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堂鐘聲】用心的出奇制勝

8

文/鄧名敦
「談笑間,檣櫓灰飛湮滅。」
失意於官場的北宋文豪蘇東坡,在近一千年前乘舟遊覽黃州東北的赤鼻磯時,突發感懷,寫下了在華人世界裡人人都能背上一段的〈念奴嬌.赤壁懷古〉。這闋詞中的赤壁戰場,經學者考證,並非是三國時代孫劉聯軍與曹操大軍激戰的真實戰地。然而,蘇軾用他的生花妙筆,在筆墨裡另闢一處赤壁,嫁接眾人熟知的三國人物、奇謀詭計,以文學新生了古老歷史,更滋養了後世對於三國赤壁之戰的共同記憶。
得益於巷議街談、平話、演義等俗文學不斷的興盛和傳播,赤壁之戰的真實過程往往被誇大渲染,甚至被視作「以弱勝強、以寡敵眾」的經典戰例。
但是,真實的戰場上,兵力多的一方永遠是占有優勢的。在《孫子兵法.謀攻》就曾提及兵力比的安排配置:「故用兵之法,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守之,不若則能避之。」孫子的意思是:擁有十倍的優勢兵力時,可以打包圍殲滅戰;五倍的兵力優勢,可以正面決戰;兩倍的兵力優勢,則分為投入隊和預備隊,攻敵之不備;兵力相當的情況下,就要伺機而戰;若兵力差距過大時,應據險退守,要不乾脆迴避。由此可見,「強勝弱、多克少」,本就是戰爭的常態。
戰爭的本質,即是資源的統合與調配,因此,出戰前的敵情偵查、強弱估計、勝算大小都是要詳加思考、排演與規畫的,《孫子兵法.始計》說:「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即是此理。
現代的政商人士,流行讀《孫子兵法》,寄望化用兵聖孫子對兵勢、攻略、關係的見識,作為征戰政商的心法,相應而生的書籍、演講也是不勝枚舉。可惜的是,因循於共同記憶不斷疊加且枝蔓的我們,很難跳脫出對「以弱勝強、以少勝多」等歷史戰役的浪漫想像,而扭曲了從真實世界裡得來的洞察。《孫子兵法.兵勢》提到「凡戰者,以正合,以奇勝。」經常被解讀為「出奇制勝」的鐵證,甚至據此而衍生取巧、投機的謀略心態。
但是,真正的戰場又容得下幾分取巧的空間呢?兵家欲爭的每一處,以至於爭來的每一寸,又何嘗不是經過再三考量、反覆推演的經營成果呢?「奇」字,歷來多解釋為「出人意表、難以預料」的,因此能否運用「奇兵」就成了「得勝」的關鍵。
可是,再深究此字,「奇」也能讀作「奇數」的「奇」,解釋為多餘的意思。曹操註解《孫子兵法》時說:「先出合戰為正,後出為奇。」簡單來說,正與奇就是戰爭部隊投放的先後次序,並非是神出鬼沒、扭轉乾坤的「奇兵」。撰寫《戰爭論》的西方軍事理論家克勞塞維茲(Carl von Clausewitz)也有相似的看法,他說:「雙方留下的預備隊對比,往往是最後決定勝負的關鍵。」
孫子看待戰爭是十分謹慎的,絕無可能把萬人的性命、百姓的血汗、國家的興亡,投注在難以預測、望天吃飯的變數上。「有準備」才是「致勝」的基礎,而擴大勝率的最好方法是做足一切準備,先立於不敗之地,後待勢變而取勝。「取巧」不如「用心」,「空等」不若「準備」,這或許就是孫子給現代人最好的啟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