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暖化】動物首當其衝

11

文/朱莉雅
地球暖化不但煞不了車,甚至各地愈來愈熱,北歐等國及西伯利亞等地,位於北極圈內的土地,今夏氣溫高達攝氏30~32度,高出極圈夏日均溫17度的紀錄極多,更加速冰架溶解速度,讓許多生物幾乎活不下去,或形成混亂失序的狀況。
其中,原本處於食物鍊頂端的北極熊,因為冰山快速溶解,不得不走更遠的路去找尋食物餵飽自己或小北極熊,導致絕大多數的北極熊都處於空前瘦弱和營養不良中,甚至餓死後只剩一張皮。
豎琴海豹半數夭折
位於高緯度的加拿大,保育人士從十多年前,便大力呼籲政府應停止獵殺海豹的傳統活動,以保育瀕臨絕種的豎琴海豹(又稱「北極海豹」)。但近年,即便加拿大政府已大量減少獵殺額度,北極海域水溫持續上升、冰層萎縮,相當不利於海豹繁殖,保育人士估計,每年約有半數約五十萬頭小海豹,在來不及長大學會游泳前(通常需要四周左右),就遭到海水滅頂,溺水淹死。
保育專家指出,原本海豹會在每年二、三月,在厚厚的冰層上築巢,但近年海豹主要聚集地區只有融雪或破碎冰塊,薄薄的冰層根本不足以支撐新生的小海豹,導致小海豹大量夭折。專家警告:北極海豹是全球暖化下,首種已知大量死亡的哺乳類動物,而同樣面臨困境的哺乳動物,還包括北極熊和海象。
兩極動物命運未卜
另外,網路上最近流傳一段影片,一群漁民看到有一隻動物被困在一塊漂浮的冰山上,趨近一看發現是一隻俗稱雪狐、白狐的北極狐。牠可能是因為追捕獵物到冰山後,卻面臨冰山從冰原斷裂成浮冰,漂浮海中後退無路,急得在載浮載沉的冰山上慌亂打轉。
幸運的北極狐在漁夫的協助下,最後野放於極圈土地上,但相對的,南極企鵝可能就未必如此幸運了,因為據動物學家觀察發現,由於全球持續暖化,南極海域溫度不斷升高,南極大陸不斷融冰,不但威脅企鵝生存,還逐漸吸引鯊魚到這裡覓食,專家們憂心:南極海底的珍貴生物,很可能就此絕種。
暖化帶來空前浩劫
動物學家指出,南極大陸長年冰雪覆蓋,攝氏零下幾十度的刺骨寒風,為企鵝創造了最佳生存環境,而在這片冰雪大陸的下面,更是住著各式各樣的珍奇生物,這些行動緩慢的無脊椎軟體動物,一直是南極海底的主要生物,然而隨著地球暖化,陸上的企鵝和海底的珍貴生物都將面臨生存危機。
如果南北極的冰雪融化,企鵝將被迫長時間待在海裡;沒有足夠陸地保護的海豹,只能虛弱地在浮冰上遭受殺人鯨圍捕;此外,暖化之後的南極海水將吸引不速之客鯊魚游進南極海域,瘋狂獵捕軟殼海底生物。
冰河遺孑存活日艱
事實上,全球暖化早已造成南極氣候巨變,近年南極變得雨多、雪少,嚴重威脅企鵝繁殖,初生的阿德利企鵝因羽翼尚未長成,絨毛不能防水,數以萬計的企鵝寶寶在寒風中凍死。南極有一小島上的阿德利企鵝,前年春天因為食物難尋,幼雛全數凍死餓死,去年也僅存活兩隻,企鵝悲歌連科學家也無解。科學家相信,若暴雨氣候持續,阿德利企鵝數目恐將減少八成,十年內可能絕種。
此外,台灣高山上有一種冰河時期遺孑山椒魚,必須生長於海拔二○○○公尺以上,潮溼冷涼、開闊環境的石頭下,原本就因為棲地不連續、登山客打擾,列為台灣紅皮書「極度瀕危物種」,近年加上全球暖化衝擊,生存條件備加艱困,已一年找不到五十隻了。
族群登高海拔求存
比恐龍還早演化出來的山椒魚,是少見的地球活化石,牠們喜歡低溫潮濕的環境,位於亞熱帶的台灣,本來不是牠們理想的棲地,但由於台灣有中央山脈連綿高聳的山林,因而成為山椒魚在北半球分布的最南界,主要分布於南湖大山周圍,觀霧、阿里山等地也有零星族群。
全球暖化對山椒魚最主要的影響,是氣候異常導致降雨強度大幅提高,讓山椒魚生存的高山陵線常常遭受山崩或土石流的威脅。此外,全球暖化常帶來的暖冬或乾旱,也可能讓高山雪水不足以為繼,斷了山椒魚生存的命脈,所以台灣山椒魚研究團隊意外發現,山椒魚群族有上移到三○○○公尺高山的趨勢。
暖冬打亂生物時鐘
除此之外,英國刺蝟保護協會從十多年前冬天,就接到民眾紛紛打電話告知:「刺蝟似乎忘記了冬眠,原本該進入冬眠的小刺蝟,如醉漢般地亂跑。」該會分析,由於天氣過暖,十二月的倫敦還可以只穿領口敞開的單衣,小刺蝟難以進入冬眠,而這將導致小刺蝟無法蓄積能量長足體重。
對動物來說,不尋常的暖和會帶來麻煩,特別是原本生物時鐘應該冬眠的動物,若不能順利冬眠,就會在體溫過低、精神不濟的情況下,開始發抖,變得步履蹣跚,過度消耗體力。動物慈善機構不得已只好收養一大批小刺蝟,發現牠們都因為沒有冬眠而體重過輕。慈善機構先為牠們保暖,餵一點貓食,等小刺蝟體重略為增加,再放到野外去,讓牠自己準備過冬。
冬短夏長習性改變
此外,國際自然資源保護聯盟(IUCN)提出的「紅色名單」研究報告指出,由於全球暖化,一萬六千一百一十九種動植物目前正瀕臨滅絕,主要是由於自然棲息環境惡化所導致。這些物種包括河馬、沙漠瞪羚、數種淡水魚和地中海花卉。此外,受暖化的影響,熱帶昆蟲、加拿大海豹、北極熊等動物,都可能面臨滅絕的危機。其中,熱帶昆蟲甚至被認為更先於北極熊滅絕。
更有一說,全球暖化使得夏季增長,冬季縮短,候鳥的季節性遷徙也跟著改變,熊類、蛇類的冬眠習性也產生變化,甚至多達三分之一的動植物瀕臨絕種威脅,包括:水獺 、雪豹、大山貓、貘(包括馬來貘及美洲貘),雲豹、綠蠵龜。另外,暖化使得動物原有棲地環境改變,目前已觀察到魚類、蝴蝶出現隨溫度變化遷徙的現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