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雲大師全集253】海天遊踪2-55

40

文/星雲大師
最早的菲島佛寺
圓通寺,據說是菲律賓最早的佛寺,約建在六、七十年前。所謂圓通寺,是建在一座木樓上,裡面沒有一位出家人,由一位男居士管理,因為建的時間太久,當然談不上莊嚴整齊了。
無論什麼道場,都是得人住持而能興隆,不求進步,光是保守,保守就是落伍的徵兆,法輪常轉,不轉就停了。
我們告別圓通寺,又去訪問了靈鷲寺,這位住持是菲律賓唯一的比丘尼瑞妙尼師。據他說,新的靈鷲寺正在工程中,這是臨時的辦事處。這位有福相的瑞妙尼師,是多年來的《覺世》的讀者,我問了他一些情形,他告訴我後,就忙著為我們打電話找車子,我們於黃昏時,前去訪問觀音堂。
聽說路並不太遠,可是車子多,開不上前,在車內悶熱,朱斐居士說吃不消,他就下車跟到我們車子跑,不,其實他的兩條腿比車子快,他走得很遠很遠,我們車子仍無法前進一步。
好不容易,終於到達觀音堂了,觀音堂是在二樓上,下面是商店,穿過商店,上得佛堂,地方雖小,聽說他們對佛法事業非常熱心。堂裡還有一位梁小姐,在能仁學校擔任佛學課程,他忙著招呼我們,我們臨走時,他寫了地址給我,說要訂一份《覺世》。這座觀音堂,能有人教佛學,也肯看佛刊,看得出來,這座觀音堂將來會有發展的。
1963/8/13
愛國英雄楊光泩
信願寺的早餐是豐富的,有牛奶、麵包、咖啡、麥片,吃過後,我們就上汽車開始今天的活動。
汽車經過熱鬧的馬尼拉市駛向郊外,我們的目的地是到義山憑弔楊光泩總領事及同時殉難的七位領事館的職員。
這位在我國外交史上創下光輝之頁的愛國英雄楊光泩總領事和他的七位屬員,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日軍占領菲律賓時,被日軍慘刑槍殺的,那一天正是民國31年(1942)4月17日。
在菲律賓沒有人不知這可歌可泣的故事,尤其菲律賓僑胞,更清楚的銘記著當年楊光泩領事等被害的經過。
那是民國30年(19411)的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後不久,菲律賓首先遭日軍的攻擊,未經半個月的轟炸,菲律賓就瀕臨淪陷的危機。眼看局勢緊迫,楊總領事即召集屬員籌商如何衛護僑胞應付事變。當時不少人都勸楊總領事避開,以免遭受敵人的毒害,但他以僑胞的安危及忠於己職,守在領事館沒有離開。
翌年正月2日,日軍開進馬尼拉市,一星期後,楊總領事和莫介恩領事等七人即被日本憲兵隊逮捕。囚犯的日子本來不好過,何況又是在殘酷聞名的日本軍閥掌中,當然受盡苦刑毒打。
日軍的目的是在三個月限期中,要僑胞捐出2400萬菲幣做為軍用,否則就將菲律賓所有華人的全部財產充公。理由是菲律賓僑胞,曾在抗戰期中捐給祖國政府菲幣1200萬元,在後方支助的人,也等於到前線拿槍桿打日軍的戰士。楊總領事認為這是無理的要求,所以自始至終堅忍慘刑不肯答應。因此在4月17日那天,日本憲兵隊就用軍車祕密將楊總領事等八人載至義山東南的草叢窪地槍殺。
到了民國36年(1947)7月7日,我國政府特地派遣專機來菲律賓將楊總領事等遺骨運回南京安葬。次年,旅菲僑胞們就在義山建立紀念碑,永久紀念這位為僑胞犧牲的楊總領事,和同時殉難的烈士。
天色陰沉,細雨霏霏,我們向石碑獻上鮮花,我瞻望那莊嚴高聳的紀念碑,獻上我心中的祝禱。我心裡想,這塊紀念碑,是中華民族忠貞的光榮,是日本軍閥殘害外交人員的恥辱。
菲律賓華僑最愛國
接著我們經過緊靠義山而築的崇福堂,這時我的內心有如天空樣的黯淡,剛才紀念碑上鏨刻的遇難經過的文字,勾起我一連串的冥想。當年,在這塊土地上生存著的僑胞,他們在飽受戰火的摧殘之餘,還要頂著日本軍閥的魔掌,顫顫慄慄的挨日子,現在,他們好些了嗎?不,他們的日子仍舊是畏縮不能舒暢的。
轟動一時的菲化案好像被淡漠了,可是菲律賓僑胞身受的限制並沒有鬆懈。販賣食物,開設商店,甚至擺路邊攤子不容許華僑插足,可說大多數的營生途徑都在國定的禁止之例。過去,只要華人和菲律賓人結成姻親,當事者就可以不受禁例的約束,但這唯一的途徑現在也被阻塞了。
在我們祖國人的眼中,僑胞都是很富有的,菲律賓的僑胞也不例外,可是我們要知道,假如他們不富有,那真要餓死了。菲律賓政府在營業上開放給華僑的是工廠、貿易行、股份公司等大的企業,其用意不外是利用華人的聰慧和勤勞來繁榮他們的國家。
可是當你富裕起來時,另一個威脅就來了,那就是盜匪的騷擾。菲律賓的強盜土匪,可以肆意搶劫殺人,尤其對華人,因為治安機關不太有興趣做無條件的破案,所以僑胞們對生命和財物時時都要自己去謹慎防備。
也許被惡劣環境所磨鍊,菲律賓僑胞對祖國的熱愛,特別來得積極和顯著。
來到馬尼拉,最使我們感到方便的是彼此間的交談,每一位僑胞都會操用流利的國語,這可見他們對祖國文化教育的努力,在台灣我們每年都可看到,成船的菲律賓僑生回國升學。國慶日、總統華誕,在海外返國祝賀的僑團中,菲律賓的僑胞總占最多數。祖國的救濟慈善事業乃至工商業和觀光事業,一一都有他們龐大的資金投獻在內。當然其他地區的僑胞也同樣熱愛祖國,只因為菲律賓僑胞的表現特別積極和顯著,才令人感佩不已。
每當和他們交談時,我都因那流利標準的國語而生起無限的敬佩。
地藏耶穌在一起
這是個近乎滑稽而有趣的地方,進得崇福堂,我有點不相信所見的擺設,地藏菩薩怎麼和耶穌供在一起呢?這算什麼呀?
後來從蔡梅邨校長的口中,才知道這有趣的由來。原來崇福堂是為義山而起的,義山是菲律賓的華僑公墓,當年在崇福堂內懸掛耶穌像,是希望亡逝的祖先靈魂,能得上帝嘉惠進升天堂。後來他們又覺得真正令人能脫離業障,離苦得度的還是要佛教的地藏菩薩,因為地藏菩薩有「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勇猛宏願,所以請來地藏菩薩供上。而耶穌像呢?為了禮貌也只有照供,因此形成這聞所未聞,見所未見的奇怪現象。
我特地請攝影名家趙超村居士向那高供的地藏菩薩和耶穌像拍攝一張照片,我覺得這不僅是件珍聞,也有著一種啟示,尤其對耶教徒,他們為什麼不學他們的耶穌和佛教和平相處呢?本來是耶穌堂,最後給地藏菩薩一個位置,假使每一個耶穌堂,都有這樣的風度那就好了。
(待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