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愛一次】年輕時做過的傻事

102

文/吳娟瑜
新北市兩個相愛的國中生,由於輿論的壓力,兩個人手拉手,從八樓一蹤而下……
這麼年輕的生命,為何相約跳樓?這樣的傻事,讓家人、老師、同學,情何以堪?
做傻事的她
《九十七歲的好奇心女孩》的作者笹本恒子,是位日本攝影師。總是一派輕鬆的她,在書中描述和一位藝術系學生淡淡的初戀,其中有極可愛的轉折。
前一天,男孩婉轉地拒絕了她,說:「妳有妳的未來,我也有我的前途。我是個男人,如果我們在一起,難保不會做錯事。為了避免發生這種事,我們還是各自努力學習吧。」
恒子說,那段話彷彿一把鐵鎚,重重地敲擊她的腦袋,但她也只能說:「好,我明白了。」然後忍著淚水跑回家。
隔天,恒子收到男孩的快信,上面寫著:「昨天很對不起。我等妳。」去?還是不去?恒子經過一番掙扎,還是去敲了男孩的門。男孩開了門,笑盈盈地說:「啊,歡迎。」但就在這一瞬間,恒子轉身就跑了。
咦?為什麼會這樣?
這到底是誰在做傻事啊?
男孩前一晚必定重新思考了一番,做出了新的選擇;在這個時刻,恒子不是應該欣喜若狂,直奔而去,為什麼乍見時轉身就跑?
書中沒有描述當時心境的轉變,但飽經世事後,回想作弄兩個人命運的那一「剎那」,說不定她會笑稱自己做了傻事。
做傻事的我
十八歲時,我也做過一件傻事。
一位學音樂的大男孩,約我到西餐廳,涉世未深的我忐忑赴約。
服務生協助點餐後,我說:「我去一下洗手間。」很有紳士風度的他,笑笑地點了點頭。在他眼中,我或許像是隻誤闖叢林的小白兔,警戒而不安。
進了洗手間,從鏡子裡,我看到一個臉頰紅通通的少女,正在問自己:「我是誰?我來這裡做什麼?」不到一分鐘,我找到餐廳的後門,就此逃離了西門町,也逃離了一段可能的愛情故事。
此刻,回想起當時「剎那間」的決定,我只是啞然失笑,笑自己沒見過世面,笑自己沒有禮貌;當然,也可能是那位男孩過於灼熱的眼神,把我嚇跑了。
做傻事的他
在電影《愛,留在海灘的那一天》(On Chesil Beach)中,愛德華和佛羅倫絲是一對戀人,大學畢業後就在雙方家長的祝福下結婚了。
然而,兩人到卻西爾海灘度蜜月時,第一次床上的親密卻搞砸了。一九六○年代,因資訊貧乏,「性」是說不出口的祕密。緊張的佛羅倫絲,對於心愛丈夫的舉動恐懼不安,一對沒有經驗的夫妻竟因此大吵一架。
佛羅倫絲負氣跑出旅館,到海灘靜思散心,追來的愛德華,因為不懂新婚妻子的害羞和無知,竟惡言惡語地指責她。這時,佛羅倫絲生氣地表示要離開愛德華,倔強又不解人意的愛德華也始終背對著佛羅倫絲,就算她氣消時說:「走吧,我們回去旅館吧!」愛德華也不曾回頭。
四十多年後,愛德華得知佛羅倫絲有個告別樂壇的四重奏演出。這時的佛羅倫絲已再婚,有三名子女,婚姻幸福美滿。電影的最後一幕,愛德華淚流滿面地注視著在台上演出的佛羅倫絲;一個回眸,佛羅倫絲也瞧見了他,只見成串的淚珠,瞬間隨著音符滑出眼眶……
兩個相愛的老人家,淚眼相望之際,不知道誰要先承認,當年做了傻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