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間百年筆陣 兩種史觀的鬥爭

43

執筆人:黃光國 台灣大學心理系教授
民進黨政府執意修改歷史課綱,傳統中國的編年史觀已經被捨棄,未來台灣的歷史教學將面臨「台獨史觀」和「文化中國史觀」兩種不同觀點的長期鬥爭。
台灣原本就是以漢人為主的移民社會。台灣光復之初,人口大約六百萬,其中原住民大約四十萬。一九四九年,國民政府遷台時,有將近兩百萬人跟隨蔣介石來台,除了六十萬大軍之外,有一百多萬是來自全國各地的文化精英,也就是中共當年所要鬥倒的「黑五類」。
這是中國歷史上繼五胡亂華、北宋南遷之後,第三次「士族大遷徙」。中共在大陸搞「文化大革命」的年代,遷移來台的文化精英和當地人民的通力合作,把台灣打造成「比中國更中國」的「文化中國」,也創造出「東亞四條小龍」的經濟奇蹟;迫使鄧小平不得不採取「改革開放」的政策,造就今日大陸的快速發展。
新的歷史課綱沿用杜正勝所主張的「同心圓史觀」,除了原住民之外,不管是早期的漢人移民,或是一九四九年之後的新移民,一律被視為「外來政權」。不管在歐洲「大航海時代」西班牙和荷蘭如何將「殖民帝國主義」的觸角伸向台灣,也不管鄭成功將荷蘭人逐出台灣的歷史功蹟,反倒因為鄭成功殺害過原住民,而硬要他向原住民道歉。
把台灣史放在東亞史的脈絡中來討論,將忽略掉在美國「黑船艦隊」強迫日本開港之前,日本維新志士如何在陽明心學的影響之下,主張「和魂洋才」的深層意義;反倒一味宣揚後來福澤喻吉主張的「脫亞入歐」,認為日本是亞洲第一的「現代化國家」,並對日本帝國主義帶給台灣的「殖民現代性」感恩戴德,培養出年青世代「自我殖民」的心態。
將台灣的歷史限縮在五百年之內,將斬斷台灣文化的歷史根源,使年輕世代不知道自己的文化型態,而祗注意由此文化型態衍生出來的文化現象,把這些現象當作是「文化創意產業」製作的消費品,而不瞭解它們跟個人生命意義之間的關係。
然而,由於這種為政治意識型態服務的史觀必然會扭曲歷史事實,它既不能滿足人民「求知」的慾望,也不能解決台灣社會所面對的現實問題。中老年人不知道自己過去奮鬥的精神意義,年輕人看不到自己未來努力的方向。在可預見的未來,我們將會看到:在台灣的學術界裡,一定會產生出「文化中國」和「文化台獨」兩種史觀之間的激烈鬥爭。
有些人會基於各種現實的理由,而主張「文化台獨」史觀,但也會有一批學者,基於學術良知,而堅持「文化中國」史觀。現在史學界已經有一群學者發起聯署,抗議「台獨史觀」扭曲歷史事實,誤導下一代的歷史教育。國家領導人沒有能力解決人民的認同問題,放任整個社會在這種無謂的抗爭中「內耗」,實在是台灣莫大的不幸!

分享: