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鄉情味】點豆

11

文/章銅勝
豆子長在豆埂之上,這句話好像有些多餘,其實不然。在家鄉,所謂豆埂,多是水稻田的田埂,水稻栽過以後,田埂上的雜草被清理得乾乾淨淨,莊稼人見不得有一丁點的土地被浪費,就見縫插針地在田埂上種上了豆子。種上了豆子的田埂,才會被人稱作豆埂。
老家種豆,不叫種豆,叫點豆。水稻剛剛栽下田,農活暫時不太忙了,清晨,爺爺上衣口袋裡裝滿豆種,揹上一把稱手的鐵鍬,就出門點豆去了。
點豆,對爺爺來說,是輕省的事,熟練得如同兒戲一般。爺爺左手將鐵鍬尖頭在田埂上輕輕一插,右手隨手丟一兩粒豆子在鍬尖處,提鍬將鍬尖挖開的土輕輕一搗,搗碎的土覆蓋在豆子上,就點好一穴豆了。爺爺沿著稻田的埂走過來,邊走邊點,用不了一盞茶的功夫,一大塊田的兩條豆埂上的豆就點好了。
爺爺個高身瘦,走在田埂上,看爺爺點豆,是一種享受,那樣隨意,輕鬆。我也學著爺爺點過豆,累不說,還點不好,不是將豆種丟進了田裡,就是將豆穴挖得大深,要不就是點得疏一棵密一棵。當然,豆子點得疏與密,不是馬上就能看得出來的。
早稻成熟了,正是雙搶時節,奶奶到田邊送午茶點心,看見豆埂上的豆子,稀密高低各不同,就知道那些必是我點的。爺爺點的豆,整齊的豆棵長在田埂上,既不會影響幹活的人在田埂來往,豆棵也不會往稻田的方向長偏,遮了稻子的陽光。
在村莊裡,一家一戶的田相互挨著,點豆不能點滿一塊田的四方田埂,只有兩方是屬於你家可以點豆的豆埂。這是約定俗成的,每年如此,鄉里鄉親誰也不輕易打破這規矩。
我喜歡在村莊裡左鄰右舍間大家都遵守著的那些微小的規矩,這些規矩,折射了鄉村生活的智慧和哲理,又有著可親可近的溫情。
豆埂上的豆子,自然生長著,成熟了,收回來,也沒有人太在意它的收成如何。豆子青了,豆莢飽滿了,去田裡幹活時,順手就摘些回來,放點辣椒蒜末薑絲清炒,或是加兩個雞蛋燒湯,味道都極鮮。
我最喜歡的還是炒鹽豆子。冬日夜讀,泡一杯清茶,備一小碟鹽炒豆子,讀到開心處,順手抓數粒鹽豆子丟進嘴裡,嚼得滿嘴生香,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