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三現】老夫子和蘇富比的不了情

8

文/邱秀堂
華人漫畫的藝術價值與收藏潛質,已備受國際肯定,香港蘇富比(Sotheby’s)今年八月將在金鐘太古廣場,舉辦別開生面的「舊情復熾:老夫子AND蘇富比」展售會,此為老夫子和蘇富比十年間的第三度親密接觸。
已超過五十五個年頭的《老夫子》漫畫作品,二○○八年以兩幅「老夫子」原稿,在蘇富比拍出落槌價港幣二十五萬九千五百元與二十一萬一千五百元,是起標價三倍的成交金額,不但直接肯定了「老夫子」漫畫的藝術價值,也為香港拍賣史寫下漫畫成交的新頁。二○一四年蘇富比藝術空間舉辦「耐人尋味:王澤(王家禧)老夫子手稿」展售會,十天之內接待了近五千位訪客,展出的一百二十八幅原稿彩色封面與黑白漫畫,在短短三天之內被搶購一空,再次刷新紀錄。王家禧(一九二五~二○一七年)曾說:「我的一生就像漫畫,我盡可能地讓《老夫子》也就是讓自己耍寶,去逗樂讀者。」曾是北京輔仁大學西畫系高材生的他,年輕時是運動好手,游泳、跳水、溜冰、打獵樣樣精通,所以漫畫有許多運動、玩樂器和釣魚、陶塑等傳神畫面;在樂團擔任鼓手的他,練就左、右手腳可以同時做不同動作,日後成就了他雙手同時能作畫、寫字的絕活。
一九二五年出生於天津的王家禧,一九五六年移居香港,曾在法屬天主教會負責繪聖經,兼辦教會《樂峰報》的編繪工作,長達十多年之久。為了補貼家用,工作之餘從事漫畫創作,開始以「萌芽」為筆名,接著用好幾個筆名在報章雜誌發表漫畫作品。六○年代初,以長子「王澤」為筆名創作的《老夫子》漫畫,有老夫子、大番薯、秦先生、老趙與陳小姐等個性鮮明的人物、幽默逗趣,文字簡潔,一推出即深受讀者喜愛。
將於八月九日到八月二十五日的「舊情復熾:老夫子AND蘇富比」展售會,有兩代老夫子作者王澤父子的原稿畫作,包含第一代王澤早期珍貴的黑白、彩色封面稿十二幅,七○至八○年代的四格、六格黑白漫畫;第二代王澤近年來的壓克力畫作:老夫子「弦外之音」與「稱心如意」共九幅;以及展示王家禧生前所用的多種畫筆畫具、自燒的小陶杯等,難得一見。
第二代作者王澤本尊,學的是建築藝術,小學、中學在香港受教育,後留學美國讀建築,研究所畢業於非常獨特的藝術學校Cranbrook Academy of Art。之後在美國費城大學擔任建築系教授,一九九○年受聘終身教職(Tenure)。他不忍父親年紀大、身體多病仍然埋首創作老夫子,於一九九五年毅然接棒,在台北成立「老夫子工作室」,接著創辦老夫子公司,將《老夫子》漫畫的生命延續下去。
王澤在父親王家禧過世的一年半以來,依然創作不輟,將思念父親之情,在現實和夢境邊界、失去與擁有之間共鳴交錯,畫中有畫;因此,這次蘇富比展售的「弦外之音」系列,斑爛的影子,如夢如幻趣味橫生,特別引起人們好奇。
王澤教授曾在歐、美、亞洲等國雜誌及報章,多次發表藝術、建築作品舉行個展或聯展。一九九八年參加日本奈良縣立美術館舉辦的世界建築博覽會三年展——現代建築家展,作品被該館收藏;一九九九年參加韓國 TOTAL Museum of Contemporary Art建築展;二○○二年上海雙年展,展出「斷層與交界」作品;二○一五年於黑龍江省美術館,展出手稿,含原稿、版畫、彩畫;二○一五年廣東美術館舉辦的首屆中國動漫展,參展二十多件作品,悉數被藝術家金城收藏,目前在廣州JC動漫館展出。
王家禧用了長子的名字王澤創作《老夫子》,父子二人都是勇於追求夢想與探索世界的生活家;王澤命中註定,得一手創作建築立體塑型、繪畫,一手畫漫畫,讓老夫子的幽默與歡樂永續傳承給更多的讀者。

王澤將思念父親之情,創作壓克力作品「弦外之音」系列,畫中有畫,如夢如幻。圖/邱秀堂
王澤將思念父親之情,創作壓克力作品「弦外之音」系列,畫中有畫,如夢如幻。圖/邱秀堂
王家禧年輕時迷上流行音樂,此次展售的黑白「搖滾老夫子」封面稿,正是他熱衷爵士鼓的呈現。圖/邱秀堂
王家禧年輕時迷上流行音樂,此次展售的黑白「搖滾老夫子」封面稿,正是他熱衷爵士鼓的呈現。圖/邱秀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