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的話 成熟眾生

63

文/妙南(佛光山叢林學院院長)
暑期,好多年輕的面孔,回到佛光山探索生命的價值,從佛光盃籃球比賽、短期出家修道會、國際生命禪學營、國際青年會議,各種膚色、語言、思想、文化齊聚在佛光山,AI世代,更多人探問生命的來去,每一段生命都有出乎意外的精采歷程。
唯一的共同點,是青年會議口裡的開山大師,短期出家戒子口裡的得戒和尚,弟子們口裡的師父上人——九十二歲的高僧,一開口說話,總讓大家泫然落淚。
「佛教靠我」,一直是師父上人堅持的使命。那天他顧不得身體不適,淡淡地跟弟子們講:「為了佛教,要我的性命,我也願意!」祖師的行誼突然從大藏經躍然眼前,對我,是一種震撼教育。
憨山德清大師,視開悟前之事,皆為顛倒夢中事,語錄輯為《憨山老人夢遊集》。當中有一則「策馬繞石」,提及一日乘健馬出遊,突然撞見路邊的一顆石頭,馬兒一驚,幾乎讓主人墜地,後來帶著馬人環繞石頭數十匝,馬兒專注了看了好久才離去,此後遇到任何障礙物,皆無驚動於心。以此比喻,佛陀之所以成佛,乃因能熟知世間一切相狀相貌的緣起緣滅。
以行佛為名的我們,在暑期精采的弘法活動中,學生問我:「老師,我們很忙耶!」世間的人講「忙」,是「心+亡」,於是常是「忙死了」、「累壞了」;大師卻另類指導「忙就是營養」。於是換個角度思考,美其名說是度眾,其實不過一次次在萬種因緣的撞擊中,照見自己真實的生命,熟悉、成就自己的根機;倘能紮實地看見自己的身口意,熟之、視之,看得清楚明白了,還能不是修行最充足的養分嗎!
開始懂得感謝,自利利他的菩薩行,不再埋怨要有自己的時間、要有多一些時間做自己的功課,感謝師父上人一次次的言行教化,是經典中捨去頭目腦髓、捨身飼虎的佛陀本生,有他在前面領航,帶著大眾成熟自己的根機,反覆薰修善法,直至破除生死迷茫。
無量光、無量壽亦復如是,不死的生命中,看著師父無始劫的願力,狠狠地撞擊著自己身心當中的二乘性格。實際上人生三百歲,仍是薄地凡夫是一種有形有相的依準;發願的當下,已經是一種知見釐清與修正的歷程;實踐的同時,就是修行。善哉,人間佛教!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