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花集.紅樓夢】冷月葬花魂 大觀園的異兆悲音(下)

11

文/朱嘉雯
正說間,只聽笛韻悠揚起來。黛玉笑道:「今日老太太、太太高興,這笛子吹的有趣,到是助咱們的興趣了。於是她們數著欄杆,從這頭到那頭,一共是十三根,因此以「十三元」為韻,黛玉先起一句現成俗語道:「三五中秋夕。」湘雲想了一想,道:「清遊擬上元,撒天箕斗燦。」黛玉笑道:「匝地管弦繁,幾處狂飛盞?」
湘雲笑道:「這一句幾處狂飛盞有些意思,這倒要對的好呢。」想了一想,笑道:「誰家不啟軒,輕寒風翦翦。」兩人就這麼一面抒發心事、構想佳句,同時討論彼此的典故用得好不好,既合作又競爭,充分彰顯湘雲、黛玉在整部《紅樓夢》裡的參差對照性。
因她們二人都是孤女,都受賈母疼愛所以寄居此地,可是兩人的個性一冷一熱,一悲一喜、一哭一笑,如此天差地別,因而曾在各種場景底下,拉開了鮮明的戲劇張力。而此時的聯吟,又頗見她們內心深處其實是仍有親密關愛、相濡以沫的感情。
就在她們到了尾聲之際,湘雲方欲聯時,黛玉指池中黑影與湘雲看道:「妳看那河裡怎麼像個人在黑影裡去了,敢是個鬼罷?」湘雲笑道:「可是又見鬼了。我是不怕鬼的,等我打他一下。」因彎腰拾了一塊小石片向那池中打去,只聽打得水響,一個大圓圈將月影蕩散復聚者幾次。只聽那黑影嘎的一聲,卻飛起一個白鶴來,直往藕香榭去了!黛玉笑道:「原來是牠,猛然想不到,反嚇了一跳。」湘雲笑道:「這個鶴有趣,倒助了我了。」因聯道:「窗燈焰已昏,寒塘渡鶴影。」
黛玉聽了,又叫好,又跺足,說:「了不得了,這鶴真是助她的了!叫我對什麼才好?影字只有一個魂字可對,況且寒塘渡鶴何等自然,何等現成,何等有景且又新鮮,我竟要擱筆了。」黛玉只看天,想了一會兒,猛然笑道:「我也有了,妳聽聽:『冷月葬花魂。』」
同樣品笛聽蕭,同樣的詩歌繚繞,在一輪明月下,異兆突起,驚起了兩重景象,賈珍、尤氏驚恐萬狀;而湘雲、黛玉逸興遄飛!曹雪芹在雅俗之間,叩其兩端而竭焉,將一部《紅樓夢》寫得立體整全,情節相似而神采各異,其特犯不犯的藝術效果,令人處處驚豔!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