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月主題徵文──夏日】夏日荷風

36

文/江屏
屋前的一畝田,無遮無掩。遠處的一排防風林是它的盡頭。日日夜夜總有航機畫過長空,長住之後也習以為常。
也不知哪一年開了頭,也許是不忍它成了荒煙漫草之地吧!每年的清明時節,趁著雨水豐沛,翻耕出過冬深埋的藕莖。讓它再度萌芽,好在夏日裡伸展出挺拔的直立莖和動人曼妙的葉片。
夏至時分,我會在庭院蓊鬱的巒樹下,擺放一套桌椅,沏一壺茶。總是躲藏在西南風裡,讓瀰漫在空氣中那淡雅的清新香氣,一陣遠一陣近,一陣濃一陣淡的,在鼻尖流連。
我習慣在清晨跟隨林間的鳴鳥醒來,一身農婦裝扮便忙起後院的菜圃,施肥、灌水、採摘。餵雞換水之後,沖個涼備好早餐,便移往前院享用,一邊看報。之後閱讀或寫點東西,甚至擺上畫架揮灑眼前的一片風景。常一轉身,一大片翻飛的綠意裡,冒出了數個倒水滴型的花苞,淡淡的粉點綴在青澀的綠色間;更不經意的一瞇醒來,少女般的粉嫩花瓣已然迎著和風醒來,綻放在你沒在意的角落。
總在此時,吆喝愛攝影的朋友前來獵影,也常有嗡嗡嗡的蜂兒忙碌的穿梭各朵花間,這些個好攝者更是追逐著蜂轉,直到日上三竿才肯收手。
花落之後,幾翻穿梭田梗間,飽滿的蓮子呼之欲出,最是讓人垂涎。一鍋沁涼的銀耳蓮子紅棗湯,獨享或招待好友,總是涼意上心頭。
夏荷,那香氣,那葉韻,那花顏,那溫潤的蓮子,總是在炎炎夏日搖曳出一大片的涼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