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52

20

文/星雲大師
菲使館忙簽證
訪問團還沒出國以前,即安排要到菲律賓訪問。那時,就請我國外交部向菲律賓駐華大使館交涉,所得的答覆是說時間已經來不及了,叫我們到曼谷去等候吧。
到了曼谷,馬上請杭立武大使代辦,杭大使曾拍了幾次電報催促,結果不得下文。從印度訪問回到曼谷,手續依然還很渺茫。杭大使便對我們說:「我們先到新加坡等等看,如果簽證辦好了,我便寄去!」
在往星馬的途中,我們一路上不住的想著:越南佛教,現在正在遭受吳廷琰血腥政府的迫害,我們是不願意去的;菲律賓的入境手續是這樣的繁難,好像是在故意拖延,不知道能不能去成,只有無語問蒼天了。
訪問團在馬來亞逗留了十多天,便轉往新加坡訪問。到了新加坡,劉梅生居士立刻到菲領事館去詢問,結果依然杳如黃鶴。我們赴菲的保證人瑞今法師,聽到這個消息,也忙得席不暇暖,到處奔走,終於他來電說:菲外交部已經允許我們入境了。
我們帶著欣喜的心情,趕往菲使館一問,誰知他們卻搖著頭說還沒有得到這個命令。就這樣一直拖到昨天才聽說已經允許簽證。正是:「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
我們慌忙從福海禪院出來,趕著去辦,聽說辦簽證手續一個人得要繳納18元叻幣的手續費,才隨時可以辦好,否則要自己去聘請代辦律師辦理,那便得要花幾天的時間才辨得好了。
我說:「算了,就委託菲使館代辦好了!」
在這裡真要感謝畢校長,在那麼炎熱的天氣,也陪同我們前去交涉,才把簽證辦好。
菲使館辦事牛步化的程度,是令人驚訝的,單單在護照上簽名蓋章,便要等上一、兩個小時的時間。
出國以來,從這個國家到那個國家,所花在辦理簽證上的時間真不少,在馬來亞、在印度,一等就是幾個小時,本來時間是很寶貴的,然而這又不能不辦,奈何!奈何!
說起出國辦簽證這個問題,要算日本與泰國這兩個國家最快的了,這兩個國家在台灣時,我們即已辦好。日本不要五分鐘,泰國見到出家人來辦理,便親切地請我們回去,然後派人送來,不敢叫我們稍等。本來印度、馬來亞、新加坡跟我們沒有外交關係,還有話可說;菲律賓一向和我們不但有邦交,而且關係密切,今天依然如此,那便不無愛深責切的感覺了,菲使館當局的辦事效率,實有快馬加鞭的必要。
本道和尚談繼承人
從菲使館辦完簽證出來,吁了一口氣,便到毗盧寺洗澡休息。趁著休息的時間,我們便和本道和尚談起了海外佛教,尤其是新加坡、馬來亞的繼承人的問題。
原來星馬一帶住持寺廟的出家大德,都是在大陸未變色之前來到這裡的,自從大陸變色以後,就沒人至此弘法。目前在南洋一帶,已經沒有青年人出家,未來星馬一帶佛教各寺院的繼承人,真是一個重大的問題!現在在這裡老一輩的人,已經漸漸凋零,而年輕後繼者又寥寥可數,眼見佛種有斷絕之勢,不禁使人憂心忡忡。
從台灣佛教的情形看來,青年出家的人也很少,可見到處的情形差不多;本來出家乃大丈夫之事,非將相所能為,而今天的青年,都受五色繽紛的社會所迷,終日紙醉金迷,不知道追求性靈生活,這實在是佛教大德所應注意的一個嚴重的問題。
現在大家都忙著興建道場,寺院一個接一個地開光、落成,而百年之後,不知道這些寺院要請誰去住持?
因此,我們今後不但對僧青年的教育,須要注重,而且更應多多接引優秀的佛教青年子弟出家,來延續佛陀的慧命,這實在是很重要而值得我們去努力的責任與目標!
我和本道和尚相談至此,不勝感慨唏噓不已。
夜遊新加坡
傍晚新加坡佛教會主席李俊承居士,在報恩寺請吃飯,這一餐飯費了有兩、三小時之久。飯後由林達堅、畢俊輝、陳心平等幾位居士陪同我們到新加坡看夜景。我們先到升旗山,俯瞰新加坡全景。
新加坡只有短短的27英里,可是我們住在毗盧寺,一出門卻得花半小時的車程。每天來來往往,也搞不清東西南北,現在從升旗山居高臨下一看,再經旁人指出,我們所訪問過的菩提學校,毗盧寺,菩提林,女子佛學院等等道場,對於新加坡的地理環境,才有個梗概的了解。
在海的那邊,星火點點的地方,據新加坡女子佛學院院長陳心平居士告訴我說,那就是印尼的國土。看看它和這裡相距,頂多只有數千公尺的一海之隔而已。
印尼有一億多的人口,總理蘇卡諾是一個野心勃勃的人,他對於只有170萬人口、兩千防衛軍的新加坡垂涎已久,新加坡素有海外中華之稱,是一個商業都市,進出口多,商業發達,居民生活富裕。
近年來由蘇卡諾統治的印尼內部動盪不安,經濟已臨破產邊緣,因此這塊富庶之地,便為印尼相併合的目標之一。李光耀總理迫不得已,只好與馬來亞、北婆羅洲等地組織「大馬來西亞聯邦」了。蘇卡諾當然不肯罷休,便百般刁難阻撓,欲使其不能實現。因此大馬來西亞聯邦的成立,便要延期到九月以後了。
從升旗山下來,轉往勞動公園參觀,勞動公園靠近海濱,海風習習,迎面撲來,使人有清涼的感覺。
從勞動公園出來,我們到一個很高尚,像俱樂部一般的店裡吃冷飲,在柔和的音樂,幽暗的燈光之下,一、二十人聚集一堂,大吃冰淇淋,真讓主人林達堅居士破費不少,今天回到毗盧寺已經十一點鐘了。
1963/8/10
毗盧寺歡送宴
訪問團自從來到新加坡以來,至今已經將近十天了,從開始到現在一直就受著毗盧寺的招待,麻煩本道和尚不少。
今天我們將結束新加坡的訪問,毗盧寺又筵開30席,舉行盛大的歡送宴,到的各界人士很多。餐後佛教總會又接著舉行歡送茶會。
會中白聖法師,我和朱斐居士都講了話,當我說話時我先對於我們這次訪問新加坡、佛教總會及諸山長老對我們的熱烈招待與歡迎,表示感謝;然後對新加坡佛教亦提出幾點希望:
1.希望新加坡的佛教大德能夠多多培植優秀青年出家。
2.希望新加坡佛教大德,能夠多多發展傳教事業,接引更多的人來信仰佛教。
3.希望新加坡佛教大德,能夠時時組團回國觀光,看看祖國及佛教進步的情形。
我們講完了話後,林達堅居士也被邀請講話,他希望我們每年能夠有一次組團到這裡來訪問,大家皆大歡喜,圓滿結束。(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