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場眾生相】總務科菜鳥

47

文/沐月
電話聲又響起,我明白,
身處事務紛雜的總務科,
須得「學些伶俐學些騃」,
菜鳥,總有一天也能飛得很好看。
下課後,學員忙著探詢彼此結訓後分發到哪個單位。我致電報到機關,對方謹慎地說明,報到當日方能知曉新進人員的派發單位。同梯聞言,打趣地跟我說,八九不離十是個包山包海的苦缺,才不願意先告知。
果不其然,我的職務在總務科,負責管理整棟大樓,從廁所、植物到工友,包山包海,無論是有生命還是無生命的。後來更發現,這職缺是大家口中的「樂透王」,人人揖手禮讓、敬謝不敏。
每天上班,我都得上演「跑女」的戲碼,衝上樓跑下樓,穿梭東西走廊,全區巡邏一遍,就怕之後被響不停的舉報電話追殺。樓梯間若有團絮揚塵,就得急叩外包清潔員處理;有時民眾餵養流浪動物,殘飯剩湯擱擺在大樓外牆,有礙觀瞻,清潔員也得出動;甚至流浪貓狗不定時在附近出沒,也成為我的工作範圍。
某一回,馬桶不通,臭水溢流到一樓大廳,當下堵水如救火,我拿起備用清潔工具,或拖或掃先將惡水阻流,再等待清潔員馳援。恰巧撞見的小寶司機揶揄說,十幾年來,擔任我這工作的管理人,沒有一個會去拖廁所,讓我心一揪。實是舉手之勞,怎麼成了他人眼中的「壞了規矩」?是否我應該學前輩們那樣高高在上,方合世理?
大樓的水管老舊,常見阻塞倒溢,夏天時,尿騷味自管道間回流至各樓層,舉報電話比冬天多出好幾倍。由於禁止使用香氛劑,我與清潔員決定,用加強巡掃次數搭配咖啡殘渣來消除異味。於是,休息室的桌上,堆晾著一丘又一丘的咖啡渣,而那由外而內逐層遞乾的殘渣,就好像我對公職的期待,在不停的電話鈴聲中逐漸褪色、暗淡。
除了每日層出不窮的環境問題,管理工友更是樂透王要面對的另一堵高牆。
工友們有「三大」——年紀比我大、人脈比我大、資歷比我大。相形之下,我初任公職,又無背景,總覺得他們輕易就能擊垮我。分派勤務時,工友們的藉口五花八門,總得三託四請才能成事。好幾回因湊不齊人手,我忍不住哭了,氣自己這個管理人有名無實,指揮不了他們。
人與事的雙重夾擊,讓我每天早上總是拖著腳步上班,擔心今天不知哪裡又會出狀況。而一面倒地稱許公職優點的家人們,全然不知公教環境今非昔比,好長一段時間,我的情緒跌落低谷,懊悔自己為何捨民企就公職。
幸而有主管好言相勸,要我莫輕易簽結放棄。加上科室裡有位同系的學弟,會在大小事上指導我,例如遇到同仁喪葬時,應如何與家屬溝通長官出席事宜,因為公祭順序象徵官場倫理,是公務員必須學習的職場禮節;並在暗中請託與他交好的司機與工友,多多關照我。
在學弟與多位工友的幫忙下,我才終於慢慢從人與事的層巒疊嶂中重拾自信,並認清,無論身在公家或民間企業,皆是勞心勞力,只因為還是個菜鳥,才會喊疼、覺得苦。
之後,經過每日細細觀察,我摸清了每位工友的長才與脾性。小寶司機口快心善,會提醒我這位置必得學會的捭闔縱橫功夫,而公平,是「喬」勤務的唯一原則;自己也學會因事擇人,遇到颱風過境,就找喜愛蒔花弄草的連木工,一起釘木樁、固定植栽;每三個月一次的歡送會,就請託手巧心細的晴姐與阿朱,或剪紙或壓花、掛彩帶,將蒼白的會議室布置得熱鬧繽紛,向退休人員送上溫暖與敬意。
電話聲又響起,我明白,身處事務紛雜的總務科,須得「學些伶俐學些騃」,菜鳥,總有一天也能飛得很好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