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闊天空】百果山下 員林采風

27

文/范廣元
穿越百果山頭的148縣道,是小時候回南投爺爺家的路。從員林下高速公路,翻過蜿蜒山路,山的另一頭就是南投了。
多年後,東西向台76線快速公路的八卦山隧道打通,從此員林直達南投,快速便捷,但曾幾何時,往來南投的次數已不復往日。
長大的腳步速度之快,就像截彎取直的道路,亦如中途各站皆不停靠的高鐵直達車;如果可以,能不能讓我中途下車,拐個彎走上幽靜的鄉間小路,停下腳步流連忘返一會兒呢?
這日在北返高鐵旅途中停留彰化半日,偷得浮生半日閒,輕鬆走逛南彰化一帶。嶄新的高鐵彰化站以花卉意象為造型,屋頂像花瓣、大廳柱子是花梗,呼應周邊花卉產區特色;明亮的空間充滿綠色植栽,降低不少溽暑的燥熱,是旅程美好的序曲。
員林乃天下第一鎮
員林在一○四年升格為縣轄市前,曾經多次成為全台人口最多的「鎮」,故有「天下第一鎮」的封號。近年隨著員林鐵路高架化、火車站更新,並引進公共自行車,全鎮充滿新氣象。火車站前有個顯眼繽紛的雕塑──單隻有著紅色鞋面、白色圓點、上頭開出一朵花的高跟鞋,這是日本藝術家草間彌生的作品〈我踩著高跟鞋出發,去見我的男朋友〉。據說其創意發想是員林特產蜜餞,它「鹹酸甜」的滋味正如戀愛約會的心情,頗具在地趣味和巧思。
員林傳統的一面仍在。不遠處「鐵路穀倉」幾根高聳的圓柱,用「立庫」方式存放米糧,是農業大鎮的身分象徵。員林位於物產豐饒的彰化平原中心,來自四面八方的農特產品集散至此,也造就了無比熱鬧豐富的市場。
市場是土地餵養我們的媒介,我來到充滿活力的第一市場周邊,目的是為了尋找美食。首先試了「芋蔥」,它主體口感像蘿蔔糕,下面有層綿密芋頭,真材實料,搭配鹹甜醬汁和油蔥,很有傳統台灣味。「炸粿」和同攤炸韭菜與蚵嗲都很出名;特色是外頭炸得酥脆,但還吃得到鎖在裡面的蔬菜清甜水分。夏日的街邊不時飄送著水果攤的甜膩香氣,餐後來一杯冰涼的綜合果汁,是最清爽的享受。
沒落王國風味猶存
百果山位於員林東郊,屬八卦山系,標高不高,但在平原旁居高臨下,也顯得有幾分氣勢。高鐵從這一帶穿越,附近有不少打著「銀河鐵道」為賣點的咖啡廳、餐館,成為在地特色。
舊時此地以種植水果出名,盛產時將大量水果加工製成蜜餞,以利保存,盛況空前的家庭蜜餞廠,造就了員林「蜜餞王國」的封號,更帶動百果山成為熱門的郊遊景點。只是隨著時代變遷,榮景也漸漸沒落。
近年為了找回人氣,公所翻修荒廢已久的遊樂設施,打造出新版「百果山溜滑梯」。這座長七十五公尺號稱全台最長的溜滑梯,依循山勢而建,兩道長長的滑道,忽而交錯、忽而過山洞,峰迴路轉,煞是壯觀;中間兩串很搶眼的大型紫色葡萄,頗具童趣意象,也為彰化農特產品做足宣傳。
溜滑梯是許多人的童年記憶。從孩子的視角看來,置身於龐大的新奇空間,溜一趟滑梯彷若一趟冒險旅程;對我來講,則像一把時光鑰匙,開啟了通往童年的路徑。
打包記憶找回童心
起先有點害羞,但抵不過未泯的童心,我索性也爬到頂端,墊了張紙板就咻地滑下來!下滑時難免神經質地瞻前顧後,中間身子還被卡住一小段,還好靠著重力加速度,總算平安滑到終點。
短短溜滑梯的過程算是了了心願,但放眼望去,和我年紀相仿的多是攜家帶眷,小朋友開心地滑,父母則在一旁拍照錄影,而彼此臉上的笑容一樣充滿童趣之心。我彷彿在時光隧道裡中途下車,短暫神遊,看到自己的童年,同時連結了父母的心情。
但童年終究是離我遠去了。下一刻,我轉身告別百果山,如同向自己的童年再一次道別。搭上員林客運,我沿著平原與山腳交界的道路,直往前去不回頭。回憶打包,陪著我繼續前行,而思緒在不斷移動的座標中,也似乎更顯清澈明朗、自由無束了。

百果山上一角的水果意象圖。 圖/范廣元
百果山上一角的水果意象圖。
圖/范廣元
員林鐵路高架化後的嶄新車站。 圖/范廣元
員林鐵路高架化後的嶄新車站。
圖/范廣元
 員林火車站前草間彌生雕塑。圖/范廣元
員林火車站前草間彌生雕塑。圖/范廣元
員林鐵路穀倉是農業大鎮的象徵。 圖/范廣元
員林鐵路穀倉是農業大鎮的象徵。 圖/范廣元
傳統小吃芋蔥。 圖/范廣元
傳統小吃芋蔥。 圖/范廣元
高鐵彰化站大廳係依循花卉意象打造。圖/范廣元
高鐵彰化站大廳係依循花卉意象打造。圖/范廣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