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2】海天遊踪2-45

22

文/星雲大師
1963/8/3
華僑的世界
我們今天從馬來亞到新加坡。
在目前,馬來亞是一個國家,新加坡也是一個國家,聽說從8月31日起,馬來亞、新加坡、北婆羅洲、沙勞越將合組一聯邦政府。印尼怕這大馬來亞聯邦的團結,正在阻止這一新聯邦的產生。
新加坡,這只有一百七十萬人口的島嶼,我中華民族就占有一百二十萬人以上,現任總理李光耀,就是一位中國人。在這個充滿了自由的島上,我們從報紙上得悉,只有二千名的兵員,如果不參加馬來亞聯邦,對於虎視眈眈的鄰國印尼,實在是最大的心腹之患。因此之故,這一座華僑在海外經營的自由安樂的小島國,不得不和馬來亞合併。
昨夜就沒有什麼睡,只是在天亮前曾閤了一下眼睛。一會兒,窗外就透出黎明的曙光。想到今天就能到新加坡,不禁高興起來了。
從麻坡到新加坡,乘小汽車大概要三小時左右,本來講的七時出發的,但拖拖拉拉的直到八時半才出發。麻坡佛教分會共用四輛小汽車送我們前來新加坡。今天,正是回教教主穆罕默德的誕辰,不少馬來亞男女結隊遊行慶祝。
那些婦女一律穿著白色的外衣,男人則穿著紅紅綠綠的服裝,他們穿的衣服顏色質料都很好,而且也很寬大,很像我國明清朝代的服裝樣式。
他們路上走著,談著,笑著,有時還唱著,由於大家生活都很富裕,所以到處都是歡樂,沒有憂愁。
馬來亞的財富之源是橡膠,蓊鬱茂盛的膠園在速度60英里的車窗外一大片一大片的往後去,我因為遲睡早起,想在長途的行車中,閉起眼睛來打瞌睡,但因路旁不時傳來馬來亞人讚美穆罕默德的歌聲,而且青青的山脈,整齊的膠園,景色優美,使我捨不得放棄這觀賞的眼福。
在車內,隆根法師數路旁的路程標誌,行車速度每分鐘一英里,隆根法師仍然嫌慢,我知道他心內很焦急,因為他已經和新加坡方面約好,十點鐘要到達新加坡與馬來亞交界處的長堤,接受新加坡方面的歡迎,但因在麻坡遲遲出發的關係,不到十一時不可能到達,他數得疲倦時叫我繼他數,我說:「何必把精神用在這上面?」他說:「這樣數數,會不覺得時間的悠長。」
我一向也有這旅行經驗,無論乘車,坐船或是飛機,把心專注在念佛,或數數電線桿,房屋、村莊,會不覺時間就到達目的地。隆根法師說後,我就繼他數路邊的標誌,每一分鐘,我就告訴他,還有30英里,還有29英里,28,27,每當我說一個數目時,隆根法師就笑一下,每過一英里,好像他的心裡就輕鬆一下,正當我數得高興時,隆根法師忽然問我說:「你們出來訪問一個多月了,想念台灣嗎?」
一向行腳慣了的我,從這裡到那裡,老實說,我不大掛念這個問題。我覺得從事弘法利生的比丘,應該到處為家。但現在隆根法師的話,倒給我覺得這是一句有趣的問話,我就照實的回答他說:「到一個地方有熟人,有得吃,不覺得苦的時候,就不想台灣;若是到一個地方沒有熟人,吃住都不能稱心如意,那就想念台灣了。老實說在印度一天難得吃飽一頓,自然會懷念台灣,但在馬來亞,一路吃住得那麼好,熟人又多,就不想急急回台灣了。」
我回答時,忽然體會到兒童的心理,我們上了年紀的大人,有時也會和小孩一樣。
長老居士長堤歡迎
在車內就這樣談談說說,不知不覺十一時二十分到新加坡了。真的,許多諸山長老、大德居士,都到長堤來迎接。達明、宏船、廣洽、演培等法師,還有李俊承、畢俊輝、林達堅、陳心平等居士,大家見面後,就上車直達毗盧寺,因為還有更多的人集合在毗盧寺等著歡迎我們。
車行約十分鐘,就到毗盧寺了。撞鐘擂鼓,鞭炮連天,住持本道法師親自把花圈套在我們頸項上,前推後擠,真是熱鬧無比!
一陣寒暄以後,就先照相,佛教辦的彌陀學校,及菩提學校,還派了一些同學代表來和我們合影,在炎熱的驕陽下,照相館的攝影師身上背了好多照相機,攝了又攝,攝得大家難以忍耐,大家一直催著好了,好了,他才停止。
提起照相,是叫人最怕的事,我在訪問團中,個人覺得有三怕:一是怕乘小包車,二是怕吃齋,三是怕照相。
因為一天到晚乘小包車,穿著海青,上上下下,非常麻煩;訪問馬來亞以來,天天吃齋,每天肚裡都裝滿了菜,而沒有米下肚,所以非常想吃飯;說到照相,你等我,我等你,往往都是我們在烈日下先要坐好,大家才陸續在身旁或身後排隊,照一張相片,晒太陽費時間,所花代價也真不小。
驚聞陳族逝世噩耗
照相以後,接著就是歡迎茶會,好在這裡諸山長老們都很體諒人,歡迎茶會只是吃了一杯茶。就為我們送單,要我們稍為休息一下,就要午餐,此時時間已下午一點多,肚子也著實餓了。
飯後各方寄來給我們的信,代收的人都一一送來,在很多信件中,有一封是煮雲法師給我的,他在信中告訴我一件不幸的消息,說高雄陳族先生於7月27日因肝病逝世了。正在興建的壽山寺,完全是陳族先生義務發心為我督導工程,他的去世,是一件最大的噩耗。我出國訪問時,五十多歲的陳先生,身體非常健壯,想不到別後月餘他就去世了。世事無常,使我低首徘徊,整個下午不願再發一言。
陳族先生在高雄開設最大的食品公司,全家皆虔誠信佛,遽爾而逝,令我慨嘆惋惜不已!
到新加坡見到許多師友是我歡喜的,但得悉陳先生往生的消息後,我的心裡沉重非常。晚間,我特地在佛前默祝他長歸安養,親近彌陀如來!
(待續)新加坡小檔案
新加坡共和國,簡稱新加坡,舊稱新嘉坡、星洲或星島,別稱獅城,是東南亞的一個島國,政治體制實行議會制共和制。
8世紀新加坡屬室利佛逝;14世紀初屬於拜里米蘇拉建立的馬六甲蘇丹王朝;18-19世紀屬柔佛王國。19世紀初成為英國殖民地;1942-1945年間被日本占領;1963年加入馬來西亞聯邦;1965年新加坡正式獨立。
新加坡位於馬來半島南端,北隔柔佛海峽與馬來西亞為鄰,並以新柔長堤與第二通道等兩座橋梁連接新馬兩岸。南隔新加坡海峽與印尼相望,厄守馬六甲海峽南端出口,國土除新加坡島(占全國面積88.5%)之外,還包括周圍63個小島,自新加坡獨立以來,大規模的填海為新加坡增加了23%的面積,相當於130平方公里。
新加坡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國家,促進種族和諧是治國的核心政策,新加坡以穩定的政局、廉潔高效的政府著稱,是全球最國際化的國家之一。
新加坡是一個較為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被譽為「亞洲四小龍」之一。整個城市在綠化和保潔方面效果顯著,故有「花園城市」之美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