悅讀人生 走在鋼索上

10

文/賴美惠
退休後,自覺每天睡到自然醒是最幸福的事。但兩個多月後,突然生病了,身體開始抗議我不規律的生活,胃痛、胃食道逆流接踵而來,感冒也治不好。醫師建議我一定要重新規畫生活作息,改變不良的飲食習慣,更重要的是,找到適合自己的持續性運動。
前兩項,對我來說並非難事,可是持續運動,就不容易了。因為我向來能坐絕不站,能躺就不坐,各項運動在我眼中如同禁忌。
雖然高中時期擅長跑百米,但不代表我喜歡運動。每當體育測驗,總讓我心神不寧,跳高不是從竿底鑽過去,就是從旁邊跑開,直到最後被老師押著,才硬著頭皮跳過去。而其中我最害怕的就是游泳,不相信自己可以飄浮在水面上,非要老師拿著長竹竿輕觸著我的手指,才得以順利過關;但老師一把竹竿移開,我又心生恐懼,馬上沉了下去。
上了大學後,依然故我,即使因為身高成為班隊,也沒能讓我愛上籃球。幸好我喜歡跳土風舞,校內外又有各式舞會,課餘還和室友去學民族舞蹈,讓我的身體得以常隨著音樂動一動。
研究所畢業後,順利在大學任教,工作日漸繁忙,鍾愛的舞蹈漸漸離我而去,運動只剩下偶爾三五好友相聚的郊遊踏青,以及搭不上電梯時不得不為的階梯運動。
結婚後生兒育女,工作、家庭都得兼顧,每天下班後趕著回家做飯,空閒時沙發成為我的好朋友,或坐或臥,怡然自得,運動離我愈來愈遠。
好不容易等到退休,沒想到因為貪睡、少動,竟然弄得病痛纏身,和本來的規畫背道而馳。只好乖乖聽醫師的話,展開運動新生活。
每天強迫自己走到捷運站,再走回來,往返大約二十分鐘。可是,大台北的冬天經常下雨,地上溼滑讓我無法持續,必須設法再找其他的方式運動。某日從外面回來,看見社區的公布欄張貼瑜伽招生公告,太好了!立刻和鄰居相約報名。
第一堂課,瑜伽老師講了許多有關身體的平衡能力和生理的自然反應,我似懂非懂依樣畫葫蘆,隔天睡醒感覺腰痠背痛,兩三天後才慢慢恢復。女兒看出我興起打退堂鼓的念頭,立刻以過來人的經驗鼓勵我:「多練習幾次,學到要領就好了。」我只能硬著頭皮撐下去。
有次上課,老師要求我們站著,摒除心中雜念,全神貫注,想像自己走在高空的鋼索上,若失去平衡,就會摔下去。然後,她要我們踩穩腳步,屏氣凝神,一步一步地走過去。我於是想像自己回到大學時期,參加溪頭到阿里山縱走營隊,走在橫跨溪谷廢鐵道的枕木上;這一想,居然漸漸克服如臨深淵的恐懼感,學會了瑜伽的「持氣」和專注。
現在,每到星期五就期待著晚上的瑜伽課,從下午就開始主動暖身,做靜心的準備。在老師循序漸進的教導下,我終於體會到運動對身心健康的效用,也學會了如何在喧囂的生活中靜心,就像讓自己定靜走在鋼索上。
(本文由「台北市閱讀寫作協會」提供http:mypaper.pchome.com.tw/medodywang101)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