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走廊】 跨越海峽系列(7-3) 台灣海峽的衛國戰爭

27

文╱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1871年,琉球船民多人遇風飄流至台灣屏東,遭當地牡丹社原住民殺害。日本政府以琉球為其屬地,派兵攻打牡丹社,清廷派沈葆楨交涉,最後以中國賠償日本了事。
「牡丹社事件」使得清廷驚覺東南情勢之不定,沈葆楨急修戰備,築砲台於台澎各防守據點,在閩台之間鋪設電線,並調水師來台增防。1883年,中法兩國因越南爆發戰爭,法國陸軍在越北挺進,同時由海軍對閩台沿岸予以沉重打擊,以逼迫清廷屈服。1884年6月,法艦砲擊基隆,砲台全毀,隨後海軍司令孤拔率艦隊突擊福州之閩海艦隊,擊沉揚武等七艦,擊毀船廠。8月中旬,法艦再陷基隆,法軍登陸滬尾,卻遭我軍強力抵抗,死傷頗重,半年後因師老兵疲,轉往占領澎湖。儘管法軍在海上獲勝,但在陸地上卻遭到空前的挫敗,尤其中國的黑旗兵在諒山和鎮南關大破法軍。
清廷為了加強台灣防務,於1885年接受建議改台灣為行省,首任巡撫即為抗法有功的劉銘傳。劉氏治台6年,引進各種現代化的設施,使得台灣成為中國最進步的省分之一。然清廷腐化軟弱,已至病入膏肓的程度,劉氏離去後人亡政息,台灣的命運也隨著清廷的沒落而倍受煎熬。

馬江海戰爆發:1884年,法國《畫報》刊出法艦攻擊馬尾中國艦隊的繪圖。這一年,中法因越南問題爆發戰爭,法國陸軍進犯越北,海軍則由法軍孤拔統率,攻擊福建和台灣。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馬江海戰爆發:1884年,法國《畫報》刊出法艦攻擊馬尾中國艦隊的繪圖。這一年,中法因越南問題爆發戰爭,法國陸軍進犯越北,海軍則由法軍孤拔統率,攻擊福建和台灣。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血染的福星塔水域:1884年,法國畫家所繪馬江海戰的素描。右方為著名的福星塔,閩海艦隊受朝廷制約,無法主動出海迎戰,反而讓法國軍艦以遊歷為藉口長驅直入,與閩海艦隊並排停泊一月餘,最後突然遭法艦以強大火力一舉殲滅。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血染的福星塔水域:1884年,法國畫家所繪馬江海戰的素描。右方為著名的福星塔,閩海艦隊受朝廷制約,無法主動出海迎戰,反而讓法國軍艦以遊歷為藉口長驅直入,與閩海艦隊並排停泊一月餘,最後突然遭法艦以強大火力一舉殲滅。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月眉山慘烈的攻防戰:1885年,台軍設於月
眉山的陣地。中法雙方在月眉山激戰3天,
法軍雖攻下月眉山,卻也死傷兩百多人,元
氣大傷,加上補給困難,士兵水土不服,台
軍援兵不斷湧至,法軍處境愈來愈不利。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月眉山慘烈的攻防戰:1885年,台軍設於月
眉山的陣地。中法雙方在月眉山激戰3天,
法軍雖攻下月眉山,卻也死傷兩百多人,元
氣大傷,加上補給困難,士兵水土不服,台
軍援兵不斷湧至,法軍處境愈來愈不利。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台灣官民驚見第一個路燈:1888年台灣第一盞路燈出現。由於受
到中法戰爭的衝擊,清廷接納眾議改台灣為行省,首任巡撫劉銘
傳出身淮軍,嫻熟現代化事務,他主政台灣期間,大力建設,各
方面突飛猛進,成為中國最進步的省分之一。圖為台灣官民看著
首次點亮的路燈,嘖嘖稱奇,據信這是全中國第一盞路燈。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台灣官民驚見第一個路燈:1888年台灣第一盞路燈出現。由於受
到中法戰爭的衝擊,清廷接納眾議改台灣為行省,首任巡撫劉銘
傳出身淮軍,嫻熟現代化事務,他主政台灣期間,大力建設,各
方面突飛猛進,成為中國最進步的省分之一。圖為台灣官民看著
首次點亮的路燈,嘖嘖稱奇,據信這是全中國第一盞路燈。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孤拔病逝於澎湖:1885年3月,法國艦隊總司令孤拔病逝於澎湖,圖為法
軍為孤拔舉行葬禮,隨後葬於澎湖。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孤拔病逝於澎湖:1885年3月,法國艦隊總司令孤拔病逝於澎湖,圖為法
軍為孤拔舉行葬禮,隨後葬於澎湖。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滬尾禦敵的故事:1884年,淡水河谷地。10月8日法艦砲轟滬尾,並且命
令陸戰隊登陸,已經埋伏多時的台軍全面開火,雙方激戰一個上午,法
軍被迫退回艦上,法軍事後承認此乃嚴重的敗戰。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滬尾禦敵的故事:1884年,淡水河谷地。10月8日法艦砲轟滬尾,並且命
令陸戰隊登陸,已經埋伏多時的台軍全面開火,雙方激戰一個上午,法
軍被迫退回艦上,法軍事後承認此乃嚴重的敗戰。圖╱徐宗懋圖文館提供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