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非動物大遷徙生死一瞬間

8

文/朱莉雅
最近,世界各國旅遊團紛紛抵達肯亞邊境的馬拉河,目的就是親眼目睹地表上現存唯一的「動物大遷徙」壯觀畫面,同時為由坦尚尼亞越河到肯亞求生的草食動物吶喊加油……
驚險旅程處處危機
屆時,將有多達二百萬隻的草食動物,拚著生死一瞬間的存活機會,從坦桑尼亞塞倫蓋蒂國家公園,越過兩國邊境的馬拉河抵達肯亞的馬賽馬拉動物保護區,在此同時,河岸邊有成群環伺的豺狗、獅子、獵豹,河兩端擠滿成群的鱷魚,準備伺機咬走老弱的牛馬羊,一場再真實不過的物競天擇生存大戰持續上演著……
每年五、六月,坦桑尼亞大草原開始進入旱季,水源變得不足,青草逐漸乾枯,食物變得愈來愈少,無法滿足超過二百萬隻草食動物的需求,於是動物們便開始往青草和水源充足的西北方(肯亞)移動,大約要經過兩個多月的時間,才能抵達兩國邊境的馬拉河。
途中誕生患難成長
在這段長途跋涉達三○○○公里的遷徙過程中,表面看起來場面壯觀,聲勢浩大,但真正考驗的是,在草食動物踩踏過茫茫大草原的過程中,正是非洲動物的繁殖期和哺乳期,牠們除了得提防草原上獅子、花豹的埋伏突襲索命,更要接受命運的安排,讓將近五十萬隻小角馬(牛羚,牛科)誕生在遷徙路上。
不論是剛誕生的小角馬、斑馬或瞪羚,都必須在出生後幾分鐘內立刻站起來,雖然牠們在生命初期是吸母乳維生並不是吃草,但還是必須跟著媽媽和族群往水草豐富的地方移動,所以動物大遷徙對這些小生命而言,絕對是非常大的考驗。
族群分批冒險渡河
仔細分析遷徙的族群,計有上百萬頭鑽動的角馬,數十萬計的斑馬和羚羊,組成聲勢浩大的「三軍」隊伍,當兩百多萬隻草食動物集結在邊界時,窮追不捨的成群獅子、獵豹也尾隨而至。迎接草食動物的還有不懷好意的豺狗,在狹窄的馬拉河兩畔聚集的鱷魚,天上盤旋的兀鷹,以及常住河中誰都惹不起的河馬群……
到了七、八月,持續的乾旱已嚴重威脅到了動物們的生存,為了族群存活,數以百萬計的動物大軍,不得不往冒著生命危險,從坦尚尼亞境內的塞倫蓋蒂公園,陸續遷徙至肯亞境內的馬賽馬拉野生動物保護區。這長達三、四周的越河過程,除了上演地球上最壯觀的動物大遷徙場景,另一方面也是草食動物為本身及族群存亡絕續全力拚搏的過程。
整軍前進減少死傷
這其中最具挑戰性的,便是橫渡馬拉河。原因是,在乾旱貧瘠的熱帶大草原經歷長達數周的遷徙,因為食物和水源很少,大大削弱了草食動物的體力,馬拉河雖然不是很寬,但水流湍急,而且裡面潛藏大量饑腸轆轆的大尼羅河鱷魚,及吃水草維生但脾氣不好、蠻力驚人的河馬家族,草食動物一個不小心就再也上不了岸。
為了避免動物渡河途中被鱷魚趁亂咬走動作較不敏捷的老弱殘兵,獸群默契十足的整軍編陣,甚至還會偵查地形、「開會討論」,決定從河的哪一段渡過相對安全些,以免損兵折將死傷慘烈。基本上,大遷徙的過程分成前中後三個軍陣,打頭陣的是三十多萬匹野斑馬,緊跟其後的是一五○萬頭角馬,殿後的是五十萬隻瞪羚。
四個月後再次遷徙
幸運的話,還會看到非洲大象遷徙,就連剛出生不久的小象也要經受大自然殘酷的考驗,很多跟不上隊伍的弱象,只能接受被大自然優勝劣敗法則淘汰的命運。
另外,有「非洲草原上的芭蕾舞者」之稱的古靈精怪貓鼬(狐獴),如果食物耗盡,貓鼬群也會一年遷移多次。
幸運得以越河的動物,可以在九月至十二月享受肥美的水草,但由於氣候變化,加上馬賽馬拉國家公園的面積只有塞倫蓋蒂國家公園十分之一,每年十二月,大批草食動物又將不辭辛勞穿越馬拉河,從肯亞邊境回到坦尚尼亞。
相對的,從十月開始,塞倫蓋蒂大草原重新迎來雨季,在雨水的滋潤下,青草開始返青,兩個月後,大地顯得生氣勃勃,再度可以迎接草食動物返家。
物種延續生生不息
據動物學家統計,經過這一趟往返, 原本二○○萬頭牛馬羊,最終得以存活回到出發地的幸運者,約僅總量的三成左右,亦即原本的角馬只餘五十萬頭,而跟隨牠們一起回來的,則有四十萬頭在驚險旅途中誕生的新生命(其中只有六分之一可以活過生命中的第一年)。
從每年十二月到第二年的五月之間,草食動物們悠閑的生活在塞倫蓋蒂國家公園的保護區內,豐美的水草為牠們提供了足夠的食物,草食動物們休養生息、繁衍後代,逐漸補充在路途中失去的同類數量,並為六月起的三千公里長征預做準備……
動物小百科
角馬
在動物大遷徙的巨大隊伍中,角馬以絕對數量優勢成為主角,也是大遷徙的代表性物種。角馬,也叫牛羚,是一種生活在非洲草原上的大型羚羊,又稱長角的馬,屬於珍稀瀕危動物。
角馬屬牛科狷羚亞科角馬屬,共有兩種,白尾角馬和斑紋角馬。斑紋角馬,也是統稱的角馬,也叫黑斑牛羚,是影片或動物圖片中,最為人所熟悉的動物大遷徒主角。
東非動物大遷徙過程中,各群草食動物之所以會自動形成前中後「三軍」,主要是因為斑馬、角馬、瞪羚的食性不同,動物為尋求新鮮水草所致。其中斑馬最喜歡長草,也就是愛吃草莖頂部,所以變成打頭陣的先行軍,吃完離開後,接著上陣的角馬,主要食物為青草和嫩枝。等角馬離開後,草地上露出剛剛長出的嫩草,正是後面蹬羚的美食,因而在遷徙過程形成先後順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