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血桐

66

文/郎英
你看過《玩具總動員》傻裡傻氣的三眼怪小綠人嗎?他們最喜歡說的口頭禪是「你救了我們,我們感謝你」。前陣子豪雨不斷,好多大樹側幹都被打得七零八落,散步時看見血桐枝枒也脊椎側彎,那大批蒴果(黃綠身,肉質刺,酷像外星寶寶小綠)搖搖欲墜,趕緊幫忙撐起扶正。其中有顆成熟種子,胞背開裂露出烏溜溜大眼睛,好似向我傳達道謝密碼,可愛至極。
血桐是台灣原生種植物,從平地到低海拔山區都有它的身影,也常和林投、黃槿組成海岸灌叢護堤部隊,傘型樹冠遮蔭效果佳,是夏日理想乘涼蔽樹。搜尋資料後發現血桐好多別名趣聞,諸如盾型葉片長得像大象耳朵,英文名為「Elephant’s Ear」;樹幹折斷處,無色透明汁液會因氧化變紅色,狀似流血,所以稱「流血樹」;蘭嶼達悟族飛魚季期間男人忙補魚,女人得劈柴生火,喜用血桐鬆軟耐燃薪材,故叫「女人柴」。每個名字因外型、特質或習俗,都伴藏一段令人玩味的傳說故事。
其實血桐剛開始吸引我的,不是它那超萌果實,而是奇異花型,或圓錐腋生的「雄花」,或密生團狀的「雌花」,一大蓬花灑洩葉間,非常壯觀。雖然帶點黃綠花色,在翠綠葉叢中不易察覺,然因串串爆棚且苞片銳鋸齒緣太過張揚,想不注意它都難。
趨近細看花苞內部,花蕊多枚卻沒有花瓣,蕊苞尚未開展時,很像水母嘴裡塞滿乳酪球,想著想著都快流口水了。正因花漾迷人,為了捕捉花果全貌,我從春天追到夏天歷經半年之久,好比追星族、死忠鐵粉般日日逡巡,終於如願親睹長滿肉刺、裹滿白粉小綠果的廬山真面目,運氣好時還能與破殼裸露的黝黑種子凝視對望,喜悅心情簡直可以直飛衝天。
大自然的美韻,風華萬千,綠世界的逸趣,取之不盡,端賴是否用心觀察與細膩體會。就像與血桐這段邂逅奇緣,為我帶來無限歡樂,讓平淡生活時時充滿幸福感覺。

雌花孕育蒴果。圖/郎英
雌花孕育蒴果。圖/郎英
傘型樹冠好遮蔭乘涼。圖/郎英
傘型樹冠好遮蔭乘涼。圖/郎英
苞片銳鋸齒緣饒富藝趣猶如水母觸手。圖/郎英
苞片銳鋸齒緣饒富藝趣猶如水母觸手。圖/郎英
簇生果實像外星寶寶小綠人擠爆枝頭。圖/郎英
簇生果實像外星寶寶小綠人擠爆枝頭。圖/郎英
蒴果外披肉質刺裹滿細白粉。圖/郎英
蒴果外披肉質刺裹滿細白粉。圖/郎英
黝黑種子含情脈脈。圖/郎英
黝黑種子含情脈脈。圖/郎英
盾型葉片狀似象耳。圖/郎英
盾型葉片狀似象耳。圖/郎英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