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興貨幣首當其衝 里拉重貶 全球金融都震盪

3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在里拉連日崩跌至歷史新低,土耳其央行十三日首度出手支撐金融體系,調降國內銀行本幣與外幣準備金率並承諾提供流動性。然而專家認為救市措施不足以為里拉撐盤,里拉跌幅收斂後再度擴大,無法讓亞股亞幣止跌,亞股單日市值蒸發三千億美元。
八月是暑假的最高峰,金融市場流動性偏低,容易導致價格大幅動盪,因此一向是風險超高的月分。今年則是由土耳其里拉重貶,再度引爆「八月危機」,新興貨幣首當其衝,歐元、英鎊等主要貨幣同樣走低。
土耳其金融情勢一直相當嚴峻,但問題主要源於國內性,對整體新興市場只有間歇性且輕微的影響,為何現在卻衝擊全球?主要是全球經貿與金融壓力已經達到臨界點,大悶鍋終於爆開。
「八月危機」的主要肇因都與美國有關。基本面在於美國經濟表現超過主要對手國,美國股市表現超優,聯準會(Fed)又持續升息並縮減資產負債表,全球資金大量流入美元資產,造成國際市場美元短缺,且持續升值,新興市場償債壓力更重,形成惡性循環。因此新興資產的賣壓其實與土耳其里拉重貶的關聯性小,更深層的原因在於美元持續強勢。
更大的風險,則是川普政府不斷對其他國家實施關稅及經濟制裁。美中貿易戰升高,製造品出口及原料進口都可能縮減,間接衝擊新興經濟體;同時美國又相繼對伊朗、俄羅斯及土耳其發動經濟制裁,當事國貨幣益發重挫。
土耳其危機對新興市場的經濟關聯性其實不大,真正堪憂的其實是金融市場骨牌效應。第一是「戲院失火效應」,投資人搞不清楚下一個目標會是誰,於是對新興貨幣先殺再說;第二是「基金包裹效應」,即新興市場基金面臨贖回壓力,經理人被迫拋售相對優良的資產,結果是玉石俱焚。
展望未來,短期內由於美國七月消費者物價年升幅,達到金融海嘯以來最高水準,使得Fed今年內再升息二碼的機率更高,而且川普在十一月國會期中選舉前仍可能對外國加強施壓 ,因此資金湧入美元的勢頭將無可逆轉,並持續推升美元,新興資產的壓力也將難以緩解。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