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母則強】家家有本育兒經

1

文/徐正雄
那天,和以前社區寫作班的同學聚餐。寫作班多是婆婆媽媽,一桌七人,只有我是綠葉。
大家聊到最近的一本育兒散文《以我為器》,紛紛七嘴八舌地獻出自己的哺乳經驗。而我,這個平日話最多卻無生產經驗的男人,也只能拱手把麥克風讓給別人。
年輕的ㄏ先發話,說她懷孕時肚子特別大,大家皆預測嬰兒個頭不小。足月時,當她耗盡氣力生下小孩,護士從產房把嬰兒抱出來給老公看時,他竟然跟護士說:「這不是我的……我的孩子沒那麼小。」
因為嬰兒只有兩千多公克,ㄏ的老公認為孩子至少有四千公克,所以這個嬰兒應該是別人的。相反地,個子嬌小、身材纖細的ㄤ說,她的兒子足足有四千公克,連醫生都調侃她是「小母雞生大蛋」。
ㄏ的病房夠大,所以嬰兒和她同處一室,哺乳很方便,而可憐的ㄌ就不是這樣了。ㄌ說,她是剖腹產,嬰兒室離月子房有點距離,她得帶著傷口、忍著痛楚,一步步挪移去送奶水。因為是新手,不管怎麼餵護士都有意見,讓她覺得母親實在難為。
當時,ㄌ家還開了一間幼稚園,因工作繁忙,老公只看了小孩一眼就匆匆離去,再來時,總會帶一大堆學生作業給ㄌ改。後來,ㄌ居然用這種方式生了三胎!曾是護理師的ㄑ大辣辣地說:「那妳不就是把拉鍊(舊傷口)拉開再生。」讓我不禁感嘆,真是隔「性」如隔山啊!
身為男人的我,不只對女人心思感到難解,也無法體會她們身為母親的辛苦,只覺得當了母親的女人都很不可思議,好像「神力女超人」,可以完成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
記得母親懷我八個月時,因家務太多,每天半夜還要巡田水,壓力太大,有天趁父親上班,偷偷喝了一整瓶毒頭蝨的藥水。被送到醫院後,醫生說肚子太大不能洗胃,於是準備了一大臉盆的藥水催吐,要母親喝到臉盆見底才行。幸好,我出生後沒事,只是個性很頑固。
本來,我以為我的母親是最辛苦的,聽完同學們的育兒經,才知道,每位母親都很不簡單。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