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是誰毀了東亞青運?

76

執筆人:趙怡 永慶慈善基金會董事長
二○一九年東亞青運主辦權被取消,原本只是體壇的損失,卻由於事件的來龍去脈牽扯到國家定位、政府威信、兩岸僵局和青少年運動員的前途,才掀起社會兩極反應,也為選前的戰火添柴加油。
壞消息傳來之初,官方直指北京「鴨霸打壓」、「剝奪台灣主辦權和青年選手參賽權益」,頗能激起國人同仇敵愾心理;直到陸續有人將責任歸咎於民進黨政府把兩岸政策弄擰,又縱容隱含台獨意識的「東京奧運正名公投」,破壞洛桑協議,平白授予東亞奧會收回成命的理由,這才讓「是誰毀了東亞青運」的真相清楚顯現。
百年前的中國,飽受列強魚肉與菸害荼毒,揹著「東亞病夫」醜名的中國人在世界體壇上向來悄無聲息,更別說技壓群雄、勇奪獎牌了,主要原因不外乎先天體質差異和缺乏專業訓練技術與環境。早年我在國外工作時,曾發起成立美國華人體育會,敦請體壇耆宿吳必顯出任會長,遂有幸在過從中與聞許多祕聞軼事。有一天,吳老聊起一九三五年他隨著陣容浩大的中國代表團乘遊輪前往德國參加柏林奧運的往事。原來那趟海上航程長達一個多月,途中迭遇風浪,代表們吐得七葷八素,上岸後手僵腿麻,哪還能跑得快、跳得高?結果是全軍覆沒,一分未得!老先生搖頭說道:「那一次啊,咱們這幫人在希特勒面前,可丟盡中國人的臉啦!」一句玩笑話,透露出心底深沉的遺憾。
國民政府遷台後創下經濟奇蹟,也致力改善體育教育,提升運動風氣,養成不少足以「揚威世界,為國爭光」的傑出選手,其中以一九六○年羅馬奧運十項運動銀牌得主楊傳廣、一九六八年墨西哥奧運八十公尺跨欄銅牌得主紀政、一九六六年曼谷亞運十項運動金牌得主吳阿民等田徑勇將最具知名度。
一九六八年,台東紅葉棒球隊以懸殊比數擊敗日本少棒明星隊,掀起我國少棒、青少棒、青棒三級棒運風潮,從此台灣小將不只橫掃遠東,更稱霸全球。那段日子,生活上的最大享受,莫過於守在電視機旁觀看咱們的青少年健兒以精妙的球技克敵制勝,更以質樸純真、彬彬有禮的氣質獲得全場球迷的激賞。晚近二、三十年來,台灣社會更開放、更富足,競技場上新人輩出,如網球、棒球、跆拳道和舉重選手,都在國際賽事頭角崢嶸。
可惜的是,體育從來未能擺脫政治的糾葛。兩岸間的定位問題一日無法解決,台灣進軍國際體壇之路便一日顛簸難平。一九七六、一九八○年的蒙特婁、莫斯科奧運,中華民國代表團被拒入場,先後成為台灣體育史上最難堪的紀錄。所幸,經過外交鬥士鍥而不捨地折衝,一九八一年奧會洛桑會議正式將台灣與賽名稱定為「中華台北」,國歌、國旗則以會歌、會旗替代,雖說是「妥協性做法」,但足以取代「被矮化成一省」或「具台獨意涵」的「台灣」,故而為各方所接受,一直沿用至今。最重要的是,台灣體育界因此而能與世界接軌,使優秀運動員得以一展雄心壯志,實現人生夢想。二○○八年,兩岸開啟大三通,雙方朝野親善交流,更進一步緩和國際場合中的明爭暗鬥。
如今,體壇再生波瀾,令人扼腕。儘管我政府一味控訴對岸「粗暴」,但若在政策上持續抵制「九二共識」、放任台獨運動,終究無法擺脫台灣與國際民間組織絕緣的噩夢。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