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月主題徵文──夏日】人鳥大戰

3

文╲黃如輝
夏天在溫室裡工作累了,騎腳踏車回技工室休息時,我會學著京劇《空城計》中羽扇綸巾的諸葛亮憶唱「吾本臥龍岡散淡的人……」當來到技工室外的南洋杉下,便改詞哼著「小子本是農改場務農的人」自我調侃。
六月底溫室蘆筍進入重整階段,吃完午餐,入西周學堂見周公為下午儲備體力。酷暑熱浪襲人,但圍牆外卻是稻浪陣陣,隨著夏風喜作日光浴。至此,顧不及睡意正濃,八掌溪畔的戰爭就此展開。
熟悉的老農機車聲由遠而近,機車雖老,速度不過三十,日頭下卻拚了命的發出「滄桑又奔放」的破喇叭降,警告著電線桿上以及潛伏四處虎視眈眈的眾鳥,廉頗雖老但「護稻」之心絕不容許挑戰與懷疑。隨著稻浪級數加強與附近稻作採收,眾鳥與老農的田間衝突更加劇烈。
老農將防禦火力從「喇叭」,逐漸加強到定時「鞭炮」:鷹揚長空的「笛子炮」,到平地一聲雷的「沖天炮」,最後「震天雷火箭」上場,便睡意全消了,日頭下老農揮汗,指揮眾家炮兵輪番上陣,足見戰事狀況之激烈。
眾鳥也絕非等閒之輩,戰況稍減,便以游擊戰方式突襲稻田;若戰況膠著,則改「運動戰」以「圍點打援,敵進我退」方式擴大戰果。老農有時會對著電線桿上的群鳥「曉以大義」,宛若「空城記」中「諸葛亮與司馬懿」的交手劇情。
這場人鳥大戰一直到裝甲軍團「割稻機」的出現才轉變,一陣風雷割金,稻穀瞬間成為老農戰利品,老農不忘將掉落地上稻穀掃好集中,轉頭對著電線杆上惆悵的眾鳥展示「天公伯所賜」的禮物,太陽見證了和平終戰,高興著散發熱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