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萬里鐵道行 4-1 西伯利亞鐵路 橫貫歐亞

43

文/黃作炎
搭乘火車行駛近10000公里,是什麼樣的滋味?
沿途會看到哪些不同的人文景觀和天然美景?
且跟著作者來趟有「沙皇皇冠上最美的寶石」
之稱的西伯利亞大鐵路,長達20天的萬里旅遊吧。
俄羅斯地跨歐亞兩洲、幅員遼闊橫跨八個時區,民族眾多、多元文化並存,自羅曼諾夫王朝西化四百年來,在北國大地滋養出豪邁與柔情並存的氣質,歐洲文藝、哲學思想等現代藝術,在音樂、舞蹈等方面,獨占鰲頭。悲壯、豪情,喜憂悲歡凝聚成壯闊、絢爛的民族性格。
素有「沙皇皇冠上最美的寶石」之稱的西伯利亞大鐵路(Trans Siberia),是世界上最長的鐵路,從西邊首都莫斯科雅羅斯拉夫站車(Yaroslavsky),往東行到日本海的港市符拉迪沃斯托克(Vladivostok),即我們稱呼為「海參崴」的城市,全長九二八八公里。
鐵道全長近萬公里
若把莫斯科至聖彼得堡的公里數合計在內,則總長為九九三七點七公里,一般號稱為「萬里鐵道」旅行!這條長達一萬公里的鐵道,沿途經莫斯科、喀山、葉卡捷琳堡、新西伯利亞、伊爾庫次克、赤塔、哈巴羅夫斯克,最後抵達中國、北韓、俄羅斯交界的海參崴。
在西元十七至十九世紀年間,西伯利亞一直是帝俄時期沙皇流放罪犯、戰俘、政治列管犯、冒險家、少數民族、革命軍人的荒漠之境,更是禁錮文學家、革命家的囚牢。著名的詩人普希金、文學家杜斯妥也夫斯基、革命領袖列寧,都曾被流放至此,從事開墾農地與採礦的勞役生活。蘇聯解體多年後,好奇的我懷著探索之心前往,希望以二十天的時間,搭乘西伯利亞鐵路,沿途停泊做遊輪式探訪,深入了解俄羅斯這個國家。
這次是從歐洲聖彼得堡一路往亞洲方向前行,由西向東,沿途停留幾個著名的城市,「停車暫借問」走走停停,邊走邊看,感受沿途地景樣貌及文化變遷。一路上,列車帶我走過城鎮、原野、森林、戈壁,走過不同的自然風貌、人文景觀,也領悟不同的文化氣息。
吃完早餐續用午餐
世上沒有任何一條鐵道路線可以與西伯利亞鐵道相比美。一八九一年動工興建、一九一六年完成後,經歷俄羅斯多次政經改革,這條鐵道一直是貫穿俄國東西向最重要的運輸工具,也號稱是世界上最封閉、最神祕的旅程之一,然而,如今列車不管落雪天或豔陽天,均依照時刻表發車,已變得愈來愈符合旅行者的需求,再也不是想像中那般遙不可及。
世界上各地有許多特色鐵道旅行,西伯利亞大鐵路是唯一能夠完整體驗歐亞文化風情的旅行。從歐洲風貌、西伯利亞風情、遼闊的蒙古戈壁草原,甚至連結到中國北大荒景況,使這條史上最長的鐵路之旅,充滿深邃、無垠的想像。
鐵路從西向東一共穿過俄國八大時區,從比台灣慢四小時一路來到快四小時。特別是往東西伯利亞時,明明才剛用完早餐,下火車之後不久,當地人已經準備要吃午餐了。原來,火車上用的全是「莫斯科時間」,人在火車上,一覺醒來,對時間常常感到疑惑,得等到停站後,列車員告知,才知道當地時間與官方時間不同。明明天還是亮的,時間已來到晚上九點多,彷彿一場穿越時空之旅!
邊玩遊戲邊看風景
每列火車的設施不盡相同,但大致上都分為三個等級,除了頭等包廂艙有兩個床鋪,內有淋浴設備之外,二等、三等艙的基本配置,兩邊上下各一張床位,下方床位白天時當座椅使用,下舖下面可放置行李。每節車廂都有開飲機,隨時供應熱水。
這是我最長時間的一次鐵路旅程。剛開始覺得很新奇,搖搖晃晃的火車生活,沿途從窗外經過的高山、田園、河川之外,該如何打發時間呢?我抬頭看了一下,一般俄羅斯人會閱讀、閒聊、玩填字遊戲等等娛樂,至於世界各地到此一遊的旅客,則大多看著窗外的風景,要不就是上網查資料,對照眼前看到的風光。
火車中途會不斷停站,短約停兩分鐘,長則停留十分鐘到大半個鐘頭不等,乘客可以趁機下車「放風」,體驗走在鐵道上的心情;月台上會有販售各類食品的人,從零食、水果,到衣服、帽子都有!特別的是抽菸的人還不少,在鐵軌縫隙上,可見許許多多的菸屁股,這是在其他國家很少見到的畫面!
歸人旅人同車而行
在俄羅斯,英語並不能暢行無阻,難得遇上一、兩位能說英語的,我趁機與他們聊天。印象最深刻的是,兩位年約三十歲的列車酒保,因為喜愛旅行,大學畢業之後,在莫斯科某個大酒吧工作,經友人推薦擔任在列車內調酒工作,常常往返於俄國各大城市,還能跟我說上幾句帶點東北鄉音的中文。「你好!來杯伏特加!」
另一位來自印度的中年女士,年輕時與先生在孟買結緣,嫁到寒冷的北國,孩子長大之後,與先生到北京旅行,返鄉搭乘此班列車,閒話家常,從她在北國離家打拚的兒子,到家中的兩隻貓,都告訴我,對我而言,也是長時間的鐵路行之趣聞。

路過三等艙的走道。 圖/黃作炎
路過三等艙的走道。
圖/黃作炎
莫斯科地鐵的一截車廂。 圖/黃作炎
莫斯科地鐵的一截車廂。
圖/黃作炎
西伯利亞鐵道列車的女車掌。圖/黃作炎
西伯利亞鐵道列車的女車掌。圖/黃作炎
貫穿歐亞的 西伯利亞鐵道 火車。圖/黃作炎
貫穿歐亞的
西伯利亞鐵道
火車。圖/黃作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