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祖壇經講話 前言4

89

文/星雲大師
八、惠能的禪法特色
《壇經》記錄著六祖一生的行跡與思想精華,始終是古今中外,教內教外,研討和考據的重要話題。以下就《壇經》裡面的幾句法語來說明惠能大師禪法的特色。
〈定慧品〉中,六祖說:「我此法門,從上以來,先以無念為宗,無相為體,無住為本。」無念、無相、無住,是惠能禪法的特色,他的主旨在令我們解縛去纏,從迷返悟,見到般若本性。要如何遠離顛倒夢想,度盡生命的苦厄呢?六祖惠能的偉大,在於他懂得修行要落實在生活中,所謂「離世求菩提,猶如覓兔角」。六祖是中國佛教的革命者,他提出許多擲地有聲的見地,把高深奧妙的佛法,落實到有情人間;把飄渺玄談的禪學,回歸到血肉生活。
●自我得救:〈般若品〉裡,六祖說:「前念迷即凡夫,後念覺即佛。」他把得救的責任,回歸給我們自己,要我們自我承擔,自我得救。所謂:
佛在靈山莫遠求,靈山只在汝心頭;
人人有個靈山塔,好向靈山塔下修。
凡夫與佛都在此心中,只要我們一念覺悟,就像一燈能使千年暗室光明遍照。六祖要行者肯定自己就是這齣生命舞台劇的主角,沒有任何人可以替代,就像佛陀降誕時所說的「天上天下,唯我獨尊」。六祖打破學佛修行人的迷執和痴想,揭示真正的禪者不是畏首畏尾的懦夫,而是自主、自尊、自立、自救的英雄好漢。所謂自我束縛,解鈴還需繫鈴人,要自我解脫。
●自我歸依:六祖在〈懺悔品〉說:「普行恭敬,即是見性通達,更無滯礙,是自歸依。」我們歸依三寶,實際上,佛陀哪裡還需要我們去歸依禮敬呢?自我歸依自性三寶,信仰自己三身具足,才是真正懂得歸依的真義。
見性成佛,不再是渺渺難測,只要從日常生活中,止息人我諍論,普行恭敬,就是見性,就是與道相應。我們常常見到凡夫的本性,貢高我慢,百般思量,費心地比較計較,就像烏雲遮日,怎麼能見性出頭呢?
一心具足十法界,一身具足神通變化,只要我們識自本心,不再妄求佛祖賜給我們消災免難,那麼我們就能夠自我醒覺、自我歸依,從凡夫貪、瞋、痴、慢之性,逐漸地開發菩薩慈、悲、喜、捨的無量方便。
見性不難,對於生活能清貧知足,即見聲聞淡泊之性;明了緣起法則,即見緣覺寧靜之性;度眾不煩不惱,即見菩薩大悲之性;無住、無相、無念,即見如來不動之性。見性並無半分祕密,所有的密語密意,盡在汝邊。
九、惠能的衣鉢傳人
六祖為了免除後人為了衣鉢徒生是非紛爭,因此在入滅前,付囑徒眾:「吾於大梵寺說法,以至于今,鈔錄流行,目曰《法寶壇經》。汝等守護,遞相傳授,度諸群生,但依此說,是名正法。今為汝等說法,不付其衣。」六祖向門徒及後人表示,能依法而行,是謂得到付法密傳。
六祖因為不以衣鉢為傳法的信徵,他的法反而流傳得更為廣闊,得到他的禪旨法嗣不限一人,而有四十三人之多(見〈付囑品〉)。敦煌本《壇經》中,提到惠能晚年有十大弟子,即:法海、志誠、法達、智常、智通、志徹、志道、法珍、法如以及神會。這十大弟子主要的貢獻是結集編纂《壇經》,把惠能的事蹟行誼傳揚下來,尤其神會舉辦滑臺無遮大會,建立南宗頓教世系地位。這些弟子們對於南宗禪的流行,有著不可磨滅的功勞。
惠能大師示寂後一百年間,南宗禪分枝成三大宗派:一、神會禪師開創的荷澤宗;二、希遷禪師開創的石頭宗;三、道一禪師開創的洪州宗。荷澤宗在中唐以後,漸漸式微,南宗禪即成為石頭宗和洪州宗的天下。
