇如果回到一九七四到一九八三年,沒有國際會籍,不能參加亞洲盃、世界盃、亞運、奧運的時代,每年只有在國內邀請外國體育團隊來參加「瓊斯盃」、「總統盃」、「台灣盃」等賽事,「全運會」將是國內選手只能參加的最大型的運動會。
日本一個次次級團體發起的小活動「以台灣名參加東京奧運」,是日本每天發生的千百件政治活動之一,小得不能再小,我們卻雞毛當令箭,如獲至寶,發起全國性連署活動,但是,日本奧會在表決節骨眼卻投「棄權」票。
台中東亞青年運動會承辦權被取消的餘火,似乎還在燃燒,「正名公投小組」召開記者會表示,公投署名的推動工作持續進行,目標是八月底達到三十五萬人連署。
台中市長林佳龍及立委炮火猛烈,抨擊北京的中國奧會及東亞奧林匹克理事會(EAOC),一如一九九四年我們申辦高雄亞運失利,猛批評亞奧會一樣; 這些猛浪動作對我們的國際奧會(IOC)會籍相當不利,必須適可而止。
在北京的會議只宣布「取消」二○一八年台中東亞青運會,並沒有宣布由哪一個城市取代,我們如果想「申復」,讓台中市恢復承辦,唯一的方法是消除讓EAOC會員國有疑慮的「不確定因素」─以台灣為名的「正名公投」,讓體育的回歸體育。
最近二十年來,國際體壇甄選舉辦大型體育賽事的第一個評鑑事項,就是這個國家或城市是否政治穩定、社會祥和,因為選手、教練及觀眾的生命安全比什麼都重要。
近兩年的台灣到處有抗爭,軍公教的,勞工的; 隨機的,如影隨形的,無日或止,這一回連和體育運動息息相關的「正名」也成為議題,不管公投有沒有成立,有人借奧林匹克聚會作政治活動,完完全全犯了國際奧會的大不韙,這是奧林匹克家庭最忌諱的事,罰則很重,不能不小心。
歷史上被國際奧會以政治干涉體育被處罰的很多,最近最有名的是二○一四年里約奧運前,俄羅斯被認為國家授意全體運動員集體使用禁藥,俄羅斯這麼大的強國,都被IOC宣判不可參加奧運,最後俄羅斯只有少數零星幾位選手以個別身分參加。我們亞洲也有明顯例子,亞洲奧會主席法赫德的祖國科威特,以政治干預奧會的運作,法赫德本身也是IOC委員,科威特仍在二○一四年被判停權。
薩瑪蘭奇時代就針對我國增加一個條文,沒有聯合國會員身分的IOC會員國,不能申辦亞運、奧運。我們拿到世大運、東亞青運這些層級較低的運動會,平心而論是在大陸不反對、甚至支持的情況下有以致之。
事情鬧大、弄僵之後,我們的體育會變成怎樣?沒有國際奧會會員國資格後,各個單項運動總會的會員國資格也會消失。優秀選手戴資穎不能再以中華台北的身分參加國際羽球總會辦的比賽,她的世界第一的排名會消失。台灣的網球選手不能再參加國際網球總會辦的「四大公開賽」等。
正名小組成員們,為了台灣千千萬萬運動員,敬請再想一想;我們眼前只有立即終止所有正名連署、取消公投,讓體育的還給體育,再來要求EAOC恢復台中市的承辦權。
蘇嘉佑(高雄市/資深媒體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