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偷家族》看見日本良心 是枝裕和

32

文/Triple
拿下本屆坎城金棕櫚的《小偷家族》,片如其名,談的正是以行竊為生的家族,靠著年老奶奶的老人年金,以及四處摸來的商品、日用品,度過每一天。而貫穿是枝裕和所有作品的「血緣」,在這部片裡也有了全新的發揮和詮釋,電影不率先揭開家中每個人的關係,而是隨著鏡頭一步步推進,讓人發現每個成員是如何結合在一起。
從超市裡的順手牽羊開始,Lily Franky帶著小男孩城檜吏熟練地摸走一樣又一樣商品,為了生活開始行竊的小男孩,讓不少人想起《無人知曉的夏日清晨》。不同的是,在《無》片中,柳樂優彌得扛起被媽媽拋棄的一大家弟妹,《小偷家族》中的城檜吏,則是因整個家偷竊而跟著學習。一個年紀小小便因飽嘗生活苦楚不得不鋌而走險,一個則是懵懵懂懂之時便跟著行竊,卻不知為何要用這種方式活下去。微妙的差異也展演成不同的結局。
兩片中的媽媽也相差甚遠,《無》片中,媽媽耽溺於戀愛,動輒離家出走、拋家棄子,《小偷家族》的安藤櫻則扛起生計,在洗衣工廠賺取微薄薪水,不論血緣有無,她就想靠自己力量養大一個個因命運來到家中的孩子。那是即便生活於底層社會,仍貫穿在體內的一股莫名執拗,世俗標準無法認同也無妨,相信自己的價值觀便是。
不同於長期合作的樹木希林與Lily Franky,安藤櫻是首次參演是枝裕和的作品,但多場演出皆讓人印象深刻,其中又以她抱著從暴力家庭救來的小女孩,撫著她被家暴的傷痕,告訴她:「真正的愛是像這樣抱著你,而不是在你身上留下這些傷口。」率性卻溫暖、奔放卻細膩,向來也是安藤櫻在銀幕前的形象,是枝裕和抓住這特質,讓它更聚焦,也讓安藤櫻的演出更令人難忘。
而另一值得提起的則是青春偶像松岡茉優,過往在銀幕前總是一派清純,這回卻演出為了賺取生活費,而到情色場所工作的女孩。同為家中一分子,被樹木希林飾演的奶奶寵溺著,卻也在百無聊賴和沒有出口的生活裡,找到讓自己活下去的意義。
到底怎麼樣養孩子才是對的?看到最後,我似乎又見到是枝裕和拋出了這樣的大哉問。在日本社會底層之下,沒有補助奧援,工作環境的不景氣與不友善,甚至是無法選擇的出生命運,他們該如何靠自己活下去?而那些被遺忘的問題家庭孩子,又要如何讓自己找到存活的方式?當有血緣的不懂疼愛與珍視,那樣的存在,真的會比沒血緣卻傾盡全力保護孩子的父母偉大嗎?說到此,或許又能重溫《我的意外爸爸》,看看是枝裕和更賣力探討的此議題,或許能有更多不同感受。
當然,血緣只是一個貫穿是枝裕和作品的線頭,《小偷家族》更想呈現的,是日本社會長期以來被隱藏的貧窮問題。在電影獲得金棕櫚獎時,向來會發賀電恭喜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卻罕見地不作任何表示,或也正代表片子碰觸到了政府某些不願正視的痛點。
貧富差距、底層生活的不公與痛苦,是各國皆有的問題,若說印度有「寶萊塢良心」阿米爾罕持續不懈地點出這些問題,那麼日本就該慶幸還有個是枝裕和,總願意溫柔而不畏地指出某些現實。電影,或許改變不了太多實質面,卻能讓許多問題浮上檯面,我總覺得,了解,就是解決的一個開始。
只是台灣呢?何時也能有這麼一位不懈挖掘角落的良心,帶著我們甚至政府部門,勇敢直視那些我們或許耳聞卻不曾探究的角落。別再說這些離你我很遙遠,它或許正在我們周遭靜靜發生、默默影響每一個未來。

是枝裕和以《小偷家族》獲得今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肯定。
圖/采昌提供
是枝裕和以《小偷家族》獲得今年坎城影展金棕櫚獎肯定。
圖/采昌提供
祖孫三代靠著奶奶(樹木希林飾演)的年金度日。圖/采昌提供
祖孫三代靠著奶奶(樹木希林飾演)的年金度日。圖/采昌提供
當手頭拮据時,家族得靠扒竊貼補家用。圖/采昌提供
當手頭拮据時,家族得靠扒竊貼補家用。圖/采昌提供
青春偶像松岡茉優在《小偷家族》裡也有突破性演出。圖/采昌提供
青春偶像松岡茉優在《小偷家族》裡也有突破性演出。圖/采昌提供
安藤櫻在《小偷家族》扛起生計,在洗衣
工廠賺取微薄薪水。圖/采昌提供
安藤櫻在《小偷家族》扛起生計,在洗衣
工廠賺取微薄薪水。圖/采昌提供
《小偷家族》中,樹木希林(右)與松岡茉優(左)有感人的對手戲。圖/采昌提供
《小偷家族》中,樹木希林(右)與松岡茉優(左)有感人的對手戲。圖/采昌提供
《小偷家族》深刻描繪出日本當今的社會現象,故事溫馨感
人。圖/采昌提供
《小偷家族》深刻描繪出日本當今的社會現象,故事溫馨感
人。圖/采昌提供
《小偷家族》深刻描繪出日本當今的社會現象,故事溫馨感人。圖/采昌提供
《小偷家族》深刻描繪出日本當今的社會現象,故事溫馨感人。圖/采昌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