有句禪門用語,叫「跑江湖」,是指尋師訪道的意思。跑江湖的典故,就是來自江西的馬祖道一禪師、湖南的石頭希遷禪師。在《宋高僧傳》說:「自江西主大寂,湖南主石頭,往來憧憧,不見二大士為無知矣!」可以想見此二宗昔日的盛況。
兩位大士不只是增添了南宗禪的絢爛和光彩,而且像塊肥沃的園地,成就了「一花五葉」的繁榮和茂密,庇蔭天下蒼生。六祖惠能的衣鉢傳人,得法子孫,如纍纍桃李,遍滿天下。撫今憶昔,我們不得不歎服大師不付衣法的睿智,使禪如水,長流洲界;使法如光,普照三千。
十、惠能的五家七宗
「禪」,溯源自印度佛陀於靈山會上的「拈花微笑」,發揚光大於中國唐代的六祖惠能「直指人心,見性成佛」的南宗頓悟禪,由此逐漸形成為「五家七宗」的龐大宗派─禪宗。所謂的「五家」,各家的禪理和思想內容,並無太大的爭議,而是因為各家祖師性格不同,所使用接引後學的教學方法就有寬、猛、緩、急的差異,自然形成各家不同的「宗風」。
在《壇經.付囑品》記載達摩祖師留下的偈語:「吾本來茲土,傳法救迷情,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一花,指初祖達摩一脈相傳的禪旨;五葉,則是惠能後,禪宗分為臨濟、曹洞、溈仰、雲門、法眼五宗爭鳴齊放的盛況。今以五家成立先後,概略說明各家的宗風。
●曹洞宗:屬於石頭的一支,由洞山良价禪師和他的弟子曹山本寂禪師開創的南禪宗派。家風細密,強調以親切方便來度化眾生。如《人天眼目》卷三〈曹洞門庭〉說:「曹洞宗者,家風細密,言行相應,隨機利物,就語接人。」
●雲門宗:為雲門文偃禪師所開創。他的禪風特色是以出奇言句來截斷學人的妄想執著。所謂出奇言句,不是胡言亂語,而是在電光石火的簡短問答中,打破故步自封的思想窠臼。如《人天眼目》卷二〈雲門門庭〉說:「雲門宗旨,截斷眾流,不容擬議,凡聖無路,情解不通。……雲門宗風,孤危聳峻,人難湊泊。」
●法眼宗:開創者是清涼文益禪師。他的宗風特色是善於「因材施教」。如《人天眼目》卷四〈法眼門庭〉說:「法眼家風,對病施藥,相身裁縫,隨其器量,掃除情解。」
●臨濟宗:五家中,屬臨濟的宗風最為激烈嚴峻,是臨濟義玄禪師所創。臨濟的棒喝教育是一大特色,並以「臨濟四喝」最為人津津樂道。在《人天眼目》卷二〈臨濟門庭〉,對四喝作了說明:
金剛王寶劍者,一刀揮盡一切情解。踞地師子者,發言吐氣,威勢振立,百獸恐悚,眾魔腦裂。探竿者,探爾有師承無師承,有鼻孔無鼻孔。影草者,欺瞞做賊,看爾見也不見。……一喝不作一喝用者,一喝中具如是三玄、三要、四賓主、四料揀之類。
●溈仰宗:由溈山靈祐、仰山慧寂師徒兩人所創立,其家風「溫和慈柔」。從《人天眼目》卷四〈溈仰門庭〉的描述,可見一斑。
溈仰宗者,父慈子孝,上令下從,爾欲捧飯,我便與羹;爾欲渡江,我便撐船。隔山見煙,便知是火;隔牆見角,便知是牛。
另外由臨濟門下又分出黃龍派、楊岐派,合稱七宗。黃龍派的開創者是慧南禪師,承襲臨濟嚴峻的宗風。楊岐派的禪風比黃龍派溫和許多,開創的方會禪師,雖然少了臨濟宗激烈的特色,但是他「有馬騎馬,無馬步行」,仍舊延續臨濟宗的「卷舒擒縱、殺活自在」的禪風。
惠能的一花五葉,造就無數的禪門巨匠,為佛教史上寫下傲人的風光。各宗各派,不論是分化或融攝,最後皆匯歸統一於曹溪的法脈。
《六祖法寶壇經》經文很長,為了幫助信者容易明白,以下從每一品中提出十個問題,用問答方式扼要做個解說。
(下周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