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青春我的歌】鳳飛飛漫步午夜街頭

9

文/曹郁美
鳳飛飛一生灌錄的有聲專輯約百來張(含合輯、精選集),歷經許多唱片公司,其中《仲夏》與《彤彩》由北聯唱片發行,是她婚後復出、衝上另一個高峰的代表作。為何她要與新公司合作?「北聯」的背景為何?
「北聯」不是別人,它就是「海山」,也就是鳳飛飛的老東家,它不是新公司,自一九六二年創業至今也五十來年了。只是起落多次、易名多次,「北聯」是其中一個,算是關係企業吧。該企業網羅的藝人包括鄧麗君、費玉清、尤雅、青山、歐陽菲菲、翁倩玉、姚蘇蓉、甄妮等,曾經盛極一時;另,提拔新人無數,蔡琴的〈恰似你的溫柔〉就是由此崛起的。
然而一九七九年鄭老板跌了一大跤,那是投資一億元於黑膠壓片廠,結果血本無歸。所謂「壓片」是指音樂母帶製作完成後必須送去轉成黑膠唱片,再把唱片置於唱盤上讓唱針「讀取」聲音;可知從音樂母帶到黑膠唱片,中間的壓片技術十分重要。台灣早期皆送至國外壓片,費時費力又費錢,於是鄭先生決定自己成立壓片廠,不但服務自家產品,還可接外面的訂單。
誰知人算不如天算,台灣不須要壓片了,因為卡式錄音帶、錄放音機迅速普及,二者價格便宜、攜帶方便,又沒有唱片跳針、雜音等問題。還有,外面的唱片行有「代客錄音」的服務,說穿了是盜錄,但對消費者來說便宜又大碗,何樂不為?結果鄭老闆的心血付諸流水。
幸好轉機來了,「民謠風」系列異軍突起,讓鄭老闆止跌回升,再過幾年,鳳飛飛的弟弟鳳飛颺出現了。
飛颺欲效法姐姐走上演藝之路,於是鳳媽找上了鄭董,希望鄭董栽培他。鄭先生說「可以,但鳳飛飛要簽下兩片的片約。」這兩片就是我們後來看到的以「北聯」名義發行的專輯──《仲夏》、《彤彩》,兩張都大賣;換句話說鳳飛飛幫助了弟弟,也幫助了海山/北聯度過危機。
不過從另一角度來看,這兩張專輯讓鳳飛飛打通任督二脈,因為一個全新的鳳飛飛誕生了,所以飛飛也要感謝鄭先生。本土唱片公司一家家收了,鄭老闆也過世,但感謝海山一直存在,他的後人繼續認真經營唱片事業。
一九八五年出版的這張《彤彩》,主打歌是〈午夜的街頭〉、〈瀟灑的走〉。當時MV(Music Video,歌唱錄影帶)已流行,但各家囿於預算大多拍得陽春,只是單純地找個美美的景,讓歌手「把歌唱完」而已,鳳飛飛的MV〈午夜的街頭〉卻不一樣。首先,請來穩坐第一把交椅的MV導演俞凱爾掌鏡,再租下片廠,從服裝道具、音樂節奏、演員走位、運鏡剪接特效無一不講究,〈午夜的街頭〉在電視播映之後佳評不斷,品質之高讓觀眾瞠目結舌。
其實在此之前,俞凱爾拍劉文正的〈都市冒險家〉已令人驚豔,後來的《甄秀珍電視專輯:驛》亦獲金鐘獎的最佳剪輯獎。「把MV當成微電影、廣告片來拍」是俞凱爾的風格,前提是「把鈔票準備好」,因為那是一場絕美呈現。
可惜俞凱爾後來轉戰綜藝節目,如中視的《黃金拍檔》、台視的《玫瑰之夜》,創造高收視率,成為炙手可熱的電視製作人,早已不拍MV了。
多年來,鳳飛飛的魅力吸引歌迷無數,其中頭號粉絲應是簡豐淦。人稱「小豐」的他,在十歲那年聽了〈楓葉情〉大受震撼:怎麼有這麼好聽的聲音!為了買鳳姐的唱片《花有情花有愛》,這個小男生還存了一星期的錢:六十元。鳳姐主持的《我愛週末》於每星期六下午播出,他當兵收假回來為了搶電視遙控器,還與哥哥大打出手;從此以後追追追,卅餘年來共收集鳳飛飛的影音版本約六百種。
投入社會後小豐進了娛樂圈,一天在電視台的攝影棚巧遇鳳飛飛,終於見到偶像。兩人攀談之下,鳳飛飛發現小豐不只是單純的歌迷,還有許多想法,返港之後還打電話給他,一聊就是一小時。以後便聘他為助理,為她處理台灣事務長達七年。
二○一二年鳳飛飛過世,簡豐淦的身分是「飛躍藝人經紀總監」,他砸下百萬元為鳳的《仲夏》、《瀟灑的走》、《追夢人》等專輯母帶修復,一併推出發燒片,供鳳迷收藏。這樣的歌迷兼好友,有情有義,鳳姐您說是嗎?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