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鳳飛飛給你涼啊涼

73

文/曹郁美
溽暑盛夏,佛教經典用「熱惱」二字形容再恰當不過,汗流浹背、揮汗如雨真是惱人啊!今天,我們談談鳳飛飛在一九八四年加盟北聯唱片,於七月推出的《仲夏》專輯,一曲〈涼啊涼〉讓人清涼暢快,至今聽來仍然興奮。
本曲由小蟲創作,曲調輕快悅耳,歌詞充滿夏天的活力,那幾個月整個寶島盡是鳳飛飛的歌聲:「我踩著一部單車,奔馳在那草原上……感覺那種夏的滋味,整個心都要往上飛。……我愛夏的滋味,我愛夏的滋味。涼啊涼啊涼涼啊涼,陣陣涼風吹得我哦……涼啊涼啊涼涼啊涼,陣陣涼風吹得我哦……」
當時的鳳飛飛遠嫁香港、告別演藝圈已三年,影響力稍退,此時再度推出新作《仲夏》,據說是她的第六十三張專輯,算是歌唱生涯的一個分水嶺。
首先,廣東話「十一」是吉祥語,諧音「實得第一」。飛飛遵循禮俗把本專輯安排十一首歌,結果唱片大賣,不知是否「十一」奏效?懷著忐忑心情的飛飛與北聯唱片,終於躊躇滿志了。
就唱片製作而言,本專輯標榜「概念音樂」,意思是說先立下一個「夏天」的概念,再廣邀音樂人為它創作。而舊有方式是製作人蒐羅歌曲,只要是適合者就納入,範圍寬廣五花八門的結果是不統一、不一致,讓音樂風格「散」開來了。統一、一致就比較優嗎?那可不一定。別忘了「音樂」在「概念」之上,它永遠是第一要素。我們看過許多概念專輯,結果樂迷不買帳者比比皆是。
鳳飛飛這張婚後之作成功了,除了上述小蟲創作的〈涼啊涼〉之外,另有陳復明寫的〈夏的季節〉、〈天空依然蔚藍〉;童安格寫的〈夏艷〉,讓「夏天」這個主題聚焦,重要的仍是:它們都悅耳動聽。
唱片公司還設計了四款封面,每一款皆是鳳飛飛神采飛揚、笑得燦爛的照片,第五款則是以上四款集合在同一畫面(等於是五款封面)。你可以佩服它的大手筆(印刷費驚人),但是鳳迷一張一張地買來收藏,短期內刷新銷售量,也算是北聯對這位巨星的禮遇,以及奮力一搏的決心。
仔細看這幾款照片,以往《一道彩虹》電視時代,鳳飛飛喜穿褲裝、帽子、中性打扮皆卸下,取而代之的是時尚優雅的裙裝,唯一不變的是帽子,可千真萬確是「帽子歌后」啊!當然還有一樣不變的是她的嗓音,醇厚、真誠、有力,無論上揚或低語,她彷彿都唱入我們心坎裡。
她是天生的歌唱家,十五歲就出來走唱,「鳳媽」是她最大的支柱。為了省錢,她倆曾由台北市某歌廳走路回到新北市三重區的租屋處,可知生活的艱辛。一九七一年她灌錄生平第一首歌曲〈初見一日〉,收錄於歌林唱片的一張合集中;第二年加盟海山唱片,推出個人首張專輯《祝你幸福》,以後一路向前衝,登上巨星寶座。
當時台灣經濟起飛,各地的加工出口區有勤奮勞工從事製造業賺取大把外匯,整個台灣充滿拚經濟、向前衝的活力。尤其是女性勞工,下班之後在疲憊之餘最喜歡聽鳳飛飛的歌以抒放身心。「鳳姐」的一顰一笑、妝容打扮、歌曲來龍去脈,她們都如數家珍,於是「鳳迷俱樂部」在全台開花,故有人稱鳳飛飛是勞工天使、庶民歌后。即使是婚後淡出歌壇,鳳迷還會組團去香港探望這位女神。
這位天使、女神於二○一二年因癌猝逝,年僅六十歲,當時正在籌備台北、高雄的演唱會呢。長居香港的她臨時取消了演唱會,只說「身體不適、須要休養」,大家雖錯愕,但也沒多問什麼,誰知約半年後她病逝九龍某醫院,消息還是封鎖著。忽然有一天爆開了,鳳迷痛哭流涕地湧入桃園大溪佛光山的寶塔寺追悼她。
鳳飛飛是大溪人,葉落歸根,她又回到了大溪,在寶塔寺終生靜養。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