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有深度更有溫度的貴人:陳長文

12

執筆人:羅智強 前總統府副祕書長
陳長文老師寫了一篇文章:「還馬英九公道者,乃羅智強。」看到這篇文章,我很感動。我想寫一篇文章謝謝陳老師,他是我生命中最大的貴人。
陳長文是一個充滿驚奇的人。我在政大碩士班時,陳長文是我碩士論文指導老師,後來我成為他的助理,在這段期間,我在陳長文身邊學習到的不只是思辨能力和他的文采,最重要的是看見了陳長文正直以及懷抱使命感的超級熱情。
二○○七年馬英九邀聘我出任他的發言人,接著一路受他提攜,拔擢為總統府副祕書長。這一段時間,即便工作極度忙碌,我們師生二人,仍然經常聚會,和他談論時事國事天下事,都有很深的受益。但這都不是我說陳長文是我生命中最大貴人的緣故。
而是陳老師身上的那一份柔軟,他不只是一個有深度的人,更是一個有溫度的人。
二○一三年,爆發了國會議長幫最大在野黨黨鞭關説司法的醜聞,我以總統府副祕書長身分站上火線,猛烈抨撃司法關説,旋即請辭下台。當時,政治路斷,前途茫茫,在人情冷冷暖暖之中,陳長文對我的關心從不間斷。
我原以為政治路斷,已是最大打撃,卻不知隨之而來的滔天海嘯,才是真正的滅頂之災。
二○一三年離開總統府後,我對政治灰心至極,嘗試在政治以外,找一條新路重新出發。孰料二○一四年,發生了頂新黑心油事件,社會一片沸騰。我看著新聞燃燒,但卻一直以「局外人」的角度,冷眼旁觀。心裡淡淡的想:「不關我的事。」
有一天,政論節目開始出現我的名字,砲轟我是拿頂新錢、幫頂新辦事的「頂新門神」,只因為我和頂新的老闆吃過飯,曾應邀參加過一次活動。剛開始,我連理都不想理,因為「不做虧心事,不怕鬼敲門」,我沒拿過頂新一毛錢、沒幫頂新説過一件事,清者自清,由那些名嘴説去。
但是我錯了,各家政論節目砲轟我三個月,把我打成全台灣最貪的官員,而檢方也約談調查我,網路上更是對我一片霸凌。
我意識到,我想離開江湖,但江湖並不放過我。
我意識到,這些人把我視為打倒馬英九的第一張骨牌,要從我這裡突破馬英九的清廉防線。
我意識到,他們在營造氛圍,先讓社會大眾形成我是貪官的既定印象,接下來就是司法清算,只要眾口鑠金,就算最後我被羅織入罪,也不會有人為我喊冤!
我決定反撃。但那時輿論坐罪的氛圍幾乎形成,我一個人如何力挽狂瀾?當時的我,如臨絕崖,孤立無援。因為,不只綠營的人傾巢轟我,藍營的人也跟風打我。連我昔日的同事、長官也對我信心動搖,開始懷疑我的操守,畢竟三人已可成虎,何況三百人、三千人、三萬人?
但除了家人外,有一個人,卻是自始至終的相信我,那就是陳長文老師。
由於我開始上火線反撃,事實真相漸明。危機雖化解,但我卻已身心俱疲,好不容易找到的工作也因此又丟了,我心中的鬱憤與日俱增。
有一天,陳老師對我說:「別再待在台灣了,出國沉澱一段時間吧!」
陳長文真的是了解我的人,知道我當時的精神以及意志都已經到了極限,再待在台灣,很可能就真的垮了。陳老師幫我寫了封信給哈佛大學法學院,推薦我擔任訪問學人,哈佛大學很快的同意了。在哈佛大學的那一年讓我重新沉澱,思考過去曾犯的錯,琢磨未來該走的路。我慢慢的療好了傷,把被撃成碎片的自己,一塊一塊拼湊起來,重新站起,開始一個全新版本的羅智強。
這一切,都要謝謝,陳長文老師。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