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行旅】在坦佩雷的 輕淺足跡

12

文/余致毅
從北極圈的羅凡涅米乘著夜車一路南下,清晨五點半抵達芬蘭的第三大城──坦佩雷(Tampere),它是芬蘭的工業中心,號稱「北方的曼徹斯特」。我在車站裡拿了一份地圖,想利用轉乘的幾個小時好好走踏一下這座城市。
清晨六點左右,陽光漸次地照耀坦佩雷,城市尚未甦醒,街道上還殘留著前一天夜晚的痕跡。路上只有稀疏的車輛和三兩行人,理髮店及其他店面都在歇息當中。我在坦佩雷劇院附近的公車站牌下歇腳,拿出本子描繪對街的戲院,陽光照暖了沉睡的建築。
身邊偶有來往的行人或者在站牌下等車的當地人,早晨的街道上逐漸有了人聲。等公車的民眾還帶點睡意,沒有什麼交談靜靜的等著公車,也許是準備上班或者上學。我一個異鄉客,在清晨的坦佩雷街道上,與這座城市有了一點交集。
公車與車輛開始逐漸繁忙的行駛奔馳在馬路上,行人也多了起來。我隨意的四處行走,在亞歷山大教堂前畫圖。新歌德式風格的綠頂教堂在早晨顯得十分靜謐,一旁的濃蔭與噴水池的泉水,讓這個小廣場多了幾分的幽靜。坐在當中,一面留下相遇的時光與變化的光影,也許我眼前這一刻的真實也是一種旅人的幻象。
天空開始飄起小雨,急忙地收起畫本,感覺到一股涼意迎面而來。博物館尚未營業,只好走到附近的超市逛逛,買了冰棒和一些麵包餅乾,揹著行李繼續在街上觀察,往俄羅斯洋蔥頭教堂走去。颳起了風,感覺天氣有些變化,沿路行走,簡單繞了坦佩雷一小圈,看見坦佩雷的不同區域。
等再度回到火車站附近,準備返回赫爾辛基時,天氣竟變得有些燠熱。雖然僅有短暫的幾個小時認識這座城市,我用自己悠閒的步調在坦佩雷,一個與赫爾辛基不同氛圍的城市,留下輕輕淺淺的足跡。♣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