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老西貢的往日情懷(4-4)

85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西貢河是越南的主河,也是西貢港的主要水道,河岸有許多城市,船隻與貨品往來於此,其中最大的城市就是西貢市。西貢港和西貢河等同於西貢市的經濟心臟,靠著地理優勢商業逐漸興盛的西貢,再加上法國殖民時引入外國投資,越戰時期各國物資援助的投入,不但是越南最主要的城市,也是當時南越的經濟重心,形形色色的外國人在此匯聚一堂。
移民而來的華人多聚居在西貢市的堤岸區,也就是西貢河的西半部,又稱「西堤」,這區充滿著中式房屋、寺廟、學校,也有許多觀光景點。
1960年代,台灣與南越的關係密切,不但有軍事物資上的投入,兩國國家總統或是總理都曾互相拜訪,台北的圓山飯店就曾接待過南越的貴賓,如阮文心、吳廷琰、阮文紹等人;蔣經國、嚴家淦也曾到南越訪問過,更在西貢設立駐越大使館,當時的大使館是一棟兩層樓的法式建築,由於1967年被越共炸毀,後來1969年由台灣自建的大使館落成。
台灣不少有名詩人洛夫、瘂弦、管管都曾去過越南西貢和西堤的文人交流,洛夫曾在西貢待了二年,正值越戰,戰事無情且城市氣氛難免凝重緊張,在《西貢詩抄》裡不難窺見那種靠近戰場的氛圍。在〈午後印象〉寫到:「河對岸的那排房子仍然空著/有時有回聲/有時沒有/機帆船銜著整條河而來/有時有齒輪/有時沒有/房子後面是一座很高的煙囪/有時站著/有時躺著/一隊士兵過去了/影子貼著瀝青路而行/他們在軍用地圖上/劃下一道虛線」,這是很強的西貢市印象,西貢河上常有船隻來往,或許是商船,或許是軍艦。
雖然以午後入題,但戰事無情,詩中顯示出西貢當時是如此靠近戰場,常有新的士兵再投入沙場,也有受傷的士兵送回西貢,或許從機場送回國,這樣來來往往的情況屢見不鮮。
1975年北越攻入南越大本營西貢市,轟炸獨立宮等重要設施建築,許多建築倒塌傾倒,也引起數場火災,茂野先生所攝的影像是西貢市未遭轟炸的舊貌,無意間保留了西貢市的珍貴歷史影像。(吳濬伊撰文)

西貢河邊的起重機,內陸貨運往來密集。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西貢河邊的起重機,內陸貨運往來密集。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獨立宮前的公園,一大片的梧桐樹是法國殖民時期種下的。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獨立宮前的公園,一大片的梧桐樹是法國殖民時期種下的。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越南西貢河旁的海關,各國的船隻商家來往
於西貢港,日夜不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越南西貢河旁的海關,各國的船隻商家來往
於西貢港,日夜不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阮惠街底是西貢市政廳,阮惠街
上有許多辦公大樓以及政府機關
,官員和人民都常經過此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阮惠街底是西貢市政廳,阮惠街
上有許多辦公大樓以及政府機關
,官員和人民都常經過此處。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