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48

28

文/星雲大師
在外國有不少的滿腹經綸文章的我國佈教師,談學問、談道德,均屬上乘。有志弘揚佛法的人們,趕快學外文吧!佛教,今後是國際性的,唯有通曉英文的人,今後才能向世界上宣揚佛教!
彌陀學校與廣洽法師
我們昨天訪問過的簷葡院,院主廣洽法師也是龍山寺的住持,他是新加坡一位有實力的人,尤其對於教育、慈善方面最為熱心,為當前新加坡最得人望的長老之一。今天,我們又來訪問他主持的龍山寺,以及參觀他辦的彌陀學校。彌陀學校,就在龍山寺的隔壁,辦得很成功,成績很好,獲得各界的佳評。學生人數約在千人左右,我們去參觀的時候,看到每間教室均刻有樂助建築者的芳名,大都是新加坡和馬來亞各法師捐建的。廣洽法師任該校的監理員,約相當於台灣私立學校的董事長的職權。
彌陀學校的教室與教室之間,排列得相當整齊,一共有四層樓,從遠遠望去,巍然聳立,很是壯觀。
當時學生雖還在暑假期中,但他們猶聚集許多師生,列隊唱歌歡迎。
廣洽法師又招待我們在學校隔壁龍山寺裡用了一頓豐富的晚餐,監院廣淨法師也穿梭其間,熱忱的招待我們,在這裡真應謝謝他們。
吃過晚宴以後,訪問團中有的人去佛教總會演講,有的人回到毗盧寺休息。我在佛教總會坐了一會,因為今晚沒有我演講,畢俊輝居士說先送我回毗盧寺。雖然是才晚上八、九點鐘,乘車在荒僻的路上走著,想到新加坡綁票之多,治安之差,我雖不怕什麼,但在路上總難免有陰森森的感覺。
1963/8/6
光明山普覺寺
佛教界在新加坡最得人望的應首推宏船、達明、廣洽、及本道諸位長老法師。今天早上我們要到光明山普覺寺去訪問。幾天以前,我們就聽說光明山普覺寺宏船長老所主持的道場,是當前新加坡一個最興隆的佛教道場。每月兩次法會,每次法會總有數千人參加。今天得這個機會,能夠來到這裡訪問,實在很高興。
在前往普覺寺的途中,我們特地還到蓬萊寺去拜訪住在這裡的印實法師,印實法師是印順法師的師弟,數年前我們在台灣就曾見過面,今天又能夠有機會見面,著實興奮,難怪與他一攀談起來,更倍覺親切了。
光明山山上土地相當廣闊,山雖不高,氣勢卻非常雄壯,我們登到山上以後,便有一個豁然開朗的感覺。
最奇特的是供奉在大雄寶殿的佛像,微微傾斜,據說是由於這裡風水的關係,故意如此置放的。宏船長老對於風水方面,很有研究,也許因為這樣,所以促成他的道場如此興隆吧!
午飯時,我們在這裡吃春捲,雖然暑天正熱,汗如雨淋而下,但是我們還用了熱氣騰騰的火鍋所煮的菜湯一起吃,吃起來真是「火上加火」,但非常好吃。在台灣我吃過許多次的春捲,卻比不上這裡的味道可口。奉勸諸位:以後在熱天吃春捲時,別忘記要跟熱氣騰騰的火鍋菜湯一起吃,就知道他們這種吃法實在不無道理。
靈峰菩提學院
飯後我們應林達堅居士的邀請,前往靈峰菩提學院休息。靈峰菩提學院是圓寂在台灣的第一位肉身菩薩慈航法師在新加坡的道場。
慈航法師不論是在台灣、在新加坡、或馬來亞,對於佛教的貢獻都很大,桃李也多,到處給人讚揚、懷念、和尊敬;直到現在還是一樣。
靈峰菩提學院,現在是由林達堅居士負責管理,竺摩法師在這裡曾擔任導師,聽說不久要將靈峰交由演培法師管理,以演培法師的領導能力,將來定能有更大的進步。
接連靈峰菩提學院的「法施林」,是由林達堅居士布施出來給竺摩、性仁、松年三位法師居住的,顧名思義,「法施林」的名稱,可能就是由此而來。
當我們去拜訪「法施林」的時候,正在生病的松年法師扶病出來歡迎我們。松年法師,以前曾到過宜蘭,我們見過面,前天晚上,我曾特別抽出時間來探望他的病,他現在深入書法三昧,他告訴我本想寫些字送給我,但因病中無力,只有留待他日,對他的盛情,我感謝不已。性仁法師也富有熱忱,艱苦的維持道場。
英文佛教會
上午我們在普覺寺參觀的時候,有一位法樂比丘,他是福建人,很誠懇的邀請我們飯後到他所創立的英文佛教會參觀。
這位中國籍的法樂比丘,國語不會說,但英文程度卻相當好,也許這個佛教會,是因為這樣而命名的。
這個佛教會辦得很好,可見今後要在國際上弘揚佛教,外文的訓練非常重要。在台灣偶爾也有訓練佛教佈教人才的機會,我想對於英語這一方面,應該特別注重。
在外國有不少的滿腹經綸文章的我國佈教師,談學問、談道德,均屬上乘,可惜英文不流利,本地語言又不佳,說起話來,雖然手腳並用,也不能把自己心意完全表達出來,因此所收的效果,便要大打折扣,實在可惜。
有志弘揚佛法的人們,趕快學外文吧!佛教,今後是國際性的,唯有通曉英文的人,今後才能向世界上宣揚佛教!
自度庵.大覺寺
接著我們到自度庵參觀,自度庵是由年高德劭的宗饒長老所主持的道場,可惜宗饒長老在數日前已經圓寂,我們來時只能瞻仰到他的舍利遺骨。
這裡的住眾很多,目前在新加坡女子佛學院念書的學生,大多數均住在這裡。我們去時,住眾們全體列隊熱烈歡迎,場面非常感人。
自度庵的現在負責人是達賢大德,這位老菩薩非常發心,他曾領導數十位老太太回到大陸上朝禮過佛教四大名山,我請他有機會到台灣來觀光,他對台灣的風光,非常嚮往。
我們吃過了他們準備好的點心後,就到宗饒和尚的舍利前去禮拜。拜罷起來,達賢大德拿了紅包,分給我們一人一個;我們原來不好意思接受,後來聽說這是規矩,便照收不誤了。
從自度庵出來,轉往大覺寺,中間未曾停留片刻。大覺寺是志航法師的道場,他的中文很好,訪問團來到新加坡、星洲歡迎籌備會英文祕書是畢俊輝女士,中文祕書即是志航法師擔任。他的行書非常好,對於佛教文化事業的推進,也有很大的貢獻。寺中成立有佛經流通處,供應僑胞的精神食糧,有不可磨滅的功勞。
我們去參觀時,所看的佛經法物甚多,雖然規模不大,但有這麼多的法寶,就已經足夠我們留下深刻的印象了。
臨走的時候,朱斐居士對我說:「大覺寺覺人,自度庵度他。」是很好的對聯。
(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