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城的奮鬥】溫暖的洛杉磯城

10

文/羅智強
二○一六年三月,「全美台灣同鄉聯誼會」正在洛杉磯舉辦三十九屆年會,在Sarinna的引薦之下,我一次認識了「全美聯」在各大城分會的會長,舊金山的王維大哥、西雅圖的苔蒂、芝加哥的周大哥、底特律的張大哥、紐約的惠珍、休斯頓的陳大哥、達拉斯的谷大哥,以及拉斯維加斯的曉琴,而我「二萬里路雲和月,野台美加客廳會」的北美自駕壯遊計畫,就在這些城市僑領的熱情協助之下,才終於有了明確的定案與路線的規畫,並在逐一拜訪這些城市之時,和這些熱愛中華民國的華僑,締結足以回味一生的深厚情誼。
洛杉磯的三月天,介於攝氏十二至十五度的氣溫,我特地起了個大早,漫步在洛杉磯的街道,只見清晨的天空湛藍,風和雲淡,清靜的馬路,筆直地伸向天際,這座城市還在夢鄉之中,尚未甦醒,空氣寧謐,偶有晨起運動的人們,神色安詳,令人充分感受這個世界的美好。
下午是一場「全美聯」年會舉辦的演講,我客觀分析了國內的政情與未來大勢,僑胞們非常專注的聆聽,席間也提出很多的問題,我一一點評回覆,原本因年初總統大選國民黨大敗的低迷氣氛,逐漸一掃而空。
晚餐的餐會非常熱鬧,大家酒酣耳熱之際,一塊上台高唱〈中華民國頌〉,愛國之情,溢於言表,也令我深受感動。不知是誰忽然感嘆:「現在愛中華民國,反而變成一種原罪。」只見許淑麗會長卻振臂大聲高呼:「讓我們愛中華民國,從海外愛回去!」所有在場的華僑們立即歡呼起來,個個熱血沸騰。
亦如〈中華民國頌〉的最後一段歌詞:「中華民國,中華民國,千秋萬世,直到永遠!」是夜,我們懷著熱血沸騰的心入眠。
在洛杉磯最後一夜是在Melody家中度過的,她是一位素未謀面的在美華僑,來自屏東恆春,只是從臉書得知我的北美二萬公里自駕巡講的壯遊計畫,便留言給我,願提供我們一行三人一夜的食宿,令我們感念不已。
我們大約在傍晚時分與她在居家附近的停車場會面,她笑容滿面地迎面走來,身材嬌小,卻是落落大方,帶領我們來到她位於附近大廈裡的居處,已有她的幾位朋友一起歡迎我們的到來。
只見她拿出早已備妥的晚餐食材,開始張羅我們所有人的晚餐,尤其她親手為我們煎烤的牛排,至今令人回味無窮。
酒足飯飽,Melody和她的幾位友人,團團圍坐在我的周邊,他們非常關心台灣的政情發展,於是我就我所見所聞以及所觀察到的觀點,開始闡述申論,她的友人也會提出問題,交換意見,我們同時做了直播,和FB的台灣粉絲同步分享,在那個當時,臉書直播還是非常新鮮有趣的事,而這樣的客廳會一直進行到晚間十點多才散場,我們感到特別溫馨。
早上七點,我們整裝完畢,帶著Melody細心為我們準備的麵包、零食、水果、礦泉水等等飲食,準備往舊金山出發。
Melody不斷提醒我們要注意路況及行車安全,隨時補充飲食,保持體力,她的殷殷叮嚀,令我銘感在心,雖然遠在千里之外的洛杉磯,依然從Melody的身上,深刻感受到台灣人親土親的溫暖。
坐上車,搖下車窗,我們一行三人向Melody揮手道別,她留著一頭像三毛一樣的披肩直髮,只見她覷起雙眼,向我們揮手再見時,我不由自主地想起三毛作詞的一首歌──〈夢田〉。
「每個人心裡一畝、一畝田,每個人心裡一個、一個夢,用它來種什麼?用它來種什麼?種桃、種李、種春風……」
謝謝Melody,妳已在我們三個人的心裡,種下一把期待人們幸福的種子,我們將沿著這二萬里路的行程中,替妳散播出去,並且在我們回到台灣之後,再用我最大的能力,播種在每個我所能接觸到的人們的心中福田。
氣溫十二度的早晨,洛杉磯的天空正下著大雨,間歇還有雷鳴閃電,往舊金山約莫七百公里的路程,可預見的,這將會是一趟充滿風雨的旅程。
出洛杉磯市區前的5號公路堵車嚴重,細雨飄飛在檔風玻璃,雨刷來回刷著雨滴,發出沙沙的聲音,重重的烏雲籠罩整個洛杉磯城,似乎正用一種落寞的心情,替我們告別這座人情溫暖的城市。♣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