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學慧 慈悲照護漸凍病友

178

文/陳大謀
媽咪,您好不好?在那裡習慣嗎?有沒有遇見爸爸?
從小,我就很黏您,總喜歡躺在您的旁邊,摸您的頭髮,好順,很好摸,您告訴我一定是當初懷我的時候,螃蟹吃太多了,所以我的手才會跟螃蟹的鉗子一樣一直摸您的頭髮。高中的時候,早上您都會送我上學,還告訴我說:「媽媽順路,一點也不麻煩。」我們會在車上聊天,您告訴我不要花太多時間打籃球,到了大學之後再打。後來,一直到我上了大一還送我上學,我跟您說:「大學了,還讓媽咪送上學,有點奇怪,很不好意思。」於是,您帶著我買了我的第一輛摩托車。
以前,周末的時候,我喜歡陪您去市場買菜,到市場前有一家豆漿店,我們會在那裡吃早餐,您喜歡吃剛出爐的燒餅,我們會等新一爐的燒餅出來,吃脆脆、熱熱的燒餅夾著油條,配一碗鹹豆漿。市場裡好像每個攤位都認得您,他們會問:「老師,今天要什麼?」您都一邊微笑地打招呼,一邊把要買的菜請他們包起來。您做的牛肉麵很好吃,會放整顆番茄和洋蔥,跟牛肉一起燉,燉好後,湯喝起來甜甜的帶一點酸味,特別棒。
大眾第一 給人溫暖
我們去了很多地方旅行,我生病行動不方便以後,Kiki跟您去了更多的地方。您很喜歡在旅館吃著悠閒的早餐。因為您平常工作很忙,爸爸生病之後,更是忙著每天跟爸爸寫作,寫作的時候,您需要站著用注音符號板跟爸爸溝通,而且一站就要站一天,非常辛苦。看著您暫時脫離原本的環境,心情放鬆的吃著早餐,我也很開心。
您不只照顧我們全家人,對於漸凍病友來說,更是大家躲風避雨的「大樹」。不管協會大大小小多少活動,您都會參加。除了與熟悉的病友和家屬寒暄以外,還會特別關心新的病友和家屬,讓周圍的每個人都感覺到溫暖。因為爸爸的關係,您和佛光山結緣,之後,也擔任了台北道場教師分會會長和督導。您從不把自己放在第一位,想的都是大眾的事。認識您的人都很尊敬和敬愛您。每當別人介紹我是您的孩子的時候,我都覺得很驕傲!
從醫生診斷出您癌症復發轉移至全身多處,到離開,只有不到兩個月的時間,我還沒有準備好,您就走了。記得在剛確診時,我和Kiki跟您說:「以前都是您照顧我們大家,現在您生病了,換我們照顧和保護您。」媽咪,對不起,我沒有好好保護您,還讓您受這麼多苦。在這個過程中,我也看到您從剛開始的不能接受,到積極配合治療,再到後來選擇安寧,以及對於信仰更加堅定,我很想問您是怎麼做到的?最後一次到醫院看您,那時醫生告訴我們您可能晚上就要離開。您戴著呼吸器面罩,與病魔搏鬥,我很心疼和無助,Kiki把您我的手疊在一起,您的手還是那麼柔軟和溫暖。但是,我知道這是我們最後一次握手了。我的淚再一次止不住的流下來……
蓮友助念 面容安詳
因為和大家的善緣,有好多人來為您助念,嫂嫂告訴我,在助念儀式結束後,您的面容平靜安詳,嘴角上揚,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一位師父也告訴我,他平常從沒有感應,更沒有見過什麼瑞相,然而,那晚,他清楚的感應到您乘著一朵藍紫色的蓮花……
媽咪,謀謀好想您!您在我心目中永遠是那個美麗、端莊、很寵我的媽咪。我知道您會用您的愛繼續陪伴我們,我們也會帶著您的愛走下去!

2012年,劉學慧將先生陳宏出版的套書贈予星雲大師。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2012年,劉學慧將先生陳宏出版的套書贈予星雲大師。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劉學慧以注音板協助先生陳宏用貶眼方式寫文章。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劉學慧以注音板協助先生陳宏用貶眼方式寫文章。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劉學慧將漸凍病友當成家人。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劉學慧將漸凍病友當成家人。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圖/家屬提供、資料照片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