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樵言悄語】天空與海的對話

17

文/吳孟樵
既然我喜歡鷹,為何我不是鷹?鷹愛吃肉,而我不愛吃肉呀……於是我想像有隻鷹,揚開大翅膀,信心昂揚、美麗優雅地飛,輕盈地在海面跳舞,海,綻放比101更為燦爛的色澤。就在此時,我轉化為鷹,是愛吃蔬菜的鷹……

飛躍
揚起
落下

圓圓

彎彎
當風喚醒樹梢的葉子搖呀搖,我的頭也跟著輕輕晃起、身子似乎也如鳥翼展翅飛向樹枝,找到原本屬於我的巢穴、屬於我在天空輕舞的彩紙。當我展翅滑過之處,隨著我的心念與環境本身揉合為適合的色澤。
台北市地標101,一周七天,隨著周日為始至周末,分別在夜晚點亮紅橙黃綠藍靛紫。看著當晚亮起的顏色,即使忘記身處周幾,只要在手指頭或心版上數著七種色彩,就可瞭然。傍晚起,天空真美,雲層進行著日與夜的交班,雲朵的變換是多層次的,且幾乎每秒置換著,一層又一層。一至夜晚,101點上燈,一層層同色的燈光亮起,每晚的色澤感隨著雲層與氣溫,形成不同的「亮點」。
從前,並不喜歡這建築物,感覺很突兀,燈光也未必吸引我,但多回以手機拍攝任何一角可以拍攝得到101的夜景時,幾乎震懾到我的視覺感受,繼之是心靈感受,再又之是陷入手機中的景致,如詩如畫如風景明信片。於是,抬頭;於是,舉起手機;於是,凝視;於是,驚歎;於是,沉醉。這些動作都是我,隨之,我的腳步變得更輕盈,步與步如快速的飛天梯,往上滑。步與步之間,不再是節奏關係,而是時空的微妙融入。
鳥,喜歡鳴叫。我只有對能談得來的人嘰嘰咕咕地談,談興可以很濃,也可以無語地以心傳言。某些鸚鵡會說話,爸爸家有兩隻鸚鵡,名叫小乖乖與小甜甜。其中一隻很活潑、愛說話、愛觀察人、愛與人互動,小眼珠子咕嚕嚕地看著人。爸不在以後,牠倆的下落呢?習慣日後的生活嗎?
多數鳥類的羽毛鮮麗多姿,絲綢緞帶似地惹人遐思。哎呀,這下,才思索著:貓頭鷹也是鳥類,曾看過鄰居在陽台院落養了一隻貓頭鷹,縛著貓頭鷹於鳥類的角架上。貓頭鷹有個方方大大的頭、好大好大的眼瞳,在漆黑裡,見著牠,會嚇一跳吧。之後,我卻無法不被貓頭鷹吸引。黃春明有篇極富創見的小說《貓頭鷹 VS. 鷹頭貓》,多麼豐富的寓含。聽黃春明老師聊天時,親自念起這篇小說,更好聽哩!而小熊維尼故事裡,在他們居住的森林,被喻為最博學的就是貓頭鷹。
這是夜的聯想,再來談蝙蝠。黑色,也是大眼睛,夜間飛行,只在白天倒掛著睡覺。蝙蝠不是鳥類,是哺乳類動物,唯一會飛的哺乳動物。多數人看到蝙蝠會怕吧,牠們喜居潮溼陰暗處,於是,吸血鬼形似蝙蝠。
憶起少年時,我家冷氣有異狀怪聲,是蝙蝠!不知媽媽哪來的勇氣,徒手抓住躲在冷氣機裡的蝙蝠,繼之,放生,讓蝙蝠外飛而去。倒是,蝙蝠怎會住進冷氣機的防塵網呢?一直是個謎!
而我最喜歡的蝙蝠是DC漫畫改編為電影的「蝙蝠俠」。他出生富貴,童年親眼目睹爸媽被害,於是,他成為他居住的罪惡之城的正義之士。居住在洞穴中研發各種機關,在夜裡打擊罪犯。飾演過蝙蝠俠的演員裡,我最喜歡的是克里斯汀.貝爾,他具有憂鬱、孤冷、神祕的氣質;而更具神祕感,不易親近,又展現極大魅力,即使年歲日增了、即使背稍駝了,依舊耀眼的是丹尼爾.戴.路易斯。他是我心目中可以演陰暗角色,陰暗並不代表是負面或是陰險,而是難以猜解(可不是拆解喔)的人物,永遠有著鷹一樣銳利的眼神。
老鷹,看來「很不美」,卻是鳥類裡,我最為喜歡的。飛得高遠,飛降而下獵物的姿態快速且犀利精準。曾看到一隻保育類的鷹,據附近的居民說,牠常出現哩。牠現在還在嗎?還好嗎?在城市生活辛苦嗎?
看過一部外國紀錄片,以大約二十年時間記錄一隻老鷹,忘了牠的鷹族系名。牠住在紐約中央公園附近的豪宅頂樓住家,不喜歡住在森林或公園裡。牠建立了家庭,愛妻愛子,妻去世後,牠很傷心。之後,再建立與守護家庭。鷹,神祕嗎?喜歡孤立嗎?人類觀察鷹;鷹也同時觀察人。鷹的家發生變局;參與的拍攝者與被拍攝的相關人物,在這麼長年中,各有流變的故事,也發生動人的故事。
天空可以晴空萬里,也可以呼風喚雨降下冰雹。若從天空一瞬間降到海呢?大海深沉靜謐,也凶險吧。德國導演文.溫德斯的作品一向很吸引我,最新作品《當愛未成往事》(Submergence)的男女主角都是那麼優秀的演員,在影片的愛情敘事上雖呈現了些細節,卻少了更為微妙的火花。倒是,對海有了很深、很迷人的描述,例如:深海有幾層、深海為何不能進行光合作用。海,會讓人更恐懼?還是可以進入思念裡的聚合?
既然我喜歡鷹,為何我不是鷹?鷹愛吃肉,而我不愛吃肉呀,所以,我終究不是鷹。於是,我想像有隻鷹,揚開大翅膀,信心昂揚、美麗優雅地飛,輕盈地在海面跳舞,海,綻放比101更為燦爛的色澤。就在此時,我轉化為鷹,是愛吃蔬菜的鷹。蔬菜也可以展開多種美麗的顏色,但是,我會不會惹得蔬菜哭泣?再於此時,我見到了海中月,與天上的月,一樣嗎?
這是祕密!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