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人間 56年前雅加達亞運談正名公投

12

文/蘇嘉祥(資深媒體人)
再過十天,第十八屆亞運要在印尼雅加達、巨港開幕了;最近在東亞體壇發生很多事,和我們中華民國、台灣有關,事實上回顧歷史,我們在國際體壇處境並不是順心如意,一路走來的跌跌撞撞,但是公道自在人心。
今天我們的亞運代表團已經在左營國訓中心集訓多時,蓄勢待發,今年全團職隊員達七百三十八人,光是選手就有五百八十八人,是亞運史上最龐大的一次,先遣的體育官員已經在八月一日出發,提前赴印尼處理參賽事宜。
但是,大家還記得嗎?在五十六年前的今天,也就是一九六二年這個時候,我們中華亞運代表團在出發前十天,都還沒有收到第四屆雅加達亞運的簽證。
那是亞運七十多年歷史最醜陋的一次,中華民國體育協進會是亞洲運動會的發起人、亞運聯盟的常任理事國,但是雅加達亞運組織委員會,居然將一疊空白紙身分證明寄給中華民國奧會,代表團長閻振興眼看無法率團參加亞運,只能在台北開記者會抗議印尼違法亂紀。
那一屆雅加達亞運的開幕典禮上,中華民國名牌的後面是一面黑色的旗子,已經在第二屆、第三屆亞運拿下十項全能、跳遠金牌,體能在顛峰的楊傳廣未能在印尼華僑面前再展雄風。這一屆亞運被蘇聯、中國大陸牽著鼻子走,國際舉重總會、南韓田徑隊都杯葛這屆亞運,國際奧會(IOC)以印尼違反憲章,不准印尼參加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四年後的第五屆亞運,中華民國又恢復參賽。
一九六二年的時空環境和現在不一樣,當時的印尼一窮二白沒錢辦亞運,事事任由蘇聯頤指氣使;當時由蘇聯出資蓋的八萬人體育場到現在還在使用,本屆亞運開幕典禮主運動場,就是那一年的開幕典禮主場。當時中華民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亞運聯盟發起人,但是仍遭遇非常沒有禮貌的待遇。
上個月我們在台中承辦第一屆「東亞青運」資格,也突然被東亞奧會(EAOC)投票表決後取消,這是我國繼二○○九年承辦高雄世運、台北聽障奧運,二○一七年台北世大運後,另一次承辦奧林匹克級運動會,國人無不充滿期待;許多十八歲以下的台灣青年選手已經在左營國訓中心展開集訓,他們都希望在國內父老面前爭金奪冠,揚眉吐氣;被取消的消息傳出全國譁然,青年運動員更是沮喪到無以復加。
平心而論,這一次台中市的東亞青運資格被取消,和五十六年前我們無法參加雅加達亞運一樣,都是體育受到政治迫害,嚴重傷害到我國運動員權益; 只是這一次台中青運事件的肇事者,是我們一些不懂國際體育,又不作功課的「台灣正名工作者」,他們誤用了體育運動會的功能,也忽視了國際奧委會的憲章,試圖將二○二○東京奧運作籌碼,發起「正名公投」連署,連署理由甚至臚列「以TAIWAN之名參加所有國際運動組織及東京奧運」,這種手法和五十六年前的印尼沒有兩樣。
國際體壇有嚴正的規律章法,禁止以政治手段干預體育;在政治上有不同理念的人士,可以在其他場合宣揚自己主張,但是不應該在純真和平的運動會場,否則都會遭致世人的鄙視。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