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中美南海競逐的最終結局

118

文╱徐宗懋(文史工作者)
美國國會通過國防授權法,在軍事上支持台灣自我防衛,明確禁止邀請中國大陸參加環太平洋軍事演習,美國也定期派出軍艦進入南海和台海海域。同一時期,美國提出投資印太地區一億美元的第一期款,主要在數位經濟、能源項目和基礎設施,以拉攏印度和南海國家,外界認為這與中國大陸的「一帶一路」互別苗頭,然而中國大陸如何反應呢?
首先,就跟經濟領域一樣,美國自己拉幫結派,把中國大陸排斥在外面,作為對方施壓的手段。這種作法必然迫使中國大陸另起爐灶,跟美國打對台。八月二日中國大陸已和東協國家達成南海談判的文本協議,同意共同探勘石油天然氣,定期舉行聯合軍演,且把美國排除在外。
等於是說,既然美國禁止邀請中國大陸參加環太平洋軍演,那麼中國大陸就自己聯合南海國家舉行聯合軍演,同時禁止美國參加。對美國而言,當然是極大的諷刺,美國要聯合東南亞國家排斥中國大陸,結果卻變成中國大陸聯合東南亞國家排斥美國。
其實更早中國大陸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亞投行),目的就是成立國際金融組織,以突破美國的圍堵政策,最近的「一帶一路」更擺明了要圈出自己的國際政經勢力範圍,美國要孤立中國大陸,結果變成中國大陸也要孤立美國。至於處於中美之間的各國如何決定本身的政策呢?答案在觀察中美兩國的行為模式和地緣政治。
舉例說,儘管川普政府拉攏東南亞國家,給予一億美元的投資,但川普一上台就喊出美國優先的口號,認為「跨太平洋夥伴協定」占美國人的便宜,讓美國人吃虧,所以立刻宣布退出。
換句話說,美國花了長時間說服各國成立的國際組織,被自己抹黑了,組織裡的成員國還被形容成「占美國便宜」,如此輕言寡信和翻臉無情的作法,看在東南亞國家眼中自然點滴在心頭,任何人都不可能再相信美國的任何承諾,更不可能成為美國的棋子,不然到時候突然被出賣,將是欲哭無淚。
至於一億美元的投資,更形同笑話,因為過去十年,就中國大陸對東南亞的投資規模而言,印尼高鐵由大陸承建,陸方銀行融資五十五億美元;在馬來西亞的鐵路、港口等基礎設施,陸方的投資額達三百五十二億美元;在泰國鐵路的投資是一百零六億美元,人工運河投資三百六十億美元;在巴基斯坦的港口投資四百六十億美元。這些都只是比較大的項目,其他還不把在非洲、中南美洲的大項目投資計算在內,就已經是天文數字了。
美國是世界第一經濟強國,提出的東南亞第一期投資居然是中國大陸的零頭都不到,不提就罷了,公開說出來真是笑話一樁,這也證明了美國國力根本不可能支撐在印太地區的經濟競爭。
為何美國如此在乎中國大陸在南海的經濟和軍事勢力擴張呢?原因是,二戰以後美國從大英帝國承接了世界第一強權的地位,尤其在海權上沒有一個國家能夠與美國抗衡,即使是前蘇聯也相去甚遠,從來沒有一個國家能畫出一塊海洋的勢力範圍,讓美國難以進入,這是二戰以後首次出現的世界局勢,所以美國才如此在乎。但以現在出現的中美兩國南海競逐的事態而言,美國競爭失敗退出此區域,只是時間的問題而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