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軼事】傳說

37

文/石德華
傳說不死。
消失了,還在。
像一間流過血的屋子,無論時隔多久,空氣中始終殘留一絲,隱隱的腥味。何況,皇宮,每每就是血案的第一現場。
於是,深宮內院的不死傳說,便如一縷一縷悠盪的魂,風裡飄,雨裡泣,入了夜,從牆、從井、從暗角、從床頭忽忽紛紛的全現了身……。
掖庭宮門邊有幾幢小屋,一屋住著十個宮女,有老宮女、有大宮女,一同調教著幾個剛習成內宮禮儀的小宮女。
蝶朵是個人人都可以在她面前賣個老,今年春天才進宮的小宮女,暫時被派在尚食局司職。
老宮女們說故事的嘴,真像一只只梭子,漸漸的,織成蝶朵腦海裡的想像,橫絲豎線交錯的織、織、織,織成一疋又一疋的布帛,每疋一攤一展,綿延好幾十里。而宮裡的傳說,咳,樁樁叫蝶朵張大眼,則則都好聽。
她們愛說聖帝天后武則天的故事,說她為自己取一個新鑄的「曌」字當名號;日月光明照耀宇宙天空;說她年過七十了,遠遠看去還似三十模樣,豐頰廣額,輝煌光燦。登基前幾天,萬眾神宮的屋頂上百雀齊鳴,有鳳凰飛到皇宮西面的御花園。說她活到八十三歲,這個大半輩子自己想要當皇帝的女人,臨死遺言卻是要以「皇后」身分和高宗皇帝合葬……,她給自己墳上豎個「無字碑」,功過隨人說,無語問蒼天;老宮女說:「當什麼都說不清的時候,無字,無言,空白;大、氣。」
她們愛說那些年,諸王、妃子、公主、皇親一個一個死,李家都快死光了,宮裡低沉陰霾,太子弘就是和自己父母親在合璧宮吃飯,「吃錯了東西」死的,王子旦的兩個妃子竇妃、劉妃,陪武后上嘉獻殿,武后回來了,那兩個妃子卻從此不見了。竇妃就是當今聖上的親娘親,聖上那時候才六、七歲呢,登基後,聖上追封親娘,想讓母親遷進祭廟和父親合葬,哪找得到遺體?「空棺裡裝著皇后的鳳袍和徽章就代表了。」
她們愛說太平公主,風流嫵媚愛玩愛鬧,下命在皇宮仿造了一條熱鬧的長安市街,街景、民宅、各色店家、酒肆、行號、小販、雜耍悉如民間,讓一些宮女、內官們充當賣家,一些伴著一群皇親國戚們就當買客,還有一些,扮成各國使節、商人行走來往於街道,彼此買賣吆喝、論斤稱兩的,連說話的口氣用詞,都得粗鄙俚俗一如鄉里巷弄。
那些年,女子好強氣盛,內宮多事端,韋后、太平公主都有氣概,都想仿效聖帝天后,「只是」,老宮女的眼神遠了遠:「當皇帝,要帶天命的。」
然後,她們會眉眼陡然一彎,撇一下嘴低聲說:「那時候,控鶴府簡直像個仙宮,裡頭的美男子好多,敷粉、施朱,天上神人似的,一個比一個好看,武后最愛『五郎』張易之、『六郎』張昌宗,兄弟倆都二十出頭,梳著髻,口含香料,面貌有如蓮花粉嫩優美。尤其張昌宗,他穿上道士羽衣,手持橫笛,駕著木製的仙鶴在花園裡遨翔,真讓人看呆了眼、著迷不已。那控鶴府後來改了名,就是現在的奉宸府。」
她們也愛叮嚀沒事夜裡別單獨一人出屋,說宮裡冤死的鬼魂多,陰魂不散,常在宮裡宮外徘徊著,夜半若醒來,側耳諦聽,總聽得遠處絲線一般斷斷續續的鬼哭。
「那一天,三位皇子同一天被賜自殺——」,老宮女突然噤一下口,四下睃了睃,放低音量:
「聖上仁厚,瞧他對待自己兄弟,當了皇帝還特別縫製長枕頭、大被子,跟兄弟們睡一起,在大床上說說笑笑,各親王退朝後就一起飲宴、踢球、打獵、作詩賦,皇上也常參與他們……,賜三位皇子自殺的事,咳,全是李林甫助長了武惠妃的野心,還不就是,惠妃一心想讓自己兒子當太子?」
「武惠妃是武后的親姪女,美豔光照,聽說和則天皇帝年輕時候一個樣,有人還說更勝卻幾分,武惠妃一進宮,聖上立刻就冷落了趙麗妃、皇甫德儀,後來還為她廢了王皇后……。」老宮女眼神譎閃了一下:「王皇后後來死在冷宮……,大家都說她人好,但,各為各的主不是嗎?那時候,我伺候的是武惠妃。」
「三位皇子死後,武惠妃就得了狂病,一到晚上披著髮、赤著足,滿宮亂跑,口裡嚷嚷:『別靠近我,別靠近』,一臉恐懼,我拉不住她,拿她一點辦法也沒有,聖上召道士進宮作法,道士說有三條鬼魂血淋淋飄在宮裡,問了模樣,不就是太子李瑛、鄂王李涓、光王李琚?」
「行了,別再說了,宮裡禁止談這些是非」,總有大宮女過來制止,但老宮女不睬,半瞇著眼,燭影一個明滅,又繼續說:
「惠妃後來血崩死的,才三十六歲,進宮十七年。她死後,皇上悲慟想念不已,後宮佳麗數萬人,再沒一個能入他的眼他的心。咳,我告訴你,聖上不只仁厚,還是少見的多情。」
「說真的,開元這些年,可真是我這輩子最感到清寧的好日子,河清海晏天下太平的,多繁盛華茂的一片景象,反襯得聖上一個人孤單寂寞、落落寡歡。」
「所以,內宮給事高公公就開始下江南、走江北,為皇上廣選天下殊色美女——」
「可以了,姑姑,夜深了,宮裡禁說的,您是明白人!」這會兒,老宮女才甘願止住嘴,因為,這次發聲的是大宮女多嬌。
故事,今兒個止了,明兒個可以續;王朝,中宗表過了,還有睿宗。
但無論怎麼說,現下老宮女們最最愛說,重複性極高仍是一說再說的,還是要屬二年前,天寶四載的那一樁……
(摘自《長生殿》,三民書局出版)
作者簡介 石德華
慣擅散文、熱愛小說、很會教學,很多人請她演講,都談現代文學、說寫作方法,以及分享教學經驗,其實她超級喜歡文言文,很著魔於古典文學,非常會說故事。初期寫作題材多與校園相關,後期散文則是生活中的多元探觸,深細觀想,小說筆法細膩多變,近期從事經典古典文學改寫。曾獲第二屆梁實秋文學獎散文首獎,第二屆台灣文學獎小說首獎,民國八十五年獎勵教育人員研究著作獎。著有校園勵志散文:《校外有藍天》、《典藏青春與愛》、《青春捕手》;生活散文:《時光千噚》、《約今生》、《火車經過星河邊》;小說:《愛情角》、《西廂記》等。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