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 善緣帶來好運

3

文/吳秀麗
蔡長鐘的債權人多達200多人,但在聽過他的還債計畫後,協調會開不到半小時,就宣告無異議結束。「我在困境中遇到很多好朋友幫忙……善緣很重要」,「平常不要太計較……這些人會在你困難時,自然浮現出來」。
半生困頓,結論卻如此正向。其實,重生過程中,蔡長鐘不只有委屈,還有生命威脅。
一路走來,蔡長鐘最感謝的是太太曾金蓮的陪伴。每當債權人下重手索債時,另一半就安慰他「算了,不必計較,人家借我們錢時也很誠懇啊!」太太不離不棄陪他度過人生最潦倒的時刻,「雖然為了收藏文物,我倆還是會有意見,但是,我不能沒有她」。
為了還債,蔡長鐘曾以部分廠地租金逐年清償。依當時行情原本每月可拿8萬元的租金,承租者卻只願付6萬元,即便之後賺錢了也未依約提高租金,蔡長鐘只能「忍」 。
為了索債,也有極少數債權人使出重手。蔡長鐘不得不低聲下氣,同意債權人住進工廠「盯」住自己。後來見他誠意十足,才同意讓他以文物抵押。未料這些債權人未遵守約定,將林順雄的12生肖和陳淑嬌的膠彩畫等珍貴美術作品,自行或賣或送給別人,讓蔡長鐘想贖回還債時,已零零落落不再完整,只好重金請林順雄重畫以換回原件,不但沒獲得預期收入,反而賠錢。
雖然霉運走了20年,但因夠用功並用心,上天沒有遺棄蔡長鐘。在生命谷底他收到了明寧靖王的書法。文獻上紀錄,台灣就只有3幅,「哪裡輪得到我來收藏」,蔡長鐘說,他其實並沒有收朱術桂書法的歷史使命感或野心,但第1張「披史停杯弔古今」小幅作品,是朋友在網路上看到拍賣訊息而找他鑑定,他決定無論真假都付現金買下。後來證實是真品,讓他喜出望外。更意外的是,兒子找到並帶著他和太太前往寧靖王在高雄的墓地及紀念廟宇祭拜後不久,第2幅字又告出現。
根據文獻,這第2幅書法原為板橋林家所收藏,後來落入南部一富人手中。這位收藏者過世時留下遺書,特別交代後人「什麼都可以脫手,就是這幅字不准賣」,但還是經人轉介到了蔡長鐘手中。
這些價值不斐的文物,在西港國小慶祝百年校慶前夕,蔡長鐘竟拿到沒有恆溫設備也無保全的鄉間小學展覽,「教育才是我展示這些文物最重要的平台,沒有不捨得的問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