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作家】劉兆玄 享受寫作樂趣

28

文/郭士榛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以「上官鼎」筆名寫了一本書名為《阿飄》的小說,聽聞者莫不免驚嚇、好奇,溫文儒雅的劉前院長會寫驚悸鬼怪小說?在劉兆玄的說明後,才知《阿飄》是本科幻小說,其中還有時下流行的穿越劇情,這一穿越就帶著讀者回到二千年前的漢朝,而《阿飄》卻是來無影去無蹤的外星人。劉兆玄說,他寫此書,真正想探討的是當今民主政治困境,也許外星人取經後,能在外星球建立更理想的制度。
現職「中華文化永續發展基金會董事長」的劉兆玄,自從公職退休後,並沒有想過會再提筆寫作,但在因緣際會下,自二○一四年起,每年都會出版一本小說,像是浩浩湯湯共五冊的《王道劍》,寫明朝建文帝下落之謎;二○一五《雁城諜影》,重構國民政府戮力抗日本事;二○一六《從台灣來》則是受電影《大敵當前》啟發的諜報小說;他表示:「最近的四部小說,第一部寫六百年前,第二部寫抗戰,第三部寫索契冬季奧運,時間愈寫愈近,第四部就自然放眼未來,想以科幻為題材。」
寫小說的偶然必然
「四本書有偶然發生,但也有必然完成,一年一本長篇小說,沒有偶然就不可能發生,像是《王道劍》就是偶然發生的事,有一年到福建聽聞當地文史工作者說的故事,「我每天都會寫下聽到的故事,再加上自己想像的內容,回家後沉澱一段時間,即完成此書。」劉兆玄說,這給他很大的驅動力,促使他達成每年創作一部小說的目標。
至於必然發生的事件,就如同他寫抗戰小說,當時劉兆玄在文化總會任職,正逢抗戰七十周年,想以文化角度紀念抗戰七十周年,文化總會拍攝紀錄片《冲天》,讓民眾了解抗戰時空軍所做的努力,而劉兆玄也想到自己應寫部有關抗戰的小說,於是二○一五完成《雁城諜影》,這就是必然發生的時間點。
劉兆玄表示,《阿飄》一書也應是必然要完成的書,過去四本小說他都是一氣呵成,但《阿飄》卻無法一口氣完成,他指出,過去曾任政務官七、八年,看到國家發展的情形,近年又看著美國的發展,深受衝擊,劉兆玄認為,無論台式、美式的民主都走入了困境,因而他思考如何呈現這模糊想法,他認為首先得要有故事性,再來要有具穿透力的觀察,才能藉其眼傳達台美的政治墮落與困境。最後他設計出從外星人角度觀察地球文化變化的科幻架構,好讓情節不合理處變得合理,也提高閱讀趣味。他認為,民主必須有強大的中間力量,否則容易兩極化;若取得權力,更應節制使用,否則就會變成濫用,造成兩極更加激化。
加入豐富天文知識
為了完成《阿飄》這本書,劉兆玄花了大約五個月時間,過程是想到什麼就寫,將場景切成一段一段,最後再將這些片段連接而成,「近年寫的數本小說中,《阿飄》的劇情出入、轉折、場景人物出現的舖排和前幾本很不一樣,故事發展很有意思。」劉兆玄說,小說中和政治有關的部分似是而非,不是每件事都如同新聞報導般發生,是集政治諷刺與科幻穿越於一書。「把不合理之處寄託在合理之中。」劉兆玄如此定義這本類科幻小說。
寫科幻小說必定要有豐富的天文知識,劉兆玄表示,《阿飄》是他首部超越歷史武俠、科幻與政治交織力作。書寫從地球到虛構的「塞美奇晶」星球,以人間的二千多年是星球的二十多年相對照,為了書寫出有臨場感的星際故事,他除了在網路上收集資料外,甚至受邀到大陸貴州,實地參訪所謂「天眼」的巨大天文望遠境,「至於書寫太空中的科學知識,都是依現在的天文、星際知識和經驗,再擴充想像力。」劉兆玄說,雖然這些天文科技目前尚沒有,但期待未來有可能開發出新科技。
無論何時享受當下
《阿飄》故事背景源於漢朝時,來華取經的外星人化身司馬遷小妾隨清娛,因與司馬遷生情被抓回,但漢朝體制也因此生根外星球;二十多年後,外星球派來司馬遷的外星人兒子司馬永漢赴台美觀察,好再改善體制,司馬永漢卻觀察到各項問題。劉兆玄說,他一直很欽佩司馬遷,司馬遷又是史典代表,隨清娛則僅列名野史,正好讓他能自由發揮。
劉兆玄說,這部小說是沒有王道的王道小說。《阿飄》書中,順暢白話文加上現代人少用的文言文,結果寫出的小說卻通筆流暢,「小說中有些詩詞是自己記憶中的內容,但有些則是為符合劇情,自己創作的詩詞。這些都是學習的累積。」
小時候由於母親重視古文訓練,通常利用寒暑假為他加強,多年累積的生活經驗,劉兆玄認定,孔孟之學對於人生經驗大有幫助,他感覺現代人不重視古文教育,甚至要斷絕文言文是很不理智的決定。曾從事教育工作的劉兆玄承認,現代人學孔孟之學和文言文,應改變傳統教學方式,要以現代生活方式來詮釋,才可吸引新生代的興趣。
劉兆玄一生頭銜眾多,從博士、教授、部長、校長到院長,現在回歸到作家書桌,劉兆玄說他一生最後最會被記住的,恐怕還是他筆下的作品,但不論處在人生的哪個階段,扮演什麼角色,他都享受其中。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以「上官鼎」筆名寫了一本書名為《阿飄》的小說,聽聞者莫不免驚嚇、好奇,溫文儒雅的劉前院長會寫驚悸鬼怪小說?圖/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前行政院長劉兆玄以「上官鼎」筆名寫了一本書名為《阿飄》的小說,聽聞者莫不免驚嚇、好奇,溫文儒雅的劉前院長會寫驚悸鬼怪小說?圖/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上官鼎(劉兆玄)在貴州天眼現場速寫,中間那顆小不點就是《阿飄》小說中的饋源艙。圖/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上官鼎(劉兆玄)在貴州天眼現場速寫,中間那顆小不點就是《阿飄》小說中的饋源艙。圖/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同樣擔任過行政院長的毛治國(左)出席道賀劉兆玄新書出版。圖/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同樣擔任過行政院長的毛治國(左)出席道賀劉兆玄新書出版。圖/時報文化出版公司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