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冷月葬花魂 大觀園的異兆悲音(上)

3

文/朱嘉雯
《紅樓夢》從第七十五回至七十六回,作者連番寫出賈府中人遇鬼的情節,只是有人怕得心驚膽寒;有人卻感到好玩而引發了詩興!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原來那時正值中秋團圓節,賈珍近來鬥雞走狗已不足以玩樂,竟然開起賭場了!到了節日前夕,他突然想到近兩年來是守孝期間,禮法上不可喧囂過節,於是他下令各大小賭局休戰一宿,然後命人煮了一口豬,燒了一腔羊,備了一桌菜蔬果品,在原來天香樓舊址所在的會芳園叢樂堂,與妻子姬妾們提前一天吃酒賞月。
天色到了一更時分,當下風清月朗,銀河微隱。賈珍與姬妾們猜枚划拳,待有了幾分酒意,一時高興起來,便命取了紫竹簫來,命佩鳳吹簫,文花唱曲,那喉清韻雅,真是令人心動神移!
然而,就在音樂稍歇之際,大家正添衣喝茶、換盞更酌,忽聽那邊牆下有人:「唉!」長嘆了一聲。在座每一個人無論坐在哪一處都聽得一清二楚,於是立刻毛骨悚然起來!
賈珍忙厲聲喝道:「誰在那裡?」然而連問了幾聲,並無人答應!尤氏試圖解釋:「必是牆外邊的家人吧。」賈珍道:「胡說!這牆四面皆無下人的房子,況且那邊又緊靠著祠堂,焉得有人?」一語未了,只聽得一陣風聲「咻─咻」,竟過牆去了!接著眾人恍惚聽見祠堂內格扇「啞─啞」開閉的聲音,一時間鬼氣森森,大家更覺悽慘起來!
又見那月色很朦朧昏淡,不像先前明朗,眾人毛髮倒豎!賈珍的酒意已嚇醒了一半,當下十分警畏,沒了興頭,勉強又坐了一會,也就歸房安歇去了。
到了第二天,賈母決定帶著眾人在大觀園至高點的凸碧山莊賞月。賈政也帶著子弟們說笑話、作詩飲酒,陪著老太太取樂。座中卻有兩位外姓孤女偷溜了出來,選取了與凸碧堂的地勢相對低處近水的凹晶館獨處吟詠書懷。
原來這兩人是黛玉和湘雲。只因黛玉見賈府中許多人賞月,賈母猶嘆人少,又提寶釵姐妹今年都回家去了,他們自有母女弟兄一處團圓賞月,不覺牽動起她孤獨的身世之慨,因此俯欄垂淚。最近大觀園中個人皆有心事煩惱,詩社遂也停擺,否則還可以姊妹弟兄相互酬唱以遣懷。
幸而,此時還有湘雲來寬慰她:「妳是個明白人,何必作此形像自苦。我也和妳一樣,我就不似你這樣心窄。何況你又多病,還不自己保養。可恨寶姐姐、琴妹妹天天說親道熱,早已說今年中秋要大家一處賞月,必要起社,大家聯句,到今日便扔下咱們,自己賞月去了。社也散了,詩也不作了,倒是他們父子叔侄縱橫起來。他們不來,咱們兩個竟聯起句來,明日羞他們一羞。」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