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遍植感恩的根─阿母ㄟ惜福哲學

33

執筆人:楊玉欣立法院榮譽顧問
常常我聽見有些人抱怨:父母碎碎念、愛管東管西,對我們做任何事都要有意見等等,確實有些時候我們因為這些細節而覺得煩躁,但這些平凡人視為枝微末節的小事,或是被認作喋喋不休的囑咐,對我而言卻有一股難以言說的幸福感──我能感受到母親的愛,用一種綿密而特別的方式,溫暖地編織入我的生活中。
我從國中就離家,北上讀書,至今已二十餘年,都沒有和父母住在一起。說來慚愧,求學時我埋首書堆,工作後逢年過節我也無法久待在家,我總覺得自己並不那麼地認識我的父母親,我也無法親身經歷家中實實在在走過的那些,亦無法真切描繪父母生活的輪廓,在過去我一直深以為憾。直至今日,我重新與母親同住,細細品味生活中發生的點滴,反倒感恩了起來──感謝這二十多年的空白,讓我得到了一個寶貴的機會,能夠有意識地放慢步調,以一個成年人,同時為人子女的角度,重新認識我的母親。
母親第一天到家裡來,就開始了她的苦口婆心。她發現我們家使用一般洗衣劑,馬上力勸我們要使用天然、環保,不要對環境造成危害的洗潔劑;雖然會感覺比平常習慣購買的清潔劑來得貴,但是與保護環境的成本比起來,簡直太便宜了!因此,我家的洗潔劑,從洗衣劑到洗碗精,凡是跟「洗」有關係的全都換了,為的就是母親對環境的愛與一份堅持。
母親也對於食物一事「斤斤計較」。在鄉下,她吃的都是自己種植的野菜,沒有農藥;而對於我在市場購買的那些無瑕的蔬果,她一定會泡一種天然的、去除農藥的環保清潔品,把農藥殘餘去除掉,重覆幾次浸泡的流程,再仔細的清洗和料理。不管是做一大桌菜或是處理一顆芒果,母親對於食物,永遠是同樣的慎重與尊敬;在現在強調快速、速效的生活步調中,那一種對上天、對環境賜予食物的敬畏與感謝,無形中形塑出一個注重「慢」的生活美學,在我的心中形成了強烈的反差,連帶的我也覺得「食物」開始不一樣了起來;回到老家吃的菜餚,總是特別鮮美,特別能夠給予我精神的能量。
而也就是這一份對上天、對環境的愛惜與尊敬,母親對於生活中的一切,都時刻秉持著「不浪費」的精神。褲子、衣服破了,她快刀快剪的改成迷你裙,真不能穿了,再馬上變化為抹布或是踩腳布,連這退化到抹布的玩意,她也珍惜!每次使用完總是勤奮地清洗,洗乾淨了又展示給我看:「你看看,這個抹布可以洗得這麼白!哈哈哈!」她的笑聲那麼滿足,彷彿打從心底為這塊抹布、為這份巧思感到得意。
母親沒有什麼須要鏤刻在金玉之上,或是大肆立牌坊來銘記的座右銘,她只是以自己孤身力行,以身教演示給我看,她對於一切事物永懷感謝、珍惜的信仰。正如昨天用餐前,她閉著眼,我問她:「你在祈禱什麼?」
「感謝光(光明),感謝上天,造了一切給我們享用。感謝自己的身體,讓我們使用。對於自己有心無心的過失,我也懺悔。」
每天三餐、每天的生活細節,每月、每年,一如初見。母親對自己的堅持奉行不悖,對我的諄諄愛護,如此慎重,如此虔誠。二十多年後,得再與母親相處,更深刻的體會了母親的信仰與虔誠。
祝福每一位讀者,把握與父母相聚的機會,尤其中年過後,能夠再次認識父母,真的是另一種幸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