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城記

10

文/蕭姜蘭貞(寄自美國德克薩斯州)
自從我開了一間小禮品店,每個月就必須出城兩次,開車去二百里外的H城採購貨品。我是半路出家,坦白來說,對做生意自問是門外漢。常聽人家說:做生意誰都會,一手交貨,一手接款,易如反掌。說實話,真是沒有那麼簡單,我吃到了不少苦頭,同時也學會了做生意的普通常識,都是在書本上學不到的。我的禮品店是小來頭,只我一個人經營管理,外子有他的事,孩子們要上學,各人忙各人的,也請不起一個在店裡長期工作的助手。
每次我出城購貨,就請那位認識多年的日本籍太太幫忙看店一天。這位日本太太沒有生兒育女,在日本相識的美國丈夫於韓戰受傷,退伍在家,每月軍餉照支,當是有餘,他了解自己的太太離鄉背井的孤寂心情,讓她出外做點小差事,和外人打交道講話,生活有所調劑,所以我無論什麼時候打電話請她來幫忙,她從未推辭過。
做生意免不了要下點小本錢,我開的車子不實用,因為太小,為了方便運貨,我採購了一輛二手福特牌一五○號大貨車,這原是一間旅館為接送顧客用的,車身保養得很好,沒有碰撞過,內部乾淨得很,左看右瞧,樣樣都合心意,考慮再三,馬上付了現金開回家了,我們請修車行拆去十二個車上的座椅,車內面積夠寬廣,裝貨是最理想的。為了安全起見,這福特牌大車在外子的監督之下我練習了許久,才敢開上公路。
開車出城辦貨,我經常需一天來回,我那時年輕力壯,精神充沛,對我來說,輕而易舉,不算一回事。我每次天剛破曉出門,不需多時就上了10號公路,這條美國南北交通要道,路面寬廣平直,依規定六十五哩的時速,只需三個小時就可抵達H城。
H城是批發商的集中地,老闆多為台灣人,店內中國貨品種類齊全,價格公道。因為每家都不供應貨品目錄及價格的冊子,挑揀比較費時,這貨要買一箱,那貨要購一打,整條街要與十間左右的商號交涉,很快就到了傍晚時分。H城飯館林立,可是我多年來難得有時間停下來一享美食,最多回程前買兩個大肉包子或買一個越南三明治充飢,然後再找個汽油站加油。逛了一天舖子,體力已消耗不少,只坐在車裡休息片刻,就得開上回程路。本來我若在小客棧住宿一霄亦無不可,小客棧價格不貴,可是我車上那數千元貨品令我放心不下,每個城市都有盜竊者,甚至連車帶貨可於幾分鐘內不翼而飛,是常有的事,我不得不存戒心。
那天於傍晚回程之際,突然風雲變色,強風呼呼吼叫,想不到接著雷雨交加,我正想把車停在路邊,待雨勢略減再奔前程。不知怎的,我的車子自動慢下來,我馬上緊握輪盤,轉向公路右邊,結果車子呼嚕了幾聲就完全熄火開不動了。天上沒有星,車內沒有燈,我驚慌失措。想到母親在生時常說的一句話:「天掉下來也要鎮定想辦法解決,不能急躁慌張。」我靜下來細想不知如何是好。
左邊公路大貨車、小房車,不斷地由我車旁擦過,看來人們都急著趕路。心想這麼晚了,我不能待在車上枯等啊,漫漫長夜何時旦,我有些膽怯了。我拿出經常放在車上的手電筒,關了車門,不顧一切向前踽踽而行。這條路可真是不好走,路旁是傾斜的山坡,若不慎跌倒滾下去,不是粉身碎骨也必是頭破血流。
雨勢雖然漸減,但我全身溼透,看看手表,已是八時三十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加快了腳步,於細雨紛飛中見到不遠處有閃閃微弱的燈光,原來前面正是我期望的小小汽油站及修車站,一個小夥計正在打掃準備收市。我求他幫忙打電話給拖車廠拖車,他見我是女性,樣子又那麼狼狽,頗表同情,他說車子可停在他們的汽油站,明天一早再查看究竟,並告訴我不遠處有一間小客棧可租住,我終於得救了。
可是邁進了那小客棧,我幾乎昏了過去,因為那強烈刺鼻的牛糞味讓人受不了。那客棧印度籍老闆有點不好意思的告訴我,因為近來生意清淡,收入減少,暫時沒有冷氣調節,請我原諒。謝天謝地,我找到了一夜可棲身的地方,不能再怨了。
我合衣倒在床上,馬上呼呼入睡,一覺醒來,曙光已由窗子透進來,天已亮了,我付了十五元住宿費,馬上步行到那小汽油站。小夥計已開始查看我的大貨車,他說車身太重,不能將車子吊起來查看,必須將車上部分貨品搬下來才可,於是和他合作搬抬出貨物終可動工修車。他一個人管修車、加油與賣吃的,看來是很能幹的小夥子,他告訴我因老闆的母親有病要照料,今天不能來店裡,所以他一人要身兼數職。一直到中午,車子總算是修理妥當可以發動了。他十分誠懇地說明因為他們的店小,修理工具不齊全,所以沒有百分之百的保證,他不斷地提醒我抵達目的地後,一定要找一間規模大的修車廠來個徹底檢查。
小夥計的善意令我感激。我在這美國南部的德克薩斯州一住幾近五十年,炎炎夏日常是華氏一百度,連續一個月熱度不減;但我欣賞這裡生意界的人情味,這是我最滿足的一點。
因為我一心一意只是關心車子的事,忽略了給外子打電話告訴他詳情,令他驚魂千里,以為我在路上開車出了事,孩子們也怕得一夜未眠。外子到警察局請求協助,將車牌號碼、車型、顏色,都描述得一清二楚,當局即刻派人去10號公路尋找我的下落,最後知道我平安回到家裡才將案件撤銷了。
在美國生活只要不怕吃苦,條條大路通羅馬──一定可以找到一條生存之路。魯迅的名言:「路是人走出來的」,一點也沒有錯。我們中國人常說:「天無絕人之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很幸運,永遠有我的又一村,一直到現在。♣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