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野遊蹤】最好的畢業禮物 站在東北亞峰頂上

21

文/林柏岑
二○一八年,流蘇的季節剛到,春風徐徐吹來濃郁花香,就在一個尋常的夜晚,即將小學畢業的橡皮擦,突然冒出一句:「我想爬玉山!」妹妹向日葵接著說:「我也想去!」
我在心中快速盤算了這個計畫的可能性,並且先給他們一個下馬威,對流露認真眼神的兄妹說:「你們現在體力都不夠,要先做很多跑步跟爬山的訓練,你們願意嗎?」兩人竟都用力地點點頭。於是,排雲山莊的漫漫抽籤之旅就此展開。
經過好幾周的「未中籤退件通知」,一天下午,終於收到了玉管處的中籤email。一陣雀躍後,接下來,精采的體能訓練才剛要開始。雖然兄妹倆都有爬百岳的經驗,但三千九百五十二公尺的海拔高度,以及第二天需早起出發走八到十小時,都讓我們對這次的行程嚴陣以待。
於是,我們在平常的晨跑中增加了間歇的趟數,模擬高山上容易飆高的心跳;同時增加連續運動的天數,讓肌肉習慣長時間的緊繃狀態;最後一個訓練日,將近十小時的大溪小縱走,則是讓他們體驗超長行程的疲累感。一連串的體能訓練下,兄妹倆上課頻打瞌睡,放學回家後更是倒頭就睡,卻毫無怨言。
出發前幾天的一場梅雨,將不安的情緒醞釀至最高點,心中只能默默乞求上天,賜給我們一個落水的好天氣。玉山行前一天,下榻在阿里山民宿,傍晚橘紅的雲彩以及夜晚滿天的星辰,讓我們放下了心中的大石頭。接下來,就是展現訓練成果的時候了!
第一天的行程,是從塔塔加登山口到排雲山莊,八.五公里的路程,高度爬升八百公尺,我們的目標,是要在午後雷陣雨前抵達排雲。
早上七點半從登山口出發,由於沒有太緊迫的時間壓力,一行人跟著向日葵的速度邊走邊玩,一會在樹林裡唱歌跳舞,一會躺在路中間午睡,看著林相不斷改變,聞著晚開的杜鵑花香,聽著清脆的鳥叫聲,在森林中舒暢深呼吸。午後,風起雲湧,瞬間遮蓋了清澈的藍天,才趕快加快腳步,順利在下午三點抵達排雲山莊。
由於第二天凌晨兩點就要起床,因此晚餐後早早就寢。雖然很疲累,但我卻輾轉難眠,一看心跳,居然每分鐘一百多下,還伴隨著噁心想吐的感覺,看來,高山症找上我了。睡在一旁的向日葵,也一直頭暈、頭痛,無法入眠,兩人索性起床到餐廳休息。
吃過普拿疼、吸過氧氣後,感覺稍微好些了,我們便手牽手走出山莊看星星。滿天星斗彷若隨手可摘,突然間,向日葵大叫了一聲:「流星!」也讓我們的精神為之一振。雖然來不及許下願望,但心裡仍期盼著,一早醒來,我們都能恢復健康。
凌晨一點,山莊的登山客陸續甦醒,兩點起身時,我的身體居然已經恢復正常,向日葵的狀況看起來也不錯。於是吃完早餐,收拾好行李,三點準時出發攻向玉山主峰。
從排雲到玉山主峰,二.四公里的路程要上升五百五十公尺。前面○.五公里的速度還沒問題,但接下來向日葵頭痛的症狀愈來愈嚴重,呼吸及心跳次數也愈飆愈高。快到一公里處,爸爸決定安全為上,帶向日葵折返回排雲,我則帶橡皮擦繼續前進。
到了一.五公里處,橡皮擦也開始出現頭痛、反胃等高山症狀。一路走走停停,天空逐漸亮了起來,而我們還在主峰下緩慢推近,橡皮擦的臉色愈來愈難看,我的內心也愈來愈焦慮。
在不斷的加油打氣下,早上六點十分,我和橡皮擦終於登上了玉山主峰!老天爺也賜給我們三百六十度群山環繞的壯闊景致。雖然拍完登頂照就得盡快帶橡皮擦下山,無法逗留太久,但在東北亞最高峰上的景象,至今仍歷歷在目。
隨著高度下降,橡皮擦也愈來愈有精神,一路無休地走回排雲。在排雲小睡、吃點東西補充體力後,更一路飆速下山,最後與兩小時前就出發的向日葵,同時抵達登山口。
回家路上,我問橡皮擦:「這次妹妹沒爬上玉山,好傷心。等她六年級時,我們陪她再來挑戰一次好嗎?」橡皮擦立馬回答:「當然好!不然我算什麼哥哥呢?」於是,我們一家在滿身汗臭的回程中,預約了兩年後向日葵的小學畢業禮物。

徒手攀爬大峭壁。圖/林柏岑
徒手攀爬大峭壁。圖/林柏岑
阿里山的日落雲海。圖/林柏岑
阿里山的日落雲海。圖/林柏岑
母子倆一同登頂玉山主峰。圖/林柏岑
母子倆一同登頂玉山主峰。圖/林柏岑
重返登山口,預約下一次的挑戰。圖/林柏岑
重返登山口,預約下一次的挑戰。圖/林柏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