課綱審議 應回歸專業理性

2

有課審學生委員提案,在歷史科增加「轉型正義」,且台灣史時數不得低於二分之一,再度點燃類似文言文占比的政治意識形態鬥爭之火,更為課綱一○八學年上路的可能性增添新變數。
我對台灣史占比該多少沒有特定立場,只認為一切應委由專業決定,但現下提出這些似是而非的理念者,多半不是研究歷史的人,且在課綱定案的最後階段,才提出這些簡直是「刨毀地基」的意見,極可能讓編修課綱的學科專家們的努力前功盡棄。
外行領導內行的結果,使得極其專業的學術論題,被走偏鋒成多數決的民主議案,且課綱是否在教學現場窒礙難行,也往往不是論爭的焦點,嚴重曝露課綱編審機制的可笑荒謬。
就算只論民主,不究專業,這些課審委員的代表性也頗具爭議,所謂的學生委員,應該是現在的中小學生當代表,但這些人早已是大學生,又怎能符合執政黨在反課綱微調時,高喊「自己的課綱自己審」的弔詭邏輯?
同樣的問題也發生在家長代表身上,不少人的子女早已從高中職畢業,此時的發言難不成是在刻舟求劍?
更荒唐的,是這些人彷彿個個上知天文、下明地理,可以從數學、科學、國文,審到歷史、公民。
我並不反對課綱制定應納入多元的聲音,但為免這種無厘頭的爭端反覆出現,就必須把相關的討論放在課綱制訂之初,如辦理公聽會先蒐羅各方意見,現下的課審會亦應轉型成先期的課綱制訂大會,由專家學者及各方代表組成,討論諸如中國史、台灣史占比,主題式或編年史的教學原則性問題後,形成初步的共識建議,再委請學科專家參酌後進行課綱研修,最後交由第一線歷史教師、專家及課程學者審議才是。
如今政府卻找了一堆不懂課程,也不懂歷史的人來對專家學者們指手畫腳,就像找了雜七雜八的門外漢來指導建築師一樣,等歪七扭八的房子落成了,又有誰敢住進去?
鍾邦友(高雄市/大學兼任助理教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