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明帶你打土匪042】假做皇帝真戲耍(下)

9

文/陳復
首席內閣大學士劉健(1433~1526)實在忍不住,就在奏摺中恭請皇帝不要再這樣出格,還親自到皇帝面前,苦口婆心地口沫橫飛講大半天,朱厚照很有耐性聽著,心裡想著:我老子當年都沒認真管我,你這老頭怎麼忒麻煩?終於等劉健說完,朱厚照嘴巴很恭敬回答:「朕已知錯,感謝太傅教導,今後朕當立即改正。」
改正?朱厚照會改正,那冬陽就要立刻從西沈的大地裡再回春!當年他老爸朱祐樘做出的「臨終關懷」,將劉健、李東陽與謝遷三人安排到兒子的身旁常相左右,就是因為經他長年觀察,劉健善於判斷事情,李東陽(1447~1516)平素足智多謀,謝遷(1449~1531)則長於議論,朝內朝外都流傳著「李公謀,劉公斷,謝公尤侃侃」的交相讚譽聲。
可惜,明孝宗朱祐樘的安排毫無效果,劉健往日就當過朱厚照的太傅,對這混王的不學無術可是具體領教過了,他不想辜負先帝厚望,更不想砸掉自己教學績優的招牌,硬著頭皮跟這15歲的皇帝說教;朱厚照完全明白儒家那一套禮數,一副老老實實接受指教的樣子,恭恭敬敬送太傅到門口,等劉健的背影一遠,他就露個鬼臉,故態復萌恢復原樣,繼續尋覓其他有趣的樂子,甚至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漸漸不只不上早朝,連老爸率先開創的午朝嫌麻煩免開,更不要說停辦日講與經筵這種學術討論會。
這可讓過去被明孝宗慣壞的文武百官,長年已建立跟皇帝口沫橫飛、天南地北、古往今來侃大山的良好生活習慣,頓然失去講話的對象,你說大伙能不悶嗎?
文的不行,那就武的來!接著輪到兵部尚書劉大夏(1436~1516)、吏部尚書馬文升(1426~1510)出馬,這馬文升還是前任的兵部尚書兼提督京營軍務,兵部尚書可是現在氣宇軒昂的國防部長。雖然這兩人都是文臣兼武職,但這兩位都不大好惹,都是殺過土匪打過土著的猛人,講話的嗓門特別大聲,看不慣什麼就直話直說。
他們決定採取車輪戰術來逼朱厚照表態,兩人輪番上書給朱厚照,再三表示如果皇帝不改正自己怪異的行徑,他們不怕手痠胳臂疼,將不斷上書直到皇帝願意採納自己的拙見為止。
這招苦肉計可讓朱厚照徹底傻眼了,大家都是明白人,本來宮廷行禮如儀照表操課,你上書我嘉許就結束,現在兵部尚書與吏部尚書都要對其「聽其言,觀其行」,徹底檢視日常生活作息。
年紀才剛過15的朱厚照欠缺人事歷練,可就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時候有個陰陰柔柔聲音飄然附在他耳朵內,讓朱厚照覺得特別悅耳中聽:「陛下為何要聽命於他們呢?他們有本事寫奏摺,那是因為這兩位有官職在身,如果,奴婢是說如果……他們沒有官職呢?」清朝前,只要在宮中,不管宮女或宦官,都自稱奴婢。
這意在言外的話,朱厚照可是完全聽懂了。他就當機立斷裁示:「兩位大臣不用再費神輪番上書了,即日起退休回家養老,不用再上班。」
這回輪到兩大猛人傻眼了,他們可是辛辛苦苦任職幾十年的當朝命官,六部中的兩部尚書,現在皇帝說不要就不要咱哥倆,這讓我們情何以堪?畢竟是在戰場上見過血的豪傑,劉馬兩人二話不說,收拾辦公用具,立刻回家休息含飴弄孫去,靜待改日撥開雲霧復見青天。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