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自覺】妳活在什麼樣的故事裡?

0

文/河合隼雄 譯/林暉鈞
現代的女性,要生活在什麼樣的故事裡?這是不容易回答的問題。在這個自我得到確立,以科學技術為武器來面對世界的近代,事實上有許多的可能性。
生活變得非常便利而豐裕。人們相信即使沒有神,人類也可以充分享受此世的樂趣。然而現實卻不如人願。為了維持便利而豐裕的生活,人們變得極端忙碌,不知為什麼總覺得煩躁不安。一直想找個人或找件事情來爆發怒氣──事實上,有些人真的這麼做。
以女性來說,特別是在歐美,長期處於父權體制之下、努力生活在現代的女性們,不但取得了「父權的意識」,主張自己有能力和男性擔任同等的工作,而且身體力行。然而,特別就是在這一點上獲得「成功」的女性們,開始更進一步深入思考。
榮格分析師佩蕾拉這樣說:「我們這些在社會上獲得成功的女性,幾乎一律是『父親的女兒』──也就是說,非常適應男性本位社會的女性。長久以來,我們一直排斥過去我們所擁有的女性特質的本能,以及能量模式。同樣地,文化也以趕盡殺絕的方式強奪、傷害我們的本能。」
「父親的女兒」的危險性
佩蕾拉指出了現代女性成為「父親的女兒」之危險性。然而,這所謂「父親的女兒」究竟是什麼意思?如果說那是受到父親強烈影響、特別受到父親寵愛的女兒,紫式部說不定是其中的典型。
根據《紫式部日記》記載,小時候父親教導她的哥哥漢文典籍,她只是在一旁聽著,卻比哥哥更能理解。父親因而感歎:「可惜!妳不能生為男兒之身,真是何等不幸!」這是相當有名的故事。現代的日本還是有這樣的事情。
但是,佩蕾拉所說的「父親的女兒」,指的是超越個人親子關係的「父權制的女兒」。也就是說,在美國那樣的父權社會中獲得成功的女性。她所說的「父親的女兒」雖然是社會上的成功人士,但並非像瑪麗蓮.夢露那樣,受到父權社會男性喜愛而成功的女性,而是與男人們競爭而獲得成功的女性。
佩蕾拉表示:「父權制的女兒,與母親的關係淡薄。」她們對母親或母性,感到嫌惡與排斥。因為她們覺得,要是不自覺地接近母性,就會被套入侍奉男人的角色,自己的「個性」會遭到破壞,因此她們有意地脫離母親獨立生存。但是突然回過神來,卻發現自己完全被父親與丈夫的價值觀所綑綁,被迫以自己的生命實踐「父權」,已經搞不清楚「原來的我」究竟是什麼,而受到強烈的不安侵襲。
當然,不是所有的「父親的女兒」都走著同樣的這條路。人有各式各樣的路,哪一條路比較好,很難說。即使在現代,也有人活在母女結合的故事中。假設有人扮演「父親的女兒」而過著幸福的一生,也並不奇怪。但是如果對於自己活在什麼樣的故事之中,和其他人的故事有什麼不同,能夠有所自覺,那麼人生不但會變得有趣,也比較不會為他人帶來麻煩吧。
在眾多的故事中,自己遵循著哪一個故事活著?對於這一點沒有自覺的人,經常相信只有自己所活的故事才是「正確」的。如此一來,這個人的幸福程度愈高,身旁的人就愈辛苦。
回到原來的話題。佩蕾拉主張的是,雖然女性認為自己在現代獨立行動、獲得成功,卻在無意中察覺到自己其實隸屬於「父親」,與身為女性的本質性存在處於斷絕的狀態,因而為不安與焦慮所苦。
就像希臘神話中的雅典娜,雖然光輝耀眼,卻都是照著父親宙斯的意思行動。雅典娜是十足的「父親的女兒」。因為,她是父親生下來的女兒。在希臘神話裡,她是從宙斯的頭部,穿著一身盔甲、嘶吼著誕生的。
如果將「父親」視為社會規範的體現者,那麼「父親的女兒」可以說是順應著社會的規範與期待而生活的女性。以佛洛伊德的話來說,就是具有極度強大的超自我(super ego)的人。對這樣的女性來說,生存態度隨隨便便的男性,令她們生氣。有時候她們發現自己的父親也是這樣的人,父親就會成為她們攻擊的對象。所謂「父親的女兒」的「父親」對她們來說,並不是生物上的父親,而是精神上的父親。
現代日本的社會規範與期待,本身就不斷變化,加上「做給人看的門面」和「內心的本意」分裂的文化習慣,「父親的女兒」也很難掌握「父親」的樣貌,因此吃盡苦頭。舉例來說,有一位很會念書的女性,符合父親期待進入一流大學就讀,本人也非常高興。然而就在她想要繼續就讀研究所、成為研究工作者的時候,卻遭到父親的強烈反對,因而大惑不解。
從過往的經驗來看,這位女性理所當然地以為父親會滿心歡喜地支持她。然而父親的反應,卻和她所預期的相反,表示「念了研究所,就沒辦法嫁人了」而激烈反對。她不知所措。
如果「嫁人」是最重要的規範,父親為什麼要鼓勵自己致力於學問?為什麼要告訴自己,一流大學是人生的目標?如果知道父親首要的規範是「嫁人」,自己就不會像傻瓜一樣念書了──這是她的不平與不滿。
以舞台劇來比喻的話,就好像她做好了充足的準備,正要上場扮演消滅怪物的英雄時,突然被告知「你的角色是被怪物俘虜、等著被英雄拯救的美女」。「原先講好的不是這樣!」她忍不住怒吼。就算是「父親的女兒」,要是父親的方針搖擺不定,也是無法忍受的。
(摘自《源氏物語與日本人:女性覺醒的故事》,心靈工坊出版)
作者簡介 河合隼雄(1928-2007)
出生於日本兵庫縣,畢業於京都大學數學系。1962年赴瑞士蘇黎世榮格學院學習,是第一位取得榮格分析師資格的日本人。持有世界沙遊學會執照,為該會創始人之一,也是日本沙遊治療的主要推動者。曾任京都大學教育學院院長、國際日本文化研究中心所長、日本文化廳廳長、日本臨床心理醫師學會會長、京都大學榮譽教授等職。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