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情榜第一說──情空.香菱

10

文/石德華
第一說,為什麼選的是香菱?
因為《紅樓夢》第一個出現的女子是她,最終回也是她。
因為書中女子無數,只她一位,從小時候寫起,直至難產死去。
因為她的命,落差最大,最不公,最苦。最是曹雪芹對女性命運定位的經典樣本──應憐。
因為她本身,就是一本小紅樓。
她的關鍵詞是:她總是笑嘻嘻的。她一生中最幸福的時光是學詩。她身上最值得被看見的是,無論多大苦難委屈,她心中都知道什麼是美好。她最高貴的特質是,黑暗面從沒扭曲過她的性格。
香菱氣質始終獨特,透過她,我想我可以這麼說的:人的一生,後天的確具有神奇的改造力,但終究不能否認,本質存在的問題,「精華欲掩料應難」,人自有天生屬性、本色天賦,無法掩藏於最深、最不可說的細微之處。而性靈,通常天生與俱,後天環境,有造就之功,畢竟到不了骨子裡。
而最足以隔離外在世界的磨難紛擾,通常也都來自一個人的內在世界,那兒有物,能帶來安定的力量。香菱放的是詩。
她愛薛蟠嗎?
香菱盡分認命,溫柔認真,是不是薛蟠都一樣,儘管她的愛很羞澀,她都會全心全意愛著自己的丈夫。並蒂花、夫妻蕙就是她的象徵符碼。
話說一下薛蟠那老呆。他真是腐夠了的敗家富二代,就是我們從媒體熟悉的,玩相超極難看的酒池肉林:夜趴、豪宴、保時捷、遊艇、影歌星、酒店、惹事、造禍……他不值得愛,但他不奸滑、不機巧,身上愚魯莽撞的呆憨氣,讓他的粗俗鄙陋很直接,至少沒是賈家不肖子弟那般的下流不堪。
香菱也呆氣,她的呆氣是老實。她當然哭過、想過、怕過、擔憂過,但哭過後的不哭,想過後的一點都不敢想,一些擔心顧慮過後的收拾接受,才算是真實,不是嗎?香菱將這些心理變化過程處理得毫不複雜,因為她一直有她要的美好:不恐懼、不挨打、不被賣、不匱乏、平靜、安定的日子,這樣她就夠了,她絕不非分。
她絕不非分,所以從沒去想,(或者,想過後的一點都不敢去想),自己被不被愛?愛多少?愛會不會少一點?所以丈夫娶妻這件事,她的張羅付出比誰都來得熱心忙碌,怎樣的人怎樣的事,橫豎她都溫柔認真以待,她只要不恐懼、不挨打、不被賣、不匱乏、平靜、安定的日子。
只是,身與心雙重的折磨虐待,迭起的針對性的風波,終也令香菱病損憔悴,夏金桂實在是香菱清亮小世界承受不了的濁重。
是因為有強大保護網罩著,現實整個糊霧去了,香菱才敢有那偶一的越界,唯一那麼一次的讓本真原我不設防的溜出來——大觀園裡,她慕雅、學詩,她一派活潑、明朗。
如果五歲不被拐子帶走,香菱這位鄉宦千金小姐,我常想,不是林黛玉、不是薛寶釵,她天真嬌憨,會是第二個史湘雲、薛寶琴。
經歷薛家家變,她更單純的守護在一無所有的薛家,她和薛家,渾融成為一體,她真的擁有了安靜的小日子,而報答薛家最好的方式,就是傳子嗣,她難產完劫,以身踐道。
無論曾有怎樣的心念,念念都能過,總是很快回到單一,不增不減。黑暗多強大,都驅使不了她的心靈,不去不來。她用自我生命完整演示著:在最美滿的時候,成空。
書中,那一僧一道成功度化了二個人,一甄士隱,一賈寶玉。我看香菱,用不著那一僧一道,連出生身家都是幻影,她自己就是自度以悟的紅塵得道人。
一出發,就註定走向空無曠野,從沒一件繁華讓香菱觸碰過,雖然她真夠格擁有,然而在完全萎落於敗池之前,她笑嘻嘻的,連根帶莖葉,花朵並蓮蓬,全都迷漫著淡而遠的暗香,薄薄貼在空氣裡,在起風的時候,或清晨露珠的浸潤,便更加清芬迢遞款款,怡人心神 。♣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