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急就章的政策徒增困擾

43

為了解決少子化的國安危機,行政院推出公共化教保補助政策,其中零到二歲的公托補助八月一日上路,由於政策推出突然,公布不到一周就急著上路,而且出現了新的「準公共化托育」措施,要私立托育中心及保母簽約,相關作業要點前一天晚上才出爐,許多托育中心和保母都搞不清楚狀況,且讓他們感覺到收入縮水,主流聲音全面抵制,急就章的政策徒增困擾。
少子化是世界趨勢,台灣情況尤其嚴重,不只影響整個教育生態,許多高教院校準備關門,偏鄉的小學也多整併;少子化更加速了人口老化的速度,已經拉抬到國安層級。政府也提出許多方案,例如「育兒百寶箱」、「私幼比照公幼收費」,但都無法落實而夭折。現在提出以金錢補助的方案,而且時間點落在選舉之前,不無政策買票之嫌,功效當然大打折扣。
目前全台保母約有二萬五千人,私立托育機構有七百多家,衛福部把準公托的津貼提升到六千元,準公托制度上路後希望有五百二十家、二萬保母加入,但是加入準公托的機構不能夠增收托育費。這樣的政策讓業者認為收入減少了,不願意加入;家長也擔心,私托良莠不齊,新制上路後,托育品質沒有提升,還不如多設置公托中心,而且高額補助對家長而言也是看得到吃不到。保母也表示,被架著脖子強迫加入,合約刪除三節獎金,薪資還不如麥當勞打工。
看來這個方案各方都不滿意,地方政府也有自己的現行方案,甚至比中央的作法更優惠,台北市的友善托育補助,家長可以拿到一萬元,新制無異是在懲罰資優縣市,而貧困縣市也因無法自籌財源,難以配合,落日條款如何落實?顯然新制出現的亂象是中央倉促推出,沒有充分和地方溝通的結果。台北市長柯文哲面對這種亂象,建議延後一個月時間給大家準備,也就是延後一個月實施。
少子化的原因很多,主因在於年輕人不願意生小孩,養育固然是大問題,根本的原因還在於經濟的負擔能力以及下一代的願景問題。根本問題不面對,只從治標方面的托育補貼著手,當然無法解決少子化問題。現在年輕人的最大問題是薪資低、房價高,這兩個因素無法徹底解決,年輕人就沒有生子的意願,不是不願意而是沒能力。薪資低、房價高,連住居都有問題,每個月一半薪水負擔房租,還得節衣縮食,別說生小孩,連結婚都恐懼。
這樣的環境就算想生小孩,也會擔心生下來的下一代沒有願景。可以想像,自己的景況都已經如此艱困,加上目前的政治情況、兩岸關係、經濟停滯,年輕人自己都感到前途茫茫,人生毫無願景可言,能許下一代一個幸福的生活嗎?少子化的問題真的是國安問題,必須從政治上、經濟上著手,讓年輕人感到生活有目標、有希望,否則,要怎樣生養小孩?
準公托政策固然顯示政府有心解決托育問題,然而不論是保母制度、私托中心素質、托育中心收費、社政人員不足都是長期以來的問題,只想以補貼的急就章來解決,當然是徒增困擾而已,距離解決少子化問題還遙遠得